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Trend is square of Trend 新趨勢是趨勢的平方

0

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九章

178 第三十九章 摩天輪下,各人有各人的活動。 “來,鏡頭望這邊。“攝影師對琦琦溫柔地說。 同一天的早上,琦琦已經坐在道具沙發上,也跟著鏡頭的移動擺出相應的姿勢,有時她需要把手放在心口,有時她需要撥弄頭上的劉海。 沙發的背後是一大塊白色背景板,用作後期製作,加上電腦特效背景之用。 旁邊有些工作人員拿著反光板給琦琦適時補光。 這則平面廣告是為<女性時代雜誌>的封面而拍攝的, 自從上次參加完皇冠酒店的國際珠寶展之後, 琦琦的亮相工作也是接踵而來。 “OK, 可以收工了。“攝影師對劇組人員說。 “終於完了,累死人了。”琦琦的腰骨顯得十分生硬,她搥著腰說。 琦琦打電話給秘書,問道:“喂,我還有沒有event呀?” 秘書答道:“今日下午3時,香奈兒找你在southbank city road出席代言活動,然後,晚上6時,貝萊德先生幫你約了與徐總在toorak的飯局活動。” 琦琦抱怨說:“好煩喔,那麼多活動,人家昨晚整晚沒睡喔。你幫我call Gordon,快。” 秘書把電話線轉至Gordon的台機去,Gordan接過了1線的來電。 “喂。”Gordan說。 “Gordan,我下午可不可以不去那些代言活動喔,我頭暈,有少少虛脫。”琦琦用她的嬌聲嗲氣回應Gordan。 “琦琦bb,你昨晚又夜蒲不回家,我聽攝影師哥哥說你身上的酒氣很大喔,還有,平時不要抽那麼多煙,不然塗幾多香水,都不夠蓋住。 香奈兒那個高層經理,很看重你,你不要讓他失望才是吧。”Gordan對琦琦溫柔地說。 琦琦自知撒嬌不奏效,惟有乖乖的就範。 時間過得很慢,琦琦出席香奈兒代言活動時,不斷的打呵欠,她的疲態完全放了在臉上,也因睡眠不足,讓她的眼袋更加的浮腫。 香奈兒的高層經理Jollis很關心琦琦,他是一名土生土長的澳洲人,對中國臉孔的女人十分傾慕,特別是出身墨爾本小姐的琦琦,所以,Jollis也自然而然對她十分的關顧。 而琦琦也是看穿了Jollis對自己微妙的愛戀,她只需略耍曖昧就可以取得Jollis對自己的放鬆。 琦琦跟Jollis表示自己身體有點不適,想早點離開,Jollis堅持要送琦琦回家去, 可是,琦琦還有下一個活動,於是,她叫Jollis開車載她往Toorak那邊。 Toorak是墨爾本的富人區,這裡有中國駐墨爾本的領事館,也及像皇宮般的豪宅別墅,不少達官貴人喜歡群居在Toorak。 Jollis很不捨得琦琦下車,可是琦琦對他一點意思都沒有。 她匆匆離開,免得被Jollis毛手毛腳,就往貝萊德的飯局衝去。 飯局上...

