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一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四十一章

聲色犬馬的生活,天天圍繞著琦琦而轉,

不是拍平面廣告大特寫,就是出席各種應酬的飯局活動,

她感到有點膩,有點無聊。

是時候,琦琦希望在事業上有點突破,

而這個突破,具體是什麼,她又想不出來,

每天周旋在貝萊德與Gordan William的意見與安排當中,

她顯得更不耐煩。

不用拍攝時的空檔時間,琦琦喜歡打開手提電話,

上社交網站,上微信朋友圈,

看看有什麼心儀又帥氣的男生,

認識一下。

這一天,有一個叫羅勇的老闆,突然發文字訊息給琦琦,

事實上,琦琦的社交程式內有多條未閱的私人訊息,

她只是在眾多條私人訊息之中去選擇其中一個比較合眼緣的來回覆。

“羅勇,做什麼的,做汽車,珠寶,酒店,娛樂的生意。”

琦琦拿著手提電話,自言自語。

當琦琦回應第一句時,羅勇也開始接著回應。

他們你一句,我一句,聊了接近一小時,琦琦對於羅勇發過去的旅行照片,

當中有巴黎羅浮宮,德國柏林圍牆,中國杭州,北京萬里長城的照片,

一時被吸引過去,她也似乎發現了自己很想暫時跳出目前的工作狀態,

盡情放縱自己,去渡假旅遊。

當羅勇向琦琦提起,明天在Dockland有個游輪活動時,

琦琦自告奮勇的說要跟著去,

而條件是,羅勇要看琦琦三點式的比堅尼泳裝打扮。

素來對自己身材十分滿意的琦琦,感到這不過是易辦的事情,

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與次同時,我也在馬不停蹄地在Linkedln大肆尋找Winner的投資者。

我一直都相信,只有有效地利用互聯網的世界,

才可以盡快網羅一些目標人物。

於是,我開始很針對性地,在Linkedln開了個戶口,

然後在優化的搜尋引擊上,重點地鍵入了“投資者“三個字,

再在地區,選上“墨爾本“,

結果一堆關鍵的人物表列出來,

我已經不理這些人脈有用還是沒用,

總之,我要做的是,瘋狂地在人脈旁邊按上加號,

花了一小時,我手動地翻了10頁的結果,加了100個人脈,

隔沒多久,終於有10個人脈接受我的加好友邀請,

機率大概是十分之一。

而主動肯跟我聊天的,就只有一個叫羅勇的人。

我看見他涉足汽車,珠寶,酒店,娛樂的生意,

那麼,按道理他一定對藝人管理有投資的興趣,

於是,他索性單刀直入,問他:“羅先生,我有一個藝人想給你引見,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羅勇給我在linkedln的私人訊息中回應:“好吧,明晚我會往Dockland那邊吃飯,到時你來再談彼此的合作。”

真好,我的心又燃亮一些希望。

很快,太陽又升起,地球又自轉了一天。

一大清早,琦琦把精心挑選的比堅尼往她的愛馬士包包裡塞進去,

七月中旬的天氣開始寒冷,而琦琦早已習慣即使在冬天都會穿裙露背的出席各種各樣的活動。

墨爾本濱海港區,又稱Dockland,是澳洲維多利亞州墨爾本的一個沿海區域。

在google搜尋dockland,可以發現上面列出了很多近期活動,

都是世界各地唱現場的歌手的即席表演。

琦琦已經到達墨爾本河的游輪游船碼頭去會合初次見面的羅勇。

羅勇的真人,身高1米9,不算太瘦,也不算太胖,適中,

看上去年約三十五歲,印堂飽滿,頭髮濃密。

羅勇對美女十分殷勤,前仆後繼的上前相迎,扶琦琦進他的私人遊輪上。

游船慢慢的穿過墨爾本市中心。

琦琦從洗手間出來,整套白色的泳裝叫羅勇乍舌。

琦琦貼靠向羅勇的身軀,羅勇笑淫淫地迎向琦琦。

琦琦在羅勇的耳邊問了一句:“你幾時帶人家去巴黎看鐵塔喔?”

羅勇聽進耳,在琦琦膝蓋上白滑的皮膚打轉,然後手開始不安分的往她的大臂掃上去。

羅勇說:“哈哈,美女開到聲,隨時出發都行,你幾時有空,我們幾時起飛,坐我的私人飛機好不好?”

琦琦從未試過私人飛機,連貝萊德都沒有帶他乘坐過,

那個世界令到她充滿期待,她回應:“既然有私人飛機,那麼飛行時間應該不用等太久吧,不如就下個周末,我剛巧有兩天假期。”

玩到傍晚,羅勇把船駛回Dockland港口去。

他先送琦琦回家,然後再趕回Dockland金輝酒家。

我一早已經告訴了Winner今晚要幫他物識投資者,

本來Winner想跟著去的,我叫他先在金輝酒家外面等我,

我的步署是,我先上陣,等到我給他發訊息,他才進入酒家來找我。

於是,我問侍應羅先生的房間號碼,侍應為我帶路。

當我推開大門,裡面坐著至少五個陌生男人,我明明只是約羅勇先生一人,

難道侍應把我帶錯房?我叫停正在離開的侍應,

此時,羅勇認得出我的頭像,然後拉我進去,

他聲如洪鐘,說:“來來來,敏小姐,你沒對錯門,這邊坐這邊坐。”

我被羅勇拉到去幾個男人的座位之間,一時之間十分緊張。

可是,我知道今晚我是有正經事要處理,然而羅勇卻不讓說話,他向我不停地端紅酒,

叫我先跟他敬酒,敬完一杯, 又一杯,幸好,我的酒量也不淺。

他的朋友看上去都是中年老漢,奇奇怪怪的。

羅勇在飯席間又不端地夾菜到我的碟中,我意識到,他可能只是當我是陪客的女人。

我開始氣急,問:“羅先生,多謝你的好意,只是我不餓,對呢,我今晚想介紹一個有潛質的歌手你識。”

羅勇嘴裡的肉都未咬碎,回應道:“行,行,行,我手上的現金多的是,連你也一同簽都不是問題,你識做一點,陪我開開心心就行了。”

於是,他的手開始不安份,往我的臉兒揉了一下,說:“你想做模特兒吧,我捧紅你,只是吹灰之力。”

我太討厭被人輕薄,他簡直是浪費我的時間。

Winner突然衝進房間,把我一手拉走。

原來我沒有關上手提電話,Winner一直在電話筒的另一邊聽著我在酒家房裡的對話。

他聽得太氣憤了,我整個人的意識隨著他的步伐而逃離現場。

我看到他的背影已經不再像幾個月前初初相識的大少爺,

而是一個獨當一面,有情有義的哥兒。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