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澳洲你好嗎

0

澳洲你好嗎? 第三十七章

218 第三十七章 簽了約,接下來,幾天都收不到什麼通知, 我跟Winner早已習以為常。 隔了四天,正式踏入六月初, 墨爾本的天氣開始變冷, 街上的行人也穿得厚厚的, 外國的時裝比香港看上去更有特色。 Gordan透過一些關係,與澳洲旅遊發展局的高層吃完飯, 準備駕車回辦公室。 他一邊駕車,一邊撥電要找Morgan Am,自從那天給他一記耳光之後, 他們已經幾天沒有溝通。 只見Morgan Am的電話總是不通。 Gordan無名火起,他實在太不懂跟時下的年輕人玩猜迷的遊戲, 既然他被摑一巴,沒有吸收教訓的話,那麼接下來, 他的打算就是,將所有原本屬於他的機會都轉投到另外一個人身上。 回到公司,Gordan發了一封電郵。 通常,我沒事幹的話,一般喜歡待在家,寫我的劇本。 一邊很入神地寫,一邊看著窗外的小鳥,行雲流水。 想不出事情時,我會托著腮思考,然後有了一些靈感, 我又把頭埋進電腦營光幕去。 沒幾,我打開自己的谷歌電郵,有封來自Gordan在五分鐘前發過來的未閱郵件。 我一打開,是一份澳洲旅遊發展區的單元短劇本。 我很仔細地閱讀當中每一細行, 這個劇本的目的,是想宣傳澳洲墨爾本最美的一面。 由於墨爾本今年已連續第六年被評為最適居的城市, 當局想藉此向所有想移民澳洲的海外人仕製作一條有故事的宣傳短片。 劇本主要有五個角色,男主角漢生在一次往澳洲的商務考察中, 在繁忙的墨爾本市中心大街上遇到女主角安蒂, 然後分道揚鑣,再次重遇,是發生在漢生的搬家,他搬往墨爾本的西邊,鄰居就是安蒂。 女主角安蒂本來住在悉尼,因為悉尼的樓價太貴, 再加上父母因為車禍意外身故,她想離開自己的出身地,...

0

澳洲你好嗎? 第三十四章

213 Winner一個人在會客室等待著,他正等得十分無聊, 這次的不請自來,又會面對對方什麼樣的冷言冷語呢, 他在腦內閃過無數句不好聽的說話, 真的要求他,用他的資源嗎? 若果不靠他,在墨爾本要扎穩自己的事業, 尚有一個有經驗,又富有眼光的投資者可以一圓他的歌手夢嗎? Winner不斷的思考,不斷的思考,出路,到底在哪? 此時,Winner終於意識到,原來不論你出身貧賤富貴, 任何人也是一樣,終歸要面對自己何去何從的問題, 就好像一列跑車,怎麼你都是要繼續前進, 只不過,是前進到有多遠而已, 有些人,在途中迷失,又原地踏步, 有些人,在途中停頓,等待下一個同伴的迎頭遇上, 有些人,能夠設計到源源不絕的靈感,供他往前衝往前衝。 在這靜止的時間區,他不禁哼起歌,久遺了的安靜, 過去馬不停蹄的生活片段,好像被沖晒似的,掛在眼簾之上。 他嘗試捉緊這些題材,很隨筆地譜寫他的樂章。 Winner戴上耳機,閉著眼睛,頭靠著會客室身後的牆壁, 進入那種自若神閒的境界裡, 連身旁經過的琦琦,用她的尖銳聲音喝罵著剛才弄到她不滿意的髮型師, Winner都完全聽不到。 “氣死人了,我都說我不要那眼影的顏色,那個寶兒就是沒聽我說, 已經不止一次,氣死人了。”琦琦穿著迷你裙與高跟鞋,對著跟在後面的秘書投訴著。 此時,琦琦袋口中的電話響著, 當她以為是貝萊德時,偏偏卻另有其人。 琦琦接過電話之後,顯得神秘兮兮, 她趁沒人發現,乘升降機離開了辦公室, 往最近辦公室的停車場行走過去。 她的跑車,也是停泊在Lonsdale Street那邊,跟Winner的紅色賓治距離只不過是幾行之隔。 然而,她並不是上自己的車,她正準備往Lonsdale Street第六層一處沒有太多泊車的位置, 找一輛黑色的Honda。...