0

澳洲你好嗎?第三十八章

210 第三十八章 一個月的拍攝期,像流水般,一眨眼就過去。 在流動的時光裡,一個月經歷了一部微電影的光與影。 旅遊發展局那邊為了加速推出宣傳影片,不消一個星期已經命人把影片剪好, 然後,上傳到facebook,youtube,微博等的各大社交平台。 Morgan Am在排舞之間,有朋友在他的微信朋友圈內分享一則點擊率在首天已經高達10萬的短片,短片內的人,就是Winner,他看完那條影片的片段部份, 寫有聯合出版人是他的舅舅Gordan William, 他感到十分的奇怪,怎麼舅舅從來都沒有跟他提及到, 他最近有簽任何新人回來的呢。 為著這件事,Morgan Am終於忍不住要衝往Gordan的面前問個究竟。 可是,Gordan不想見Morgan Am,他直接叫秘書欄截他,叫秘書給他傳話一句:“面是別人給,假是自己丟的,你好自為之。” Morgan Am捏緊拳頭,一手大力地擊在秘書的臺面上,臺面頓時出然裂紋,嚇得秘書花容失色。 他趕回自己排舞的地方,日跳夜跳,那裡是他感到最舒服,最有安全感的地方,也是一個最讓他不用理會外界,扭曲自己的地方。 已經踏入七月中了。 我感到氣溫越來越寒冷,天氣只有8度,不知香港的朋友怎麼呢, 香港那邊正踏入炎炎夏日,這是我在澳洲第一年經歷的天氣倒轉, 《置業最快》的經理與同事,應該還在大熱天時的新樓盤地區附近撈客派傳單,其實,我間中都會思念起香港的同事。 Winner突然在微信敲我的視窗:“Yo。在哪?” 我拿出電話,打上幾隻字:“yarra river。” Winner正在輸入文字中,他說:“今晚請你吃飯,那邊有間叫Arbory的酒吧,你一定喜歡。” Winner發了一個地址給我,就在flinder street火車站軌道的出口附近。 這個長達120米的酒吧沿south yarra而建。 我駐足在Arbory餐廳外看看餐牌,又不貴喔,早餐才10多澳元,早上11時30分以後一律當晚上算, 而且,最貴都是29澳元的漢保包,有好的美食,又有河畔相伴,美食跟美境,很有電影感。 我進入酒吧,侍應竟然知道我姓敏,對我說:“Miss...

0

澳洲你好嗎? 第三十七章

219 第三十七章 簽了約,接下來,幾天都收不到什麼通知, 我跟Winner早已習以為常。 隔了四天,正式踏入六月初, 墨爾本的天氣開始變冷, 街上的行人也穿得厚厚的, 外國的時裝比香港看上去更有特色。 Gordan透過一些關係,與澳洲旅遊發展局的高層吃完飯, 準備駕車回辦公室。 他一邊駕車,一邊撥電要找Morgan Am,自從那天給他一記耳光之後, 他們已經幾天沒有溝通。 只見Morgan Am的電話總是不通。 Gordan無名火起,他實在太不懂跟時下的年輕人玩猜迷的遊戲, 既然他被摑一巴,沒有吸收教訓的話,那麼接下來, 他的打算就是,將所有原本屬於他的機會都轉投到另外一個人身上。 回到公司,Gordan發了一封電郵。 通常,我沒事幹的話,一般喜歡待在家,寫我的劇本。 一邊很入神地寫,一邊看著窗外的小鳥,行雲流水。 想不出事情時,我會托著腮思考,然後有了一些靈感, 我又把頭埋進電腦營光幕去。 沒幾,我打開自己的谷歌電郵,有封來自Gordan在五分鐘前發過來的未閱郵件。 我一打開,是一份澳洲旅遊發展區的單元短劇本。 我很仔細地閱讀當中每一細行, 這個劇本的目的,是想宣傳澳洲墨爾本最美的一面。 由於墨爾本今年已連續第六年被評為最適居的城市, 當局想藉此向所有想移民澳洲的海外人仕製作一條有故事的宣傳短片。 劇本主要有五個角色,男主角漢生在一次往澳洲的商務考察中, 在繁忙的墨爾本市中心大街上遇到女主角安蒂, 然後分道揚鑣,再次重遇,是發生在漢生的搬家,他搬往墨爾本的西邊,鄰居就是安蒂。 女主角安蒂本來住在悉尼,因為悉尼的樓價太貴, 再加上父母因為車禍意外身故,她想離開自己的出身地,...

