澳洲 – 你好嗎?第七章

198 第七章 我在濕漉漉的泥土上蓋上了草蓆, 可能我真的未試過這樣的露營, 睡在大草原上, 附近除了是草叢堆, 左右兩邊都不會有人, 其實我們一早預備了露營需要的工具, 算是我臨出發前放在學禮的車尾箱裡。 我把雙手放在後腦勺兒, 細意品味大地的靈氣, 天地的靜謐。 去到不認識的地方,自然會有靈感。 很想一直都流浪在外,心要引領我往哪裡,腳步自然會配合到哪裡。 “不怕會迷路嗎?”學禮問我。 “其實我已經在這個世界裡迷了很久的路,一直以來也只不過是在熟悉的地方逗留了一段很長的時間,那其實可能不是我的家。”我說。 學禮聽進去,但我總覺得這些話這些心境他永遠不會明白。 天上無數的星星和震撼的星際吸引著人類,一道銀河清晰可見,這些畫面不就在電影才能出現嗎? 學禮開始找尋明天出發的地圖。 我拍拍他的膊頭對他說: “你不用再找明天的路線與方向,有沒有試過過著一種不被設的生活呢?看你這副會計師的性格, 一定未試過, 當然大框架還是有的,比如何時睡覺,何時吃飯,這些生理時間你的身體也幫你設定了,但至於你的心理那部分,你試過不受外界的阻礙,只隨著本心而行嗎?” 學禮沒有理會我,我的腦袋也不自主地產生出內心對話起來。 有些人的一生,父母什麼都幫他們安排好,或者這些幸福的人當真不需要想太多,但我跟大多數人都不同,我沒人管,沒人理,生活都是比較隨性的,今天要為自己安排明天,明天要為自己安排下星期,若果進入了大企業,就得依大企業的工作時間,我回想起那幾年在<置業最快>的洗禮,頓覺生命被關進了一所名為<置業最快>的監獄一樣,難得能出走一次,我想什麼都不顧後果,大大咧咧一次。 你有沒有想過人生什麼歲數要結婚?什麼歲數要爭取事業上的成功? 其實我都曾經想過,只是我最後才明白,有好多事情不是強求就一定有,天要拿去你生命的時候,你不可能留待到明天。 我又再次跟學禮在如此晴空下雙目交投著。 每一次乘飛機,我都會把今天當成是最後一天看待,因為世事永遠沒法料到這一次的航班會不會突然墜機。 “不如我們睡一晚草地好嗎?”我問學禮。 學禮說,他受不了這種隨時有人來襲,毫無保障的生活,我學會了妥協,跟他在帳篷裡睡覺,我知道他是不會亂碰我的身體,也許他會有生理反應,但他是我遇到一個最克制的男人,我就算跟他耍曖昧,只要我不想,他也不會亂在人前認是我的男朋友。 第五日早上,本來應該是要趕去悉尼的,不過我們租回來的車子, 自動導航系統在行駛M31公路時竟然壞了,不懂得再發任何指示, 學禮當時心很慌,我叫他冷靜冷靜,現在日光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