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四十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四十章

幾天之後,我收到佳藝娛樂公司的來電,負責Winner的社交媒體項目經理告訴我,他還未收到今期的服務費用,,所以這一期在網上對Winner的宣傳及Winner歌迷會所有的支援,要暫時停止。

我感覺很奇怪,這些費用應該是由Gordan William的公司負責,怎麼會有費用未繳清?不過,我先要了解究竟,也許只是Gordan那邊人手短缺,一時事太多,忘記了處理而已。

於是,跟佳藝娛樂公司通完電後,我趕緊更衣,

準備要往市中心去。

上到Gordan的辦公室,只見他拿著電話談,走來走去,憂心忡忡。

他當時在電話上回應的既不是英語,也不是任何我熟悉的語言,然後我卻很仔細觀察他發生什麼事。

他不斷的按動著手中的股票機,也許他可能正為6月英國脫歐那件事而受到影響。

雖然,我沒有投資任何英國的資產,也沒有很研究英國的房產,

可是對於一些世界大事,我還是會天天的留意。

英鎊在六月底公投之後,踏入七月初 ,英鎊對港元跌破10,之後稍微反彈,

英鎊下跌,英國的其他資產也受到影響,公投當天英國股市一度大跌8.3%,

之後上漲了兩天,我有一種預感,到七月底可以會再有一個跌幅。

如果Gordan買入了很多美國資產,他現在的心情應亥有像坐雲霄飛車那樣上上下下。

他掛線之後,我聽到他終於說一句是我聽得懂的話:“我的英國機場車位沒了。”

此時,我真不知應不應該走上去追他帳目,

不過,我還是要挺起胸膛,有討回合約上他承諾過的錢。

“Gordan,不知道你這一兩天方不方便清一清Winner在佳藝娛樂公司的宣傳費用呢?“

我跟著Gordan走進他的房間,把門關上。

Gordan坐在辦公椅上,瞄了一瞄我,又把頭垂下,雙手抹著額頭說:

“比較困難,我這陣子也在煩資金周轉的事,我身邊那些客戶朋友也在煩我清這筆錢,

那筆錢,Ikea,你能不能也就體諒一下我?”

我心裡涼了一截,他在博我的同情嗎?

於是我回應:“那可不行喔,現在是Winner事業的上升期,你既然已決定簽了他,你就有責任要保證他的發展,你怎麼可以這個時期就置他於不理?”

Gordan突然很激動地說:“這我也沒辦法呀,我有錢的話,早就先處理我自己的事,何時輪到其他人呀?”

他這樣前後不一的臉孔,我不是第一天就領教,我真的很想一拳教訓他,

應該說他這種人,我打從第一天就不應該託他辦事。

現在,怎樣處理這件事才好呢?

離開了La Trobe Street之後,我覺得整條大術很吵,人很多,

我需要在極度安靜的環境之下才可以思考出事情來。

我很沒方向感,但是有一個地方,是我很想去的 -維多利亞州立圖書館。

圖書館內學生有一堆,退休人士有一堆,我走到最頂層,最偏壁的一角,坐下。

頂層可以看到下面正在溫習的學生。

可是,我靜不了下來,我對未來幾百個可能性充滿了不安與恐懼,

今次這件事,我該如何向Winner交代,我騷著頭皮,頭髮快要給我扯斷了。

粗略計算,Winner還需要多至少30萬澳元,

方可以才可以令到他的歌迷會弄到有一定的量,

不然之前辛辛苦苦建立的所有作品,就會化為烏有,歌迷都是善變的,

況且,Winner仍未在市場站穩腳,歌迷隨時都會捨他而去,

而且,之前銀行借下的錢,也用得七七八八,快到還款期,

舊債未清,可不能再借新債的喔,

到底應該在那裡籌那30萬澳元回來好?

冷靜,冷靜,敏明曦,你要冷靜一點,我這樣對自己說,不要自亂陣腳。

一時之間,我想到兩個比較可行的方法。

第一,就是勸Winner把自己買下的賓治賣掉。

第二,就是我盡快去找新的投資者。

於是,我立即走出圖書館致電找Winner說:“不要問,聽我說,你現在那輛車,要趕快賣掉它,越快越好。OK?”

Winner當時在yarra river,上次帶我去的Arbory餐廳剛表演完,接到我的電話,他本想過問我,但慾言又止,他知道一定是什麼事情發生了,他回應:“那,那,好吧,我待會到車行賣掉它,反正原來坐火車更方便,在市中心泊不到車。”

好吧,Winner現在對我已經信任到不會左問右問了。

下一步,我要專心找投資者,但是澳洲那麼大,我怎麼找到一個半個富翁呢?

我走到southern cross station南十字火車站,途經the age報館,這間報館設在南十字火車站旁邊,最亮點是,繁忙的上班族在等待馬路時,抬頭可以看見高高掛在the age報館的電視大屏幕。

大屏幕剛巧播放著澳洲一年一度的選舉盛事的謝票儀式,

經過幾周的點票,工黨及自由黨兩黨之爭,最後由自由黨大獲全勝。

我呆望著總理譚保向傳媒說致謝語,馬路前面已經由紅燈變成綠燈,

後面相繼的人潮把我推了一下,然而,我還是駐足在馬路前若有所思。

對了,既然自由黨勝出,那麼,我會不會找自由黨的地區領袖談談,或許會找到我想找的投資者呢?

於是,這個念頭好像洪水那樣侵襲著我。

不消一個小時,Winner致電來,我接了,他說:“Ikea,好消息喔,剛巧在我自己的微信汽車群發了個賣車廣告出去,

很快就有人想收購我的車了,他已經把5成的錢匯到我戶口去。“

我聽到後,內心鬆了一口氣。

Winner又再說:“不過呢,我現在有很多儀器在身,今晚估計真的免不了要叫Uber Driver去,不如你過來幫幫我一起抬,然後我們一起回家去。”

我立即趕往Arbory餐廳會合Winner,打開uber應用程式,一分鐘後,車就到達面前。

世事就是這麼有趣,賽翁失馬,焉知非福,

我們剛巧坐上的這駕uber車,司機一眼就識得出Winner幫澳洲旅遊發展局拍過影片當男主角,

結果,他很熱心地幫我們介紹給他的政黨朋友認識,他說他那個政黨朋友最近在找能夠出席選舉謝票活動的歌唱家。

雖然可能只是一場免費的表演,但是我看到它背後有著無限的機會。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