0

澳洲你好嗎?第三十六章

176 第三十六章 兩個月之後,Winner出演餐廳的次數漸次地多,他由最初每日只能在市中心China Town演唱一次, 到現在,他每日有5家餐廳排著隊找他,有些餐廳更希望他能一個星期出現兩至三次, 甚至連之前曾在他寂寂無名時不懂賞識,打發過他的餐廳老闆, 也紛紛透過主動找回我這位超級經理人,而要接近Winner去, Winner在餐廳圈子的知名度慢慢地擴散出去。 我幫他排行程時,真頭疼,有時順得哥情失嫂意,這家餐廳要求某個時間區, 恰恰是其他餐廳不希望讓出來,又有些時候,某些餐廳要改期, 空出了的時間,我需要馬上通知其他餐廳他的空檔。 Winner現在比以前也積極,上進了更多更多, 我記得有一次,他看見自己的檔期空了, 立即走來問我:“Ikea,這段時間空了兩個小時,我還可以幹喔,你立即幫我打電話到什麼pub喔,酒店喔, 總之就是幫我填補了這兩小時,義務去唱我都無所謂,我不要停下來。” 我本來,是想給他好好休息,沒想到他比我更著緊自己的事業, 結果,當日,我一整個下午,都是忙著的幫他翻查我所有的關係, 再透過朋友的朋友,找到朋友的朋友的餐廳剛剛開業, 結果當晚Winner就當了他們的剪綵家賓,也當了他們的餐廳代言人, 他的個人照片也被沖印了下來,放大的掛在餐廳外面的玻璃窗前。 現場捧他場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紀,有一定消費能力的聽眾。 有時,餐廳剛剛碰到報館的記者來進行飲食雜誌的採訪, 跟Winner相熟的老闆總會把Winner拉到其中,並在記者面前給他美言宣傳幾句,於是,Winner的名字又出現在飲食雜誌的名冊上。 這本叫做《潮游天下》的雜誌,寄到去Gordan William的辦公室去。 有一天,Gordan William在辦公室,隨手翻閱著《潮游天下》時, 翻到其中一個專欄文集時,看見他一直拒絕不接見的Winner。 Gordan開始閱讀著那篇文稿,然後,他抬頭再看看桌前好幾張Gordan Am的照片。 未幾,Gordan撥了個電話給秘書,他叫秘書找Gordan Am進辦公室見他。 過了半小時,Morgan Am才慢條斯理的推開大門,...

0

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五章

194 第三十五章 “好了,不談了,我今晚有個珠寶展,要趕著回去。”琦琦趕緊穿回自己的衣服,然後往洗手間把鬆掉的眼睫毛仔細的貼回上自己的眼睛上。 沒幾,琦琦已經裝扮好自己,她提著包,穿回五寸高的高跟鞋,趕緊穿上耳環,步履有點輕浮的打開酒店房門,頭也不回就離去。 程學禮目睹琦琦的不辭而別 ,他頓時被冷落在酒店房內。 這個時候,他從床邊的小燈拾回手提電話,打開聯絡人那一頁時,頭一個人的名字是敏明曦Ikea Man。 他正猶疑著好不好撥電過去,可是撥過去,該說什麼好?難道又編另外一個謊話嗎? 突然間,他回憶起當日在墨爾本機場,那一天,本來他當真想上前與我重遇,但是,當日琦琦忽然也出現在機場,並且搶走了程學禮的手提電話,以近乎求饒的口吻對程學禮哭著說很需要他,想回到他的身邊,令他情急之下編了一個穿越時空的謊話,逼不得已亂說自己在2020年的時空,可是,現在琦琦又似乎並非想像之中那麼的重視他,令他有點不別扭。 程學禮很想往敏明曦三個字的聯絡電話按下去,還是躊躇不前,一不小心,手就按了下去。 此時,我正剛剛目送寶兒離開咖啡館,熱鬧的人堆中,我把手提電話調了靜音。 程學禮並非真的想撥通過去,他趕緊掛線,免得節外生枝,滋生不必要的麻煩。 我正要叫侍應結帳,拿起放在手提電話旁的咖啡喝下一口時,看見手提電話閃著閃著,於是我很自然往它的平面滑動一下,看見一個未接電話,那是程學禮的來電,讓我的心情忽爾泛起漣漪,我十分衝動的撥回過去,務求要連接到他。 程學禮看見我真的回電過來,他冒起冷汗,不懂反應,只好索性往關機的掣狠狠按一下。 我不斷地撥過去,不斷地撥過去。 “你所打的電話未有用戶登記,請遲點再打過來吧。” 只聽到接連的不通,我頓時整個人攤坐在咖啡館裡,沮喪的心情猶然而生。 我自責,我向自己的心口搥打了幾下,只有無盡的思念衝上心頭, 我抬頭望著垂垂沉沉的黃昏,不禁概嘆了一口氣,天哪,到底你要折騰我到何時? 只不過想與心愛的人重逢,怎麼好像攀天梯一樣的難? 傍晚6時,琦琦正趕往由萬達集團主持的2016國際珠寶展,地點正正就在皇冠酒店三樓的宴會廳, 當晚世界頂尖的模特兒,商界名媛,墨爾本維省政府的官員,以及一眾城中生意巨子都紛紛雲集於一地。 在場的酒水職員捧著酒盤,酒盤上盛放著香檳與各式各樣的甜點水果,巡來巡去,負責招待現場的賓客。 貝萊德正等待著琦琦,琦琦架著太陽眼鏡,姍姍來遲,遠遠的貝萊德向琦琦招手,示意她把握機會, 與一眾上了年紀的國際太太來張合照。 琦琦擠身往那群太太當中,頓時成為觸目的焦點,特別是贊助商給她頸項上的十卡紅寶石,閃耀奪目, 教旁邊的太太既羨慕又嫉妒。 貝萊德擁著琦琦的小蠻腰,向現場的政治官員碰杯介紹著她。 “徐總,這位美人兒你見過了吧,是今屆墨爾本小姐,以後你有什麼大型賽馬節目,或者球壇盛事,需要找人幫手,首選一定要考慮琦琦,琦琦很八面玲瓏,善解人意的。”貝萊德的笑容幹練十足,已經分不清到底他是真心還是假意。 琦琦的手往貝萊德的屁股狠狠的捏了一下,示意他別在過份賣力的在人家面前亂推銷,她自知對政治一竅不通,勉強充大頭鬼,只會落掉自己的顏面。 沒幾,今晚Gordon William透過認識珠寶展的負責人,幸而為他的兒甥Morgan Am爭取到第一次的演出機會。...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四章

