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四十六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四十六章

接吻一幕完全拍不出我要的感覺來。

男主角Winner跟女主角琦琦之間的矛盾越鬧越深,他們在戲裡完全演不到我想要的那種甜蜜情侶的模樣。

再這樣鬧下去,我不換角色也不行。

可是,錢已經付了給Gordan,要是Gordan先要求琦琦退演,我們還可以收回琦琦50萬的演出費用,不單止,他們隨時要付上雙倍的賠償金。

但若然,是我們主動提出撤角的話,我們就賠了夫人又折兵,投入去的金錢與時間,都是我輸不起的東西。

我一個人在Arbory酒吧點了啤酒,喝完一杯又一杯,喝到醉醺醺,然後,我一個人看著前面的雅拉河,我看著雅拉河對面的墨爾本藝術中心,我想起程學禮,程學禮,你在哪?我很需要你,你知不知道?你聽不聽到?如果你聽到的話,可不可以回應一下我?我現在的壓力,我內心的眼淚,在天邊的你感應到嗎?

噗的一聲,我倒在酒吧的餐檯上。

接下來的3天,我叫停了劇組的運作。

Winner沒有吵我煩我,相反,這3天,剛巧他以前一個在銀行界工作的中國藉好友,鄭永謙往墨爾本出差,Winner這3天趁空閒一點,約了鄭永謙往市中心南十字火車站對面的vibe savoy hotel吃飯。

Winner點了一張靠近窗邊,不受陌生人騷擾的餐檯,知道好朋友的口味,他一早叫侍應點了一枝82年的法國紅酒,一份別緻的羊排餐,羊排五成熟。

接待處有一個個子六尺高,戴著墨鏡,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正走近來,拉椅坐到Winner旁邊,那人便是鄭永謙。

Winner第一句就問:“這麼久沒見,聽說你改行做私家偵探。”

鄭永謙說:“果然是最佳損友,那麼快就收到風聲,知道我現況,厲害厲害。”

Winner說:“你以前在銀行界已經偷偷儲存起大客戶的資料庫,又知道那麼多洗黑錢的內幕,而且最重要是,你思考常理的邏輯比起人一般人與眾不同,做事又比一般人小心謹慎,不做私家偵探,我覺得浪費你的才華。”

鄭永謙說:“你也發展不錯,當歌手, 當名星去,真是有錢人的玩意,我這些出身草根的,應該說發夢都不會考慮做歌手去。有什麼好提拔的,記得多多關照小弟。”

Winner說:“鄭Sir,不要這樣說了,不過,我最近真的挺倒霉,跟一個墨爾本小姐合作拍電影,她只有外表,演技卻差到不得了。”

鄭永謙說:“墨爾本小姐?你不是說那個琦琦嗎?哈,我兩次都見到她在不同場所跟不同的男人過從甚密,不過在娛樂圈混,這些算是平常事了吧。”

Winner開始感到好奇,說:“喔?你說琦琦的私生活很爛?你有沒有看錯?對呢,有沒有照片?”

鄭永謙說:“我一向認人都很準,記憶力強是我的特點,見過的普通人,都可以過目不忘,更何況是上過電視的名星。照片,我就不拍了,他又不是我的重點目標人物,我幹嘛要去拍她,除非有一個目的,出師有名,有人要我查她,我才會去做。”

Winner像矛塞頓開,立即帶點請求的口吻問:“那,如果我請你幫幫忙,查一下琦琦的背景,大家一場老友,你可以幫我嗎?”

鄭永謙的坐姿立即靠到椅背後面,雙手交疊起來,顯然有點不太情願,但又不想推卻好朋友之請。

Winner見狀立即道:“放心喔,我會付足錢給你的喔,當然你也不要收我太昂貴了吧。”

鄭永謙道出他的想法:“見大家一場好朋友,我才老實說,客,我不愁接,要賺錢的話,也無須要向好朋友下手,所以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時間的問題,第一,我不知我逗留在墨爾本的時間有多長,第二,這件事,我倒想知道你的用意,你現在跟琦琦拍電影,拍得好好的,我幫你查她,我就當她真的有黑材料給你編故事了,那對你又有什麼好處?對你開拍的電影又有什麼好處?“

Winner道:“嗯,好處喔,好處就是我不用再見到那個八婆。”

鄭永謙喝光一口他最喜愛的紅酒,酒精滾滾流過他的喉管當中,又作出最後的回應:“我看這樣,Winner,我遠道來探你,你應該不會只跟我談公事了吧,是不是該帶我去到處走走逛逛,認識一下你身邊的朋友,讓我輕鬆一下呢?錢,我就不要你了,若然你想我幫,我也看看值不值得去做。”

翌日中午,天下起毛毛大雨來。

拍不到室外景,於是我惟有通知台前幕後的劇組人員改往在距離市中心15公里的Boxhill拍商場景,這裡是一個華人聚集區,有小香港之稱。

我選了其中一場講述子瑤約了幾個女性朋友在boxhill central購物中心內聊及近況時提到自己的男朋友藍浩華跟她反目成仇而傷心慾絕來拍。

今天,沒有Winner的戲份,於是他沒有出達現場。

我一個人需要指揮演員,指揮導演,並且確定中間不可以出錯,所有人繫於我一身。

琦琦今天終於準時出現,紫晴給我們找了位於boxhill central內近火車站旁的一間餅店,靠近玻璃窗邊有一張四人矮座,琦琦身邊三個臨時演員也坐在面前,準備就緒。

我對琦琦說:“一會,這場戲你需要回憶起之前跟男友出生入死那麼多次,但是他竟然為了名利而變了臉,你記著哭出來,明不明白?”

琦琦點點頭,我就當她是明白了去。

鏡頭開拍時,琦琦跟友人都談得好好的,哭出來的也是真的淚水,只是,不知是我要求高,還是她真的沒有演技,為什麼她總是拍不到我想要的那種楚楚可憐,又帶點不明白的神態的呢?

於是,我又好心上前指點,我跟琦琦說:“停停機,不如我演一個版本給你看,你看著我做,看看有沒有分別?”

琦琦離開座位,給我坐下去。

我叫攝影師把燈光調暗一點去,我拿著紙巾,開始投入在劇本去:“其實,我真的很不明白,我跟他已經第五年了,我曾經以為我們可以一生一世,一起讀書,一起拍拖,一起發展事業,一起步入教堂,但是,如今,這些東西只是我一個人的幻想,我真的不想跟他各走各路…..我很懷念那個昔日跟我兩小無猜的浩華……”

然後,我不期然很代入角色裡去,我回憶,我鼻酸,我哽咽,我哭出聲來,我不知不覺感染到坐在我面前的演員同樣跟我呼吸,一切好像疑幻疑真,這是我的真感情,對,我回想起一些回不了過去的往事,一段又一段開了花,結不到果實的感情,原來我瞞不住我的情緒。

這個時候,Winner剛巧把好朋友鄭永謙帶到現場,鄭永謙仔細地觀察到我的演技,他暗暗氾起一絲絲湧浪。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