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二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四十二章

Winner在金輝酒家出面,雙手緊摟著我的背肌,我的頭掛在他的肩上。

他很咬牙切齒地說:“Ikea,我求你,不要再做一些太危險的事,我會很擔心你,如果你要陪老闆才可以幫我籌錢,我寧願放棄歌手的夢。“

我拍拍他,那種你為了我,我為了你的情誼讓我有一點點感動,我說:“你當我那麼天真的嗎?不過我是不甘心自己被人玩而已。”

至於程學禮,一個人的時候,他多半喜歡留在他位於東南區的家看書,

偶然會放狗,駕車到洗車場,或到東區的boxhill購物中心買菜,再回家弄著各種中式菜式。

他最擅長的是,日式當飯,以及煎雞翼,家中通常喜歡買下一大堆可口可樂。

他的朋友不多,大部份的時間,他只喜歡把活動範圍集中在兩個地方,

要不是他書房內的電腦,要不就是他客廳裡的電視。

如果在電腦面前,程學禮最喜歡上的是youtube,上面有著各種各樣的影片,可供他娛樂一天。

無意之中,youtube的首頁推介了近日的熱門影片,澳洲新晉歌手Winner幫旅遊發展局拍的小電影。

程學禮花了一小時,看了一次,影片的費用雖然花費不多,不過製作卻是很認真,

當中把墨爾本西南區拍得很美。

結果,程學禮心裡產生出一個念頭,既然星期日沒事辦,

不如開車往西南區那邊的werribee走走,新聞說維省政府為了配合移民政策,

那邊將會發展第二個市中心,好幾年之前,他跟琦琦在那邊附近的state rose garden拍過拖,

其實今年與我由香港飛回來,重遊墨爾本時,他真有想過帶我往state rose garden走走,

旁邊有一間werribee酒店,他考慮過如果我不嫌棄的話,去入住一晚留個回憶也是不錯。

一邊開車,一邊通往一個已經很久沒光顧的地方,

感覺似走在時光隧道一樣,穿越很久很久的從前。

往西南區,只有一條M1的馬路,通過大橋,直入boardwalk大道,中途經過point cook town centre。

越往下走,就是werribee,那邊有動物園,旁邊的新市中心現在只是一個地盤而已。

他沒停車,反而直駛往state rose garden去,七月中,花兒都謝了,花朵最盛放的季節,應該是在5月份,

他很記得一些當年琦琦總是像個小女生一樣 ,挽著她的手,嚷著要他到處逛的畫面。

有時他在想,如果今日身旁站著的人,是敏明曦的話,那麼今日又會幸福多一點嗎?

他不敢想,他自問沒有這個創造力與幻想力,只是遇上我以後,他才稍稍被我的熱情所推動一點點更進一步的想法。

我不在,他覺得想太多也只是胡思亂想。

還是打道回府算了 ,臨走的時候,他想往他從前與琦琦在西南區同居的獨立屋看看。

那獨立屋的旁邊,有一個小小的公園,叫skate walk garden,他把車停泊在附近,下了車,他開始沿著skate walk garden的小橋流水散散步。

小橋兩旁生長得長長的雜草,擋著兩旁的視線。

程學禮走到盡頭,看見一張座椅,他本想上前休息一下。

沒想到,當他別過頭去看到旁邊的公園時,他發現了我,

他完全沒有任何心理預備我也出現在skate walk garden的公園內,

他遜間躲回到座椅旁的草叢旁。

整個公園只有我跟程學禮。

程學禮靜靜地觀察著我的一舉一動。

自從昨天輕些被羅勇輕薄之後,我一整晚都很不開心,

我覺得很氣餒,但是我卻不想讓同住屋內的任何人看見我的不開心,

我不想影響到他們的情緒,實在太壓抑的時候,

我只能夠外出逛逛。

逛著逛著,我就漫無目的地走到這個公園去,

漫無目的,不經設計,隨遇而安,沿途遇到什麼,就撿什麼。

再也不去想得與失。

這一刻的真實感,刺激到我大腦的創造細胞,

我在想,如果程禮也在這裡跟我手牽著手的話,畫面應該很有詩意。

澳洲的公園設施比香港的公園設施的建得巨型,

根本就不是為小朋友而設,而是為成年人而設的。

我爬上滑梯,在滑梯上滑了幾圈,真的像返老還童,回到孩童時候那種什麼都不知天高地厚的狀態。

滑著滑著,天突然有點微雨,拍打在我的肩上,臉上。

我雙手接著灑下的雨兒,雨兒不禁讓我想到近日的所有委屈,

遇人不熟,看見曙光時,又一下掉到地獄去,

讓我忽然失控地在公園內嚎哭。

程學禮還在躲著,他看見我獨個兒在抱膝哭泣,

心中有一個個問題,有一陣陣酸痛,也有一點點的內疚,

說好的要保護眼前人,現在都躲到別處,

剛巧有個撐著傘的路人經過,

程學禮想到託那路人辦點事。

路人慢慢地走近我,

直到程學禮看見路人把手上的紙巾遞了給我,

他才放心離去。

我接過路人的紙巾,一有陌生人時,我的情緒馬上又會回復正常,

因為我不習慣在陌生人面前表露不理智的一面。

路人很熱心地問我要往哪去,她可以給我撐傘,

我不想麻煩她,而且她也需要回家去,於是我隨便叫她給我撐到公園對面馬路的獨立屋,

然後我就跟那位熱心的路人分手。

雨停了。

我無意中看見轉角口有間以前鋪後居經營的藝術館,寫著歡迎內進的字句。

好奇心驅使下,一切像磁石般把我吸進去。

這是一間佈置精美的四房雙衛生間雙車庫的獨立屋,分為上下兩層,

負責人坐在門口外,很友善的叫我隨便觀看。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