197 第四十四章 不經不覺,日子已經踏入八月中,墨爾本的月亮, 一天比一天的漸趨圓滿。 終於得到一筆足夠我開拍電影的資金。 閉上眼睛,回顧這三個季度,我做夢也沒想過, 來了墨爾本以後,會發生那麼多事。 說到底,我覺得我只不過是一個很平凡的女孩, 沒有家境,沒有父蔭,不過是有少許世人俗稱的才華。 才華,可以改善生活嗎? 我不曉得,但是帶著這些才華走過每個工作的單位, 總會被人踐踏,於是,漸漸地, 我在懷疑,到底這些多餘的才華,對我來說, 有什麼價值可言。 在香港地講夢想,夢想值多少錢? 你,與我,都有著不同的發展軌道, 沿途,有人與你隨行,然後,有人離開了你的跑道,有人趕不上。 我們走的路也許不同,但是我們都望著同一個月亮,向著同一個天空。 月亮,我想這部電影,不如就叫《月亮》吧。 幾年前,當時還未入行往《置業最快》當地產從業員時, 我去過法國採訪,那一年是我頭一次獨自在外國待了幾個月, 當時,我編了一首歌詞,我突然好想將那首歌詞放在我的處女電影裡面。 那首歌,叫做《下一站,目的地》。 我還記得當時,我自己剪接再上載到youtube,於是,我動手在youtube的搜尋器找找,仍在喔。 填詞/編曲/主唱/影片拍攝/後期剪接: 敏明曦 Ikea Man 曲名: 下一站…目的地 你出生 你出門 你沿路既一人 也是多人...

