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四十八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四十八章

貝萊德像洪水猛獸的衝往Gordan William的辦公室,他十分激動地跟秘書說:“琦琦在哪?“

當時秘書不意識到貝萊德情緒極度不穩定,稍有待慢,結果貝萊德更加急躁地向秘書噴了一臉的灰說:“你到底聽不聽到我叫你叫琦琦出來!”

然後,他一手將所有在接待處上的電話,裝飾擺設,都掃掉在地上,以渲泄他內心一肚子燙熱的火燄。

嘟,升降機打開,琦琦手挽著她的愛瑪仕,徐徐步進大堂,當她推門辦公室的大門,她完全不意識到貝萊德內心臉容扭曲, 正要狠狠的對付她。

可是,善於厚黑學的貝萊德卻選擇了在秘書面前上演友善的一幕,一秒鐘之前,他失控,一秒鐘之後,他回復到正常的狀態。

琦琦看見接待處亂作一團,很驚訝地問:“嘩,今早發生什麼事喔?打劫嗎?用不用報警?“

秘書望一望貝萊德,貝萊德望向秘書,擠出十分虛假的笑容,他企圖想粉飾太平,秘書知道發生什麼事,卻不敢作聲,貝萊德說:“喔,bb,沒事沒事,只不過是我不小心,掃跌東西,小事來的,不用理會,我一會會處理。”

然後,貝萊德扶著琦琦的腰,並對她說:“bb喔,我們入房再談吧,一會姐姐會來處理好碎片的了。”

他們進入了Gordan William的會議室。

琦琦都未來得及坐,她看見貝萊德打開會議室內的電視螢幕,瑩幕裡放著一張又一張有她與程學禮及珠寶商人羅勇的照片,她越看越吃驚,連原本隨意的坐姿都立時筆直起來。

貝萊德將自己所有平時對琦琦的愛意都收起了,他對琦琦說:“琦琦,你看看你認不認識照片中的男仕?”

琦琦開始心虛,可是她想了想,或者貝萊德只是看到了表面,未知道她與其他人的真相,於是她開始狡辯說:“寶貝兒喔,你誤會了,這些都是劇照,對喔,你知道了吧,我常常要拍戲,跟這個那個出出入入,其實這些人都是演員與劇照來的。”

琦琦試圖用這些理由去瞞騙貝萊德,她覺得她仍然可以用一個謊話令到她身邊的男人為她而繼續賣命。

貝萊德完全清醒,他以為給琦琦一次機會,至少她會立即認錯,他的如意算盤被打破了。

貝萊德收起了平日對待琦琦的所有真誠,進而回應說:“琦琦小姐,你到此時此刻還以為我會被你所欺騙,看來你跟你男朋友拍拖拍了那麼了久,跟官那麼久都不知官姓甚名誰,那又是,因為你一直只看到你自己,卻看不到我,而我一直都這麼幫你,這麼信任你,這麼遷就你,我實在想不到,你還是不甘寂寞,在我忙到不可開交去為你打開所有人際網絡時,你會背叛我。枉我還以為你是一個有氣質的女人,原來娛樂圈真的是一個染缸,可以將你本身擁有的氣質都變節。”

琦琦手心開始冒汗,這把汗是她長到那麼大第一次腎上腺素激增,她出於對前途的著緊,於是走上前擁著貝萊德,用她求饒的口吻道:“寶貝兒,我求求你原諒我,我只是一時貪玩,我並不是要存心出賣你,我跟他們會劃清界線的了,你信我,不要離開我….”

貝萊德被琦琦緊緊擁著自己,他緊閉著眼睛,並緊握著拳

頭,一秒間,他需要決定該不該原諒她,可是經驗告訴他,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回想起過去這些年,身邊圍繞著他的美女多如恆河沙數,怎麼當他要為一個女人而定性下來,卻遭遇一次巨大的重創。

貝萊德張開眼睛,看著眼前人,說:“我突然記起一個人,敏明曦,Ikea,我在想,當日我不懂欣賞那個丫頭,我嫌她跟我不門當戶對,但是我跟你門當戶對又如何?那又如何?我突然覺得你張華麗的外表背後充滿著跟國會裡那些吃裡扒外的議員一樣醜惡的人性。就當我看錯人吧,不要再碰我,我們以後各走各路吧。”

琦琦仍然苦苦緊握貝萊德的手,她淚都哭出來了,這一刻她所哭的層次才是流露最真實的一面。

貝萊德卻一手扔開琦琦,她目睹貝萊德徐徐離開的背影,琦琦寧願貝萊德狠狠的掌摑她,發泄完就算,也不希望他用冷漠的方式趕走她。

琦琦手指發僵,牙齒抖震。她喃喃自語,玩完了,今次玩完了,她由模特兒出身,在娛樂圈出道以來,都是貝萊德去幫她設計,幫她爭取所有東西,參加墨爾本小姐如是,到認識Gordan William,簽約並被打造成為合約名模,到今日可以結識到城中富豪權貴,並且參演電影。

她一旦想到身上所有的光環可以在一次過失中而被奪走,她以後的路該怎麼辦?做回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她又不甘心;跟她父親做普普通通的傳統家族生意?她又不願意。

她凌亂的思緒當中,閃過惟一一個仍然對她有利用價值的人,那人就是程學禮。

琦琦撥打著程學禮的手提號碼,電話響了很久,每響一下,琦琦都在內心說一句:“快點聽電話喔,等著你救命的。”

電話終於接通到程學禮那邊,琦琦焦慮的道:“學禮,學禮,我現在很需要你,你還會幫我的嗎?你說喔,你說過無論我發生什麼事你都會在我身邊幫我的,你說喔。”

程學禮不知發生什麼事,很溫柔體諒地問道:“琦琦,發生什麼事喔?你在哪?我當然什麼都會幫你。”

琦琦道出說:“我們結婚吧,你說你一直都等我,你說過的喔,我們馬上結婚去。”

程學禮想也想不明白,為什麼琦琦有這樣的決定,他說:“結婚?你願意嗎?你現在是事業的上升期,你不是說過不想現在嫁的嗎?”

琦琦踏著在程學禮的頭上回應:“我說我們結婚就結婚,不要囉囉嗦嗦,但是,我要你為我做一件事,我要拿回原來屬於我的東西。”

程學禮問:“什麼東西?”

琦琦說:“就是你把原本向我求婚的戒指送給了敏明曦,我要拿回我的戒指。”

程學禮一時之間應不到過來,他不敢答應,於是他說:“我,我怎拿?你叫我跟Ikea說謊,我已經很不安落,你現在叫我拿回戒指,我怎麼可以一時又消失,一時又突然出現?”

琦琦對程學禮狂怒言:“我叫你去就去,不要給我那麼多藉口!”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