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九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三十九章

摩天輪下,各人有各人的活動。

“來,鏡頭望這邊。“攝影師對琦琦溫柔地說。

同一天的早上,琦琦已經坐在道具沙發上,也跟著鏡頭的移動擺出相應的姿勢,有時她需要把手放在心口,有時她需要撥弄頭上的劉海。

沙發的背後是一大塊白色背景板,用作後期製作,加上電腦特效背景之用。

旁邊有些工作人員拿著反光板給琦琦適時補光。

這則平面廣告是為<女性時代雜誌>的封面而拍攝的,

自從上次參加完皇冠酒店的國際珠寶展之後,

琦琦的亮相工作也是接踵而來。

“OK, 可以收工了。“攝影師對劇組人員說。

“終於完了,累死人了。”琦琦的腰骨顯得十分生硬,她搥著腰說。

琦琦打電話給秘書,問道:“喂,我還有沒有event呀?”

秘書答道:“今日下午3時,香奈兒找你在southbank city road出席代言活動,然後,晚上6時,貝萊德先生幫你約了與徐總在toorak的飯局活動。”

琦琦抱怨說:“好煩喔,那麼多活動,人家昨晚整晚沒睡喔。你幫我call Gordon,快。”

秘書把電話線轉至Gordon的台機去,Gordan接過了1線的來電。

“喂。”Gordan說。

“Gordan,我下午可不可以不去那些代言活動喔,我頭暈,有少少虛脫。”琦琦用她的嬌聲嗲氣回應Gordan。

“琦琦bb,你昨晚又夜蒲不回家,我聽攝影師哥哥說你身上的酒氣很大喔,還有,平時不要抽那麼多煙,不然塗幾多香水,都不夠蓋住。

香奈兒那個高層經理,很看重你,你不要讓他失望才是吧。”Gordan對琦琦溫柔地說。

琦琦自知撒嬌不奏效,惟有乖乖的就範。

時間過得很慢,琦琦出席香奈兒代言活動時,不斷的打呵欠,她的疲態完全放了在臉上,也因睡眠不足,讓她的眼袋更加的浮腫。

香奈兒的高層經理Jollis很關心琦琦,他是一名土生土長的澳洲人,對中國臉孔的女人十分傾慕,特別是出身墨爾本小姐的琦琦,所以,Jollis也自然而然對她十分的關顧。

而琦琦也是看穿了Jollis對自己微妙的愛戀,她只需略耍曖昧就可以取得Jollis對自己的放鬆。

琦琦跟Jollis表示自己身體有點不適,想早點離開,Jollis堅持要送琦琦回家去,

可是,琦琦還有下一個活動,於是,她叫Jollis開車載她往Toorak那邊。

Toorak是墨爾本的富人區,這裡有中國駐墨爾本的領事館,也及像皇宮般的豪宅別墅,不少達官貴人喜歡群居在Toorak。

Jollis很不捨得琦琦下車,可是琦琦對他一點意思都沒有。

她匆匆離開,免得被Jollis毛手毛腳,就往貝萊德的飯局衝去。

飯局上 ,徐總點了很多上等菜式,排場十足,貝萊德一向都不用琦琦發言,

他只需要琦琦陪坐在旁邊,所有的關係,一向都是貝萊德去幫她處理。

不用思考什麼事,就有人幫,琦琦的腦袋完全沒有供上任何血液去支撐她今晚的精神,貝萊德一邊跟徐總對話,琦琦的頭像釣魚般往前傾。

徐總吩咐貝萊德把眼前的鮑魚夾到琦琦的碗裡去。

可是,琦琦自有一份飲食清單,她為了保持自己火辣的身材,

不但不可以亂吃外面的食物,三餐更是要清淡得只有沙律及水果,

所有的澱粉質及肉類,她都不會碰。

貝萊德覺得琦琦十分不尊重徐總,恐怕會得失徐總,於是叫琦琦上上洗手間。

琦琦衝往洗手間去,她在廁格裡偷偷的抽煙,呼出一柳柳煙圈,讓她稍微抖擻起來。

她一手執香煙,一手拿著她的iphone 6S, 滑來滑去。

由於她是一個公眾人物,Gordan顧了公關公司幫她弄了一個已有5萬粉絲的facebook及微博的粉絲頁,

instagram那邊都有10萬個跟隨者,再加上微信公眾號,

公司吩咐她,每日花時間去回應粉絲的留言。

然而,琦琦覺得這麼多的留言快要炸爆了她的手提電話,

她也只是選擇性地覆一覆,她最喜歡回覆的就是那些看上去帥氣的公子哥兒,

當中不乏律師,醫生,運動員,生意人,以及來自其他國家的歌手。

突然間,whatsapp傳來程學禮一句“在幹嘛”的問候。

琦琦看了一看,正在想回覆與不回覆之間,但是,一個帥氣律師的訊息與個人照片的傳送,

已經搶走了她的注意力,學禮的訊息,她只是閱讀了,卻沒有再理會。

學禮在他自己的家,一個人剛剛弄完要吃的晚飯,無聊之際弄了糖水作夜宵,本想邀請琦琦來品嚐一下。

他手提電話的名單,相比起琦琦,就簡單得多,只有他住在St Kilda的阿姨,琦琦,他在香港的親戚,以及我。

琦琦已經很久沒有跟學禮連繫了,學禮看到了上一次跟我whatsapp對話,他挑望出窗外,

同樣的月亮同樣照亮在他的臉兒上。

那邊廂,Winner在摩天輪上傾聽我說完一個自己的愛情故事之後,他輕輕在我耳邊講了一句:“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

我一聽到Winner這樣說,心裡就是一陣不安,對他,我不是不接受,而是我真的不能在Winner身上產生出那種對學禮的情愫。

此時,我發現學禮在whatsapp的上線時間是剛剛,我既莫明不懂,於是我試試給學禮的whatsapp撥電過去。

學禮正在閱讀自己與我的對話時收到我的來電,他錯愕之間,做了一個決定,就是把whatsapp的上線狀態關掉了。

他思緒很亂,其實他現在只視琦琦為惟一能說說話的對象,她是公眾人物,她說什麼,學禮都相信去。

他給琦琦發了一句:“Ikea找我,我應不應回覆她?感覺好像在騙她那樣,讓我很不舒服。”

大約晚上9時許,我與Winner從摩天輪回到地面。

琦琦也終於結束飯局,她喝了很多紅酒,醉薰薰似的,不過當她得知學禮的訊息,

她立即有種被挑戰的意識,立即打下一行文字:“你即管找她吧,找她以後就不要再找我,我不喜歡跟人分享男人。”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