0

澳洲你好嗎? 第三十四章

214 Winner一個人在會客室等待著,他正等得十分無聊, 這次的不請自來,又會面對對方什麼樣的冷言冷語呢, 他在腦內閃過無數句不好聽的說話, 真的要求他,用他的資源嗎? 若果不靠他,在墨爾本要扎穩自己的事業, 尚有一個有經驗,又富有眼光的投資者可以一圓他的歌手夢嗎? Winner不斷的思考,不斷的思考,出路,到底在哪? 此時,Winner終於意識到,原來不論你出身貧賤富貴, 任何人也是一樣,終歸要面對自己何去何從的問題, 就好像一列跑車,怎麼你都是要繼續前進, 只不過,是前進到有多遠而已, 有些人,在途中迷失,又原地踏步, 有些人,在途中停頓,等待下一個同伴的迎頭遇上, 有些人,能夠設計到源源不絕的靈感,供他往前衝往前衝。 在這靜止的時間區,他不禁哼起歌,久遺了的安靜, 過去馬不停蹄的生活片段,好像被沖晒似的,掛在眼簾之上。 他嘗試捉緊這些題材,很隨筆地譜寫他的樂章。 Winner戴上耳機,閉著眼睛,頭靠著會客室身後的牆壁, 進入那種自若神閒的境界裡, 連身旁經過的琦琦,用她的尖銳聲音喝罵著剛才弄到她不滿意的髮型師, Winner都完全聽不到。 “氣死人了,我都說我不要那眼影的顏色,那個寶兒就是沒聽我說, 已經不止一次,氣死人了。”琦琦穿著迷你裙與高跟鞋,對著跟在後面的秘書投訴著。 此時,琦琦袋口中的電話響著, 當她以為是貝萊德時,偏偏卻另有其人。 琦琦接過電話之後,顯得神秘兮兮, 她趁沒人發現,乘升降機離開了辦公室, 往最近辦公室的停車場行走過去。 她的跑車,也是停泊在Lonsdale Street那邊,跟Winner的紅色賓治距離只不過是幾行之隔。 然而,她並不是上自己的車,她正準備往Lonsdale Street第六層一處沒有太多泊車的位置, 找一輛黑色的Honda。...

0

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三章

194 第三十三章 我將Winner的影片放了很多社交平台上,為了增大瀏覽量,我從在澳新銀行借回來的貸款,用來支付一筆很昂費的宣傳費用。 製作影片不貴,宣傳卻是一項燒銀紙的舉動,你可以無止境地花下去,只不過是換來在youtube上一個可觀的點讚數字。 Winner的影片下面滿滿是留言。 留言甲說:“這個歌手外型都幾討好丫,外國人臉孔,中國人的歌喉。” 留言乙說:“咦,我前日光顧過這間餐廳,在唐人街附近,網上看不及現場氣氛好,他唱得很有情調,很浪漫,我和我男朋友渡過了最難忘的一夜。” 留言丙說:“簡直是情歌王子,搖滾又行,藍調又行,不知跳舞行不行呢。” 我坐在電腦面前,滾動著一頁又一頁的留言,果然是沒白費我所花的宣傳費用,大家對Winner都是好評如潮。 Winner躺在沙發上,此時紫晴弄了點米飯,紫晴說:“Winner,我由識你到現在,從來都沒想過你會有今日。” Winner說:“那當然,這一個月我付出了等如是我半年的努力,天天這樣跑來跑去,唱完一場又一場,有時連衫都趕不及換,直接穿背心就上陣,又有時遇到音響問題,直接叫破喉嚨地唱,已經兼顧不到藝術不藝術,我若這樣都紅不到,對不起自己。” “好吧,我們不要鬆懈,有了這些影片,下一步就是拿去說服Gordon。”我告訴Winner。 Winner駕著他的紅色賓治,載我往Gordon的辦公室, 在市中心,要找個泊車位,真的不容易,特別是繁忙的上班時段。 終於,我們把車泊到lonsdale  street那邊, 在停車場,轉了很多圈,幾乎要兜到上最頂層才可以找到位置。 我鬆開自己的安全扣,此時,Winner完全沒有意思想下車。 我搖一搖他的肩,他愣了一下。 我道:“沒事吧。” Winner說:“不如,你自己一個上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我道:“怎麼了,你不要說你緊張喔?” Winner支支吾吾說:“我,我覺得上去沒什麼好跟他說喔,而且你是我的經理, 你幫我處理就好,我相信你了。” 跟他共事一段時間,他露出少許端倪,我都察覺到,我看得出他是緊張, 我說:“他當日是曾看你不起,但是,你怪不了他,他不是你的誰,你要做的是為自己的顏面爭氣。” Winner在暗黑的車廂裡,瞪大雙眼凝視著眼前跟他對話的人, 他內心真的有一陣莫名的退縮,他忽然之間,想起八歲時的某一次校際表演比賽, 當所有同學都在預備表演的時宜,他突然緊張得把自己關在洗手間內數個小時, 最後他母親知道他一畏懼就會躲在洗手間,Winner很有印象, 當時他反鎖自己在廁格時,他母親在門外,不斷對他說要爭氣, 就算比賽嬴不了任何獎狀,也不要輸給自己的臨陣退縮, 做人要有體育精神。 Winner忽爾望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年少的女孩子,...