0

澳洲 – 你好嗎?第二十章

230 第二十章 Winner在精品店拿起一副太陽眼鏡, 然後再脫下他自己的太陽眼鏡, 準備試戴時, 站在他旁邊的服務員已經盯著何時可以提供服務, 服務員用英文表示說: “先生, 你真有眼光, 這副太陽眼鏡是限量版。” Winner沒有多瞄服務員一眼, 他戴上眼鏡後, 把臉轉向我眼前, 問道: “有型嗎?” 我的腦筋還在思考其他事, 假若當下發生火警, 相信我一定是很後知後覺。 Winner問了幾聲”有型嗎?”也聽不到我的回應, 終於忍不住發嘮騷說: “Ikea, 我怎麼發現你常常都是想東想西, 不著邊際, 你腳踏實地一點好嗎?” 隨即, 他放下他的太陽眼鏡, 雙手靠在我的肩上, 用他明亮又清秀的雙目凝望著我。 我回過神來, 有所回應道: “老實說, 這太陽眼鏡不符合你的個性。” Winner問道: “對嗎?...

0

澳洲 – 你好嗎?第十九章

176 第十九章 閃- 我的手提電話在袋口中閃過不停, 一打開, 原來是Daisy張小姐的whatsapp訊息。 Daisy張小姐是德意志影視製作公司的高層人仕, 圈中有很多藝人都想靠攏她, 甚至爭著要開拍她團隊的劇本, 為了找到她, 我也給她發了多封電郵, 可是一直就是收不到她的回覆。如今她選擇在whatsapp發訊息回覆我, 我既意外, 又很明白, 張小姐在圈中的名氣那麼盛, 天天都這麼多人要向她串門子, 我要嬴取她的關注, 也得要一些耐性。 結果, 皇天不負有心人, 張小姐Daisy終於對我有所問律。 事不宜遲, 立即在電話跟她通話, 打過呼招, 介紹自己旗下的藝人Winner。 如是者, 我成功約了張小姐明早九時在黃金海岸的市中心紹斯波特一間咖啡廳見面。 翌日一早, 為了表示誠意, 我千叮萬矚Winner一早七時半在大堂等我, 可是他遲遲卻不肯下來, 我只好衝上他的房間, 不停敲他的門。 Winner聽到門外有人呼叫他的名字,...

0

澳洲 – 你好嗎?第十八章

269 第十八章 太陽高高掛在天上, 忽然之間, 下起一場雨來。 不論是華納影城或Sea World等黃金海岸的主題樂園, 一般都是室外場所佔多, 下雨時, 我們的活動都只能局限在室內或有遮雨篷的設施裡。 我以為, 黃金海岸擁有舒適宜人的亞熱帶氣候,一年四季都應該適合享受戶外活動, 可是後來, 當我們把行李安頓在酒店之後, 行李服務員好心提醒我們, 黃金海岸一年平均有 245 天處於晴朗且陽光普照的好天氣, 而十二月到二月是是降雨量最高的時期, 叫我們出入要小心天雨路滑, 緊記帶傘。 我又以為, 待到翌日, 雨量會稍稍減輕, 可是困到第二天, 豪雨仍然不斷,不常下雨的黃金海岸卻讓我們遇到了, 心情不期然地郁悶起來。 Winner在這些雨季中更是難以忍受, 他在自己的酒店房間自言自語說: “觀浪都觀了半天, 賭場也逛到沒得再逛, 大型商場亦不是我的興趣, 除了留在酒店看電影之後, 還有什麼是值得幹,...

0

澳洲 – 你好嗎?第十七章

178 第十七章 一剎那之間, 我不知該不該把Winner的手狠狠甩開。 可是, 我辦不到。 不是因為我想留戀他, 而是我怕得罪他, 會有其他的後果。 就在猶豫之間, Winner似乎更加的肆無忌憚把我摟緊, 讓我喘不過氣。 這個時候, 我想到的是程學禮, 程學禮, 到底你在哪? 程學禮, 你說過, 無論我發生什麼事, 只要我呼叫你的話, 你都一定會出現, 這一刻我有難, 我只想你出來挽救我, 帶我走, 帶我離開這些不屬於我的地方。 本能反應告訴我, 不要跟他動怒, 免得刺激到他的神經, 把我在這兒殺掉。 雖不是什麼偉人, 死了也不會有什麼親朋戚友來祭祀, 也不至於那麼早就往地獄會吾閻羅王。 於是, 中學時期所念的道家思想通通可以大派用場,...

