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五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四十五章

Winner收到我份劇本之後,他仔細在研究著。

當時,我們在紫晴的家,我也份外緊張他的留言,

我看著他翻著一頁又一頁,不知道當他看見我這樣寫會有什麼的評價呢。

Winner說:“嗯,很寫實,跟你上一個發給我的歌手在圖書館遇見啞的畫家劇本有點不同,不過,我開始有一點點對你的發現。“

我很認真地問:“對我?有什麼發現?”

Winner說:“我發現你份人很喜歡大團圓結局,而且寫的都是有一點點勸世良言似的,不過,這亦難怪的,本質善良的人寫的東西都是比較從良,本質狡猾的人寫的都是陰暗面的多。”

我說:“我也可以很奸險,只是我不喜歡,也不想這樣做。對了,我現在要開始選角色,找演員,以及計算場地及費用,我感覺我們可能要利用一下身邊的資源。”

Winner說:“你想利用誰?”

我說:“我想利用琦琦,利用她的知名度,拍這部劇,當劇中的女主角,你想想,我是新晉的編劇,你是新晉的歌手,沒知名度的電影, 很難吸引觀眾觀看的。琦琦,應該可以幫到手。”

Winner想了想,感到一點點不安全,說:“用琦琦?她會肯給我們用嗎?再者,她之前對一個髮型師的態度都那麼差劣,她的人格好難控制。”

最後,我們敲定了8月最後的星期開拍,拍攝期十分的緊逼,我們預計只有60天。

拍攝當日,由於我們資金有限,我連分鏡都是自己畫,所有可以自己做的事,我都沒有假手於人。

我先安排所有在墨爾本市中心拍攝的場景,必須要接下來的30天完成,然後剩下的30天,所有取景大部份都分別在墨爾本西區,及少量在東區。

為了更加有效地令演員可以投入角色,所有劇組的角色都是我跟Winner逐個逐個親自輪選出來,大部份演員都很配合,惟獨是女主角琦琦,卻是最難搞的。

首先,我跟Gordon William再次周旋琦琦的拍攝檔期,他作為琦琦的經理人,跟我開出了70萬澳元的演出費用,最後若不是我堅持要減價,他也不肯減至50萬澳元的收費。

然後,面試當日,我約琦琦早上10時見面,她於正午12時才出現。

當所有演員都準備就緒,我在市中心找了間會議室,招呼所有人前來圍讀劇本對白,琦琦的人是出現了,靈魂卻飛了到別處,要不就是沒有背熟對白,要不就是接不上其他演員的節奏。

開拍當天,已經是8月25日,我們按照中國人的傳統,一早買了燒豬,寓意大吉大利,事事順利。

最多對手戲就是Winner跟琦琦分別公演的藍浩華和子瑤的戲份,我的策略是先拍室內景,再拍街景。

室內景,我都尚算放心,沒有太多的環境因素,相反,街景卻是需要配合馬路行人,車輛,天氣,取光度,溫度,以及有沒有觸犯消防條例,有沒有阻礙到其他人經營生意,通常一部電影應該有一個俗稱PA的助理跟出跟入,而這個PA的角色,紫晴做得相當的好, 若沒有她,我想我真的要崩潰。

第一個星期的室內景拍攝尚算順利,可是到了9月,接下來的一星期,琦琦分別因為肚痛為由,常常失約於劇組。

我們幾乎為了她,而停拍了3天,然而,這3天,我們是天天都需要付出開銷,預約了的場地需要付場地費用,到了場的臨時特約演員需要付特約費用,3天內已經蒸發了10萬澳元。因為她一個人不出現,我看著金錢一天一天的在燒掉,原來,這種壓力,是我從來都沒有承受過。

Winner看見我一個人在納悶著,他走來開解我說:“我覺得我有責任要幫你罵醒那個八婆,你是斯文人,你不敢罵琦琦,我不怕,她不只影響你,他也在影響我。”

我望著Winner抓著頭說:“對,我是一個文人,文人就是很難惡出樣,以致一直都被欺負。”

Winner拍拍我的肩說:“Ikea,你已經做得很好的了,放心吧,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專心做好導演的角色。”

3天之後,琦琦痊癒了,她顯得臉青唇白,妝容完全不配電影的色差。

這天,她需要拍一場與Winner在市中心William Street的法庭外,二人甜蜜地擁抱,並且接吻的戲份。

我讓他們先培養感情,Winner已經一早私下發我微信短訊:“真不知怎樣可以吻得下那魔女,導演,先報案,如果一會失準,不要見怪。”

我在微信回應一句:“好歹對方長有一副完美的臉蛋,專業點!”

下午3時,導演在鏡頭面前大叫:“《月亮》第十場,第5個shot,take 1, ROLL。”

Winner走近琦琦身旁,琦琦(子瑤)含情蜜蜜地說:“今日是你第一場出庭的官司,你剛才很威風喔,不知我們以後可不可以打出名堂來呢。”

Winner(藍浩華)說:“傻妹,你是我信心的源動力,我買了你最喜歡的tiffany耳環,幫你戴吧。”

此時,藍浩華幫子瑤戴上耳環,劇組的人員在旁邊推動著路軌。

Winner(藍浩華)說:“你報答我很簡單,給我一個吻。”

琦琦(子瑤)望著Winner(藍浩華),他們兩個開始深情地擁吻。

突然,琦琦大叫一聲哎也,繼而破口大罵:“喂,你幹什麼伸舌頭到我的嘴巴裡?你知不知這樣很沒禮貌的呀?”

Winner感莫名奇妙,回應一句:“小姐,接吻耶,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接吻,你平時跟你男朋友接吻不伸舌頭的嗎?”

琦琦回答說:“我怎知道你有沒有愛滋或性病,萬一你傳到我怎辦?我買多多保險都不夠賠。”

Winner很生氣反駁道:“小姐,你有沒有常識,愛滋病是經性接觸傳染,按照你這道理來講,我比你更怕,我怎知你跟多少個男人有染?”

琦琦面紅耳熱道:“喂,你剛才那句,我足以可告你誹謗?”

我走上前勸交:“夠了,你們別再吵下去,你們吵一分鐘,劇組就浪費一分鐘的錢與時間,下一個shot再來吧,Winner你不用伸舌頭。”

如是者,這個接吻的鏡頭拍了超過十次,他們一次拍得比一次差,旁邊的行人經過,識得出之前在china town表演的Winner,紛紛在旁邊尖叫,又舉起粉絲牌,又拍照,閃光燈影響了二人的情緒。

Winner把我拉開一旁說:“Ikea,我真的受不了這八婆,不如不要接吻就算。”

我聽完之後,走到琦琦身旁,當時她的態度十分惡劣,完全不把我放在眼內,我語重心長的跟她說:“琦琦小姐,我知你是墨爾本小姐,但是我們給你經理人,即Gordon William,付足了演出費用,你如果不肯合作的話,我們會叫你經理人作出賠償。”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