0

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二章

190 第三十二章 離開中國城的澳新銀行,我立即回覆剛剛Winner的短訊。 當我正在電話輸入文字,一架紅色賓治敞蓬車在我面前響了兩聲。 我初時不為意,後來才發現車廂內的人是Winner。 我望一望那個意氣風發的他,戴著黑色太陽眼鏡,他主動打開了車門,示意我上車。 我莆進裡面,第一句就問:“你怎麼可以這樣花費?你剛剛不是說買Toyota的嗎?為什麼現在會變成是賓治?雖然我不研究名車,但我都知道是有分別!” Winner很輕鬆地說:“沒什麼不可喔,我們來到墨爾本,難道次次出門都要靠火車電車嗎?那是不可能的,再者,我是有名望的人,怎麼能委屈自己?“ 他的觀點,我可不同意,我們現在才是事業剛剛起步,前期是最燒錢的,什麼都要量入為出,這點我們真的是有很大的文化衝突,中國人就是喜歡節儉,外國人就是喜歡先花未來錢,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道:“我可告訴你,我剛剛將你在悉尼的物業用作抵押,來借低息貸款辦事。” Winner一邊無拘無束地駕車,一邊享受著眼前一頁又頁的景色,他道:“總之,財政你處理吧,你覺得對的事,我都已經交託給你管。” 我心裡不是味兒,他這個大男孩,交給我管的事太多,要我擔心的事太多,有錢人家的思維就是欠缺一點危機與憂患意識,總是覺得什麼都是船到橋頭自然直,其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生火的時候,背後一直有人在滅火,才不致把整個森林燒毀掉。 為了讓Winner盡早產生收入,我已經將他的工作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 以後逢星期一下午至晚上10時,他需要往生輝海鮮酒家做主持,負責所有海觧酒家的婚禮節目獻唱。 星期三,早上,他需要往大龍會茶莊,招呼來旅途的墨爾本遊客,並即席獻唱。晚上,他需要往愛回家酒吧當鼓手。 星期五,他需要往皇冠賭場,早上當別人吃早點時,他在酒店大堂彈奏吉他,晚上當別人在用自助餐晚餐時,他在翻唱一些拿了版權的經典音樂。 星期二,及星期四,我幫他訂了一間錄音室,繼續製作音樂。 星期六,日,我也不想閒置,但是在墨爾本這悠閒的城市,很難找到表演機構給他表演喔。於是,我給他安排在周末,就是給自己做推廣與宣傳,到一些政府機構和商業機構認識多幾個政要人物,看看在政界及商界,能有什麼發展的可能性,或是往馬會多認識幾個能賞識他的投資者,跟他們保持聯絡。 Winner看了看自己的時間表,他緊縐著眉頭,似乎要告訴我什麼似的。 此時,我突然收到一個導遊的電話,對方在電話給予機會說:“敏小姐,我們晨光旅遊的老總說,想找一個人在旅遊巴上招呼一些國內過來的有錢豪客,想找一個二,三線的歌手,不需要太紅的,太紅的我們請不起,你上次說你有人選介紹嗎?” Winner見到我談得十分愉快,終於他忍不住要開腔說:“Ikea,你這樣不行喔。” 我被他弄到不耐煩,掩著電話說:“人家在談電話喔,你不見到嗎?” Winner衝上來搶走我的手提電話,然後在電話說:“sorry, we are fXXking busy!”接著幫我按了掛線那一個按鈕。 我對Winner莫命奇妙的行為,感到很憤怒,說:“你這算什麼態度?” Winner給我解釋:“你的用意,出發點各樣各樣都是好,我沒有說你不好,只是,我的活動內容上,全部都是一些為賺收入而出席的活動,對宣傳我,反而是不見得有很直接的關係。如果要收入的話,我大可以透過我以前的人脈,回到銀行去做,我在銀行,不用說做幾宗上市IPO的交易,小一點吧,幫有錢人打理基金或信託帳戶,那些佣金,都已經換來足夠我跑多間酒吧,與餐館的收入了。” 我聽完,不以為然,說:“是嗎,那你到底想追求什麼,如果你是想追求金錢的話,你也不會離開銀行,你既然離開了銀行,現在又回頭看,那又算是好的態度嗎?Winner,做人做事要貫轍始終,否則身邊跟你共事的人,會覺得很無所適從的,我以前就是跟你一樣,做事任性,不停換工,人生沒有方向,左搖右擺,我不想你到最後會一事無成。” Winner沉澱了我的話一個晚上。 他原以為當銀行只是枯燥乏味,天天跟人家談幾個零的增長,但當歌手,那是真正的體力活,付出的時間多,收獲卻不確定。 翌日,Winner比我更早醒來,原來他幾乎沒睡,他在床上思前想後,還是想通了,要幹就幹得轍底,不要等到以後老來又後悔自己年輕沒有大膽嘗試。 他在鏡子面前裝扮自己,告訴自己,以前的少爺性格,是時候要放下了,今後,他就是一個願意走在平民百姓面前的大眾歌手,這個身份的認同,他就用接下來的十年去換他的名聲回來。...

