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五十章終章篇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五十章終章篇

那天之後,接下來的一個月,我一切的不明不白,都被解答了,而且,一切都變得很順利,盡在掌握當中。

琦琦以前在劇組裡常常頂撞我,但是自從9月9日之後,她忽然變了另外一個人,性情前後不一,只要她能盡心地演好《月亮》這部電影,子瑤這個角色,她的歷史任務也就完成了。

而貝萊德,我很少見到他再來戲組找琦琦。

而Winner,後來也跟我們某次在uber上認識的司機聯絡他所介紹的澳洲政黨朋友,那位朋友是香港會的主席,他介紹了Winner在自主黨的大型慶功宴上載歌載舞,當年晚上,星光熠熠,萬丈光芒,普天同慶,座無虛席,貝萊德是在野黨黨員,他也有份以賓客的身份出席,而為Winner而歡呼而前仆後繼的人在數不少,爭著要與Winner握手,他簽名的時間延至翌日清晨9時,直到送別第3萬位也是最後一位粉絲,他才離開現場。

紫晴在這段期間,照顧了我跟Winner在墨爾本的起居飲食,她弄的主題蛋糕真的很精美,我們幾個月都沒有交租,她一點都沒有跟我們計較,到我跟Winner稍有成就時,Winner不斷地把錢塞給她,她總是說:“不用了,大家一場大學同學,你將來介紹我嫁給個有錢人,那才是我最想要的回報,YEAH。”

Gordan William的公司,我後來也沒有找他。10月初的某天,我打開《the age》澳洲報,看見有關他的新聞,上面標題寫著《昔日紅星Gordon William晚境淒涼》,他因為資金周轉出現嚴重短缺,資不抵債,他宣佈即時破產,他需要即時解散所有名下的藝人,受影響的藝人包括琦琦,他的兒甥Morgan Am,法庭要求Gordan William按照正常程序給所有的股東及員工作出賠償。而Morgan Am原定在10月假墨爾本藝術中心的處男演唱會,也因此而受到牽連被大會取消,所有的預售門票被退回給消費者手中,Morgan Am過去一年的心血也附諸東流。

至於我的電影,花了兩個月時間,終於拍好剪接好。墨爾本今年連續第六年被禪聯全球最宜居的城市去,這裡果然是一個很適宜創作製作的地方,這裡偌大的空間以及適中的人口,讓我找到自己立足的地方,生存的位置,就算我天生天養,無父無母的幫助,只要有頭腦,我也可以借盡身邊的資源與力氣,充分發揮了一個導演的角色,管理一群天天愛生事的演員。而事實上,薑不磨不辣,相不看不發,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我不試過,也不知道,自己的管理能力有多闊。

拍好電影之後,我就是要拿著印有我版權的作品去找出品人,跟電影院談分成安排,200萬澳元當中已經花了100萬製作去,餘下的100萬澳元,就是趕緊去進行各個城市的路演,鋪天蓋地式的宣傳了。

《置業最快》的分行經理,以及仇均大哥,都很關心我在墨爾本的生活,他們常常在whatsapp嘮叨我說:“Ikea,又說是請四個月假,一去不返,是否嫁人去?幾時請飲喔?還是沒人追,在墨爾本被騙入妓女店賣身?”

面對《置業最快》同事上司慣性的揶揄,我也慣性地在whatsapp護航自己說:“我大把對象熱烈的追求,只是本小姐選不下手,不想選了。”

而程學禮…..

談到程學禮,我提起他,往事如煙,我跟他去過的每一個城市,我們本來約好的澳洲環島遊,計劃一起往黃金海岸,布里斯本,珀斯,最後都沒有去,原來,只不過是一年,一年內可以發生那麼多變化。

2016年10月1日,香港的國慶日,我在跟導演研究剪接的細節時,突然收到印有琦琦跟程學禮的甜蜜喜帖,原來是琦琦向大家派過來的,她意氣風發地派給Winner,派給我,派給在場的所有人,她對我說:“Ikea姐,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到時記得早點到喔。”

2016年10月15日,假市中心的聖保羅座堂,舉行了程先生程太太的人生大事。Winner極力勸我千祈不要出席,我好記得他跟我說:“Ikea,你不是偉人,你不用事事都體面,事事都妥協。”

然而,我還是出席了摯愛的婚禮,我還要穿得企理大方,化個好妝,弄個髮型,在鏡前弄好衣領,以最佳的狀態出席。

Winner問:“打算上演《上海灘》許文強搶妻一幕去搶回程學禮嗎?”

不是了,我將會是有頭有面有身份的大作家,有損自己名聲的事,我都不會去做。

既然愛人要成就我大作家的身份,我一定要對得住那個成就我的人,我更要對得起敏明曦這名字的品牌。

牧師在眾目睽睽之下,向程先生問:“你願意娶琦琦小姐作為你的合法妻子,並承諾無論貧富,疾病,環境惡劣,生死存亡,世事變遷,你都一心一意地愛護她,忠誠於她嗎?”

我在台下注視著學禮的一舉一動,他默默含情地望著琦琦說:“我願意。”

然後二人在眾人見證下熱烈地擁吻起來,我在程先生程太太之間,拍了無數的掌聲,這種感動的場面實在太令人熱淚凝腔。

事後,一眾賓客到處走走,大家在享用的五層以摩天輪與月亮為主題的結婚系列蛋糕,是我叫紫晴昨日弄的。

紫晴當時問我:“摩天輪與月亮,跟幸福有什麼關係呢?”

我回答紫晴說:“因為月亮叫人想起家,而摩天輪為什麼是幸福喔,因為輪天輪好像時鐘一樣,叫人珍惜與家人愛人相處的時間。你沒聽過陳奕迅的《幸福摩天輪》嗎?”

新娘琦琦顧著拋花球時,學禮走近我的身邊,與我閒聊起來。

學禮說:“多謝你出席,很多謝你。”

我說:“今日是我知己的大日子,而且你當男主角去,我怎麼可能不出席?”

學禮眼中帶有陣陣的感動感激,我最怕這些場合。

我說:“你看你打扮得像個王子般,程太的婚紗也設計得非常別緻。”

學禮開腔問:“你不怪我嗎?”

我說:“我不怪你,我怪我自己更多。”

學禮問:“怪你自己什麼?”

我笑說:“我怪我自己沒有跟我以前一個叫貝萊德的男朋友那樣學懂攻心為上的計策,不懂玩手段,可能因為澳洲太寫意,不像香港那樣時刻都需要提高防備心。如果我懂玩手段的話,可能今日我像上海灘的許文強那樣搶了你去。”

學禮有點詫異,此時,來賓向新郎哥叫喊過去,說:“來拍大合照喔。”

我叫學禮快點兒整理好自己,不要讓人家催促與等候,然後,隨著一片熱鬧的喧嘩之中,我淡淡然轉身,當我驀然回首,我見證到最幸福最美麗的畫面,咔嚓 -

全卷完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