0

澳洲 – 你好嗎?第十四章

226 第十四章 Winner在人群中奏著略帶憂怨的藍調, 令他嬉皮士的印象更形突出, 今晚我總算看見另外一面的他。然而, 旁邊的人好像只是自顧自地娛樂一番, 並沒有用心來聽音樂, 而縱使懂得欣賞並品味的人很少, Winner仍然繼續自我陶醉在自己的表演當中。 這間酒吧所有的飲品都沒有名字,一律以數字代替,並且喝酒的杯子都不是尋常能見到的高腳杯,而是奇特的廣口瓶。比如,No.19飲品的配料有橙味利口酒、紅莓汁、西番蓮汁和香草味的伏特加;再比如No.14,是把黑莓汁和芬達混合在一起。 “Pretty lady, can I get you something to drink?” (美女, 我能請你一杯飲料嗎?)一位一身黑色的穿著,搭配黑色Longchamp手提包以及啡色果凍鞋的年輕老外側身靠向我。 我心想, 自己今天也不是打扮得十分性感吧, 不過是碎花低領上衣搭配白色休閒外套,頂多一條高腰短褲突出了腰部及腿部線條。 回望過去, 我留意到他中指大顆的鑽戒以及霸氣十足的豹紋眼鏡, 於是我指著自己的鼻頭問他: “You talking to me? You talking to...

0

澳洲 – 你好嗎?第十三章

178 第十三章 我就這樣說服了程學禮離開車, 趕緊步伐, 去追尋他的幸福。可能讀者讀到這裡, 會不禁說我輕易放棄一個好男人, 的確, 他在我心目中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男人, 至少由一起往澳洲, 出發多天到今日, 他都沒有佔過我任何便宜, 只是不斷地陪伴著我, 卻因為他是一個有道義的男人, 我才不想牢牢抓住他, 而讓他想清楚他要的方向, 他所追求的終身伴侶的模樣。 這樣算不算偉大呢? 我不認為這是偉大, 天大地大, 自有我的容身之處。 而我, 我根本沒有一個明確的概念, 自己的終身伴侶到底是怎麼樣, 如果只是因為怕沒有伴而要勉強找一個, 似乎又不是一個很強的說服理由, 因為對於我來說, 認識陌生人實在是一件太容易的事, 認識了以後, 發不發展到下去, 才是重點。 我跟學禮在澳洲也不存在任何連繫的問題, 只要接通網絡, 連到上viber, 就可以隨時找到對方,...

0

澳洲 – 你好嗎?第十一章

208 第十一章 走得正累了, 想打頓回酒店之前, 我卻不自覺走著走著, 走到悉尼最繁華的商業步行街,這裡有很多商店, 商店裡面賣的都是中國進口的貨品, 我在香港也看不少, 所以很自然我就自動過濾了。 從街中心抬頭看, 上面正是高聳入雲的悉尼塔。 下面的步行街, 卻是不少街頭藝人的聚居地, 我近距離地看著一些在地上油著畫的畫家, 在彈著結他的老翁, 對於他們的行為, 我感到很好奇。無論有沒有人欣賞都好, 他們都能自得其樂, 不受外界影響, 他們也會自己製造跟外界一定的距離, 既不打擾到途人, 也不被途人所打擾。 我走了一圈, 忽然聽到一個耳熟的脫口秀表演者, 他跟前有一大堆人群峰擁圍著他, 擋著我的視線。但由於我對聲音極度靈敏, 幾乎不見其樣貌, 只憑其聲, 我就足以可以將那人的聲音跟其他我聽過的人聲配合起來, 所以, 直覺告訴我, 那個脫口秀表演者, 我是認識的。 果然,...

0

澳洲 – 你好嗎?第九章

208 第九章 希爾頓酒店距離國家戲院, 維多利亞女王大廈, 法國大使館很近, 附近有便捷的交通, 核心的地理位置。 學禮在車廂打量著今天應該去那裡, 他知道我天性貪心, 而值得去的地方實在太多, 時間又不是十分充裕, 他很想捉緊每一分每一秒。 “我想聽聽你要帶我往哪裡?”我跟他說。 學禮回應我: “平時我也會逐個點逐個點地跟你說要往哪裡, 但來到悉尼, 我不打算去交代得那麼仔細。” 我揶揄他說: “是不交代, 還是心中沒想法?” 學禮駕著車, 卻沒正式回應我。 我寧可他說是, 也不想他沉默, 這弄得我很沒安全感。 於是, 我追問下去: “不要緊的, 你若告訴我是沒計劃, 我可以立即跟你計劃的。” 學禮仍然注視著前方, 說: “我有計劃, 我要的是你去投入在我的計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