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七章

201 第四十七章 鄭永謙看著我的演技,駐足站著欣賞了半個小時,他側著頭,仔細傾聽我說的每一句對白。 然後,我叫攝影師停機。 我對琦琦說:“你可不可以放多一點感情?其實那些不只是對白那麼簡單,你哭得不夠仔細,哭,是可以分好多種層次,你剛才的哭太淺層了。” 琦琦開始不耐煩,她像是聽了進去,卻沒有消化,於是她說:“我不明白什麼叫做哭得太淺層。” 我道:“OK,你應該回家,看看周星馳的《喜劇之王》,哭應該是由外而內,再回到外,又或者看看《演員的自我修養》。我說你哭得淺層是,你剛剛像個小女孩那樣,完全不像一個有閱歷的,出來社會打滾的女強人般,女強人的哭,跟小女孩的哭,是兩種方式來的。” 琦琦從手袋左找找,右找找,她在找她的香煙,她跟我說:“ok,這裡有點悶熱,我想出去呼一口新鮮的空氣。” 琦琦頭也不回,逕自離開我的視線範圍之內。 鄭永謙拍拍Winner的肩頭,他習慣在別人的耳邊輕聲傳遞訊息:“這個指導演員的女人,就是你的朋友?” Winner回應鄭永謙的方式,也是同樣的,靠向他的耳朵說:“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敏明曦。“ 鄭永謙的眼神之中,有點卑視,嘴角往上斥了一下。 回到南十字火車站的Vibe Savoy酒店,鄭永謙調了一個熱水浴,他最享受用溫度最熱的人灑在頭上,熱水可以刺激他的思維,深化他想事情的步驟,令到他要進行的計劃更形完美,減低出錯率。 他一邊洗澡,腦子裡已經聯想到幾個人物的關係,Winner,琦琦,敏明曦。現在,他搞清楚一點事情,Winner喜歡我,琦琦是他討厭的人。幾個月之前,他記得當時在墨爾本,同樣是出差,當時入住皇冠酒店,剛巧見到琦琦跟一個中國藉男子走在一起,至於是幾月份的事呢,他需要仔細想一想,小時候他學習過百子櫃記憶法,他是用關聯法去記錄下日子,習慣地把事情按照一步的相似度,然後形象化地放入到他腦海中整齊有序的百子櫃當中。 鄭永謙在空氣中指指劃劃,他劃出一條直線,一條橫線,直線跟橫線成九十度角平排著,突然,他很準確地記起他碰到琦琦是在哪一天,是今年的四月十五日,他入住的是23樓07室,那時候,他準備要check in,而正好,他記得琦琦跟那個中國藉男子同樣需要check in,就在旁邊的2308室。 洗完澡後,赤著上身,露出六件腹肌的鄭永謙拿出自己的偵探日記,翻查到四月十五日那天,他受一位客戶所託,需要調查政治人物徐總與珠寶商人羅勇官商勾結的証據,當日他在自己的酒店房架起相機,要拍入住在2309室的羅勇的一舉一動。 此時,鄭永謙走到自己的抽屜,打開所有目標人物的照相簿,他一張一張的翻閱過來,竟然有一張,因為在當時照相機極速連環快拍時拍下到琦琦與那中國藉男子歡愉的畫面,相中只見琦琦點著香煙依著窗前,而後面的中國藉男子半身裸著的睡在睡床上。 鄭永謙立即打電話給他團隊中的成員,電話接通了,他說:“喂,阿發,幫我一個簡單的任務,幫我找找墨爾本小姐琦琦最近跟誰公開拍拖,跟你說白點,是在公眾場合公開拍拖那些關係,她私下那些不計算去。另外,我發你一張照片,你幫我拿去系統做一個人像掃描,我要查一個藉男子的名字。“ 不消三個小時,情報已經傳到鄭永謙的耳朵去,鄭永謙分別收到團員阿發傳給他的三張照片,當他看到第三張照片,他也不禁也吃一驚,沒想到琦琦竟然跟珠寶商人羅勇過從甚密。 阿發在鄭永謙的微信號留言說:“謙哥,由於我們發現目標人物跟一位叫貝萊德及一位叫羅勇的城中人物出入的次數相約,我們不能確定到底誰是目前琦琦公開的拍拖對象,不過,從過去雜誌上琦琦多次談及到貝萊德的次數分析,應該貝萊德才是正選,羅勇是後備。” 翌日,鄭永謙發了三張照片到Winner的微信號當中,第一張是琦琦跟中國藉男子程學禮的照片,另外一張是阿發傳過來,琦琦跟在野黨議員貝萊德在大街上拍拖親熱的合照,第三張照片是琦琦與羅勇單獨乘郵輪出海的照片。 Winner一早睡醒,收到這三張來自好朋友鄭永謙的照片,心想,今次還不可以大快人心,整治一個他的眼中釘。他用匿明郵件的方式把照片發到《西周刊》,電郵題目是,墨爾本小姐琦琦多姿多采的男女生活。 《西周刊》的總編輯當時已安坐在辦公室,在電腦面前檢查信件。 一分鐘之後,他逐封逐封地打開檢查, 當打開“墨爾本小姐琦琦多姿多采的男女生活“時, 他才發現好朋友貝萊德竟在照片當中。 這堆照片,他作為總編輯,理應立即刊登,可是,由於好朋友在照片當中, 他的做事宗旨是講求道義,他今日這個位置,也是由貝萊德一手介紹及撮合, 才有今日,所以他當下第一時間去做的事,是致電給貝萊德。 貝萊德今早在市中心的國會出席聽政大會,沒理會到手提電話。 待他從國會離開,他一邊抬梯而下,一邊打開微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