0

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一章

188 第三十一章 這間餐館有自己的主舞台,強大的溫控系統和寬敞潔淨的空間, 令我們眼前一亮。 餐廳後面設有被裝修成深色牆壁的包廂, 歌單更新速度快,有歌本和電子選歌兩種方式選擇。 原來,這是一個經營KTV為主的餐廳,當時老闆娘雖然不能用語言講話, 她卻給我們一個價目表,價位也從50至150澳元每小時不等。 我知道我們不是來消遺唱K的,我們是來擴大在墨爾本的影響力的, 但是,找一個可供表演的舞台,是首要的任務, 只要能夠源源不絕的表演,日後才有表演的片段, 源源不絕地上傳到youtube上,轉載又轉載。 可是,你不先去付少少錢,就虎視耽耽人家的資源,我覺得那只會令我們原先可以擁有的機會都失之交臂。 我對Winner在耳邊悄悄說聲:“不如掏個錢在這裡唱下K,先在台上表演一下,熱熱身,不要急於一時。” Winner一踏上主唱台,就成了舞台的王者, 他天生就是屬於舞台的人。 由五點一直唱,唱到晚上七時, 他今晚即興譜了不少的樂章, 餐廳的食客漸漸地增多。 我在台上看著Winner如何由沒人聽他唱歌, 到刺瀲到台下的觀眾,以及有些在包廂裡自娛地唱的人都走了出來, 為著這個未入流的偶像而被吸引過去。 甚至連老闆娘,也靠在一旁,聽出耳油,含情默默地會心微笑。 現象熱血沸騰,我走近老闆娘旁邊,開始落力地推銷Winner的賣點,他姓甚名誰,他的出身,他的理想,他的抱負。 走的時候,已經是凌晨12時,Winner一點疲態都沒有。 反而像龍一樣飛了上天。 這段長達7小時的影片,我翌日一睡醒就在電腦把它濃縮最精華的1個小時, 上傳到網上去。 我拿著這個證明,重新對之前在chinatown打搞過的100間餐廳再詢問多一次, 能不能給Winner一個表演的舞台, 最後,有50間給予正面的回應, 這50間的餐廳之中,有15間餐廳願意給Winner按時薪計算, 有25間願意以吸引的食客人流按人數計算他的佣金。 回到紫晴的家,我忙著整理每一間餐廳的飯市時間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