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 第三十七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三十七章

簽了約,接下來,幾天都收不到什麼通知,

我跟Winner早已習以為常。

隔了四天,正式踏入六月初,

墨爾本的天氣開始變冷,

街上的行人也穿得厚厚的,

外國的時裝比香港看上去更有特色。

Gordan透過一些關係,與澳洲旅遊發展局的高層吃完飯,

準備駕車回辦公室。

他一邊駕車,一邊撥電要找Morgan Am,自從那天給他一記耳光之後,

他們已經幾天沒有溝通。

只見Morgan Am的電話總是不通。

Gordan無名火起,他實在太不懂跟時下的年輕人玩猜迷的遊戲,

既然他被摑一巴,沒有吸收教訓的話,那麼接下來,

他的打算就是,將所有原本屬於他的機會都轉投到另外一個人身上。

回到公司,Gordan發了一封電郵。

通常,我沒事幹的話,一般喜歡待在家,寫我的劇本。

一邊很入神地寫,一邊看著窗外的小鳥,行雲流水。

想不出事情時,我會托著腮思考,然後有了一些靈感,

我又把頭埋進電腦營光幕去。

沒幾,我打開自己的谷歌電郵,有封來自Gordan在五分鐘前發過來的未閱郵件。

我一打開,是一份澳洲旅遊發展區的單元短劇本。

我很仔細地閱讀當中每一細行,

這個劇本的目的,是想宣傳澳洲墨爾本最美的一面。

由於墨爾本今年已連續第六年被評為最適居的城市,

當局想藉此向所有想移民澳洲的海外人仕製作一條有故事的宣傳短片。

劇本主要有五個角色,男主角漢生在一次往澳洲的商務考察中,

在繁忙的墨爾本市中心大街上遇到女主角安蒂,

然後分道揚鑣,再次重遇,是發生在漢生的搬家,他搬往墨爾本的西邊,鄰居就是安蒂。

女主角安蒂本來住在悉尼,因為悉尼的樓價太貴,

再加上父母因為車禍意外身故,她想離開自己的出身地,

遠道南下墨爾本。

後來,漢生常常往女主角的家,陪伴了女主角渡過最寂寞的歲月。

可是,漢生只能逗留在澳洲一年,一年後就要返回美國,

漢生的父母早已給他安排好以後的結婚路,

要她娶年輕貌美,家勢顯赫,又有政治背景的邦妮為妻。

女主角安蒂自知所有的條件都不夠邦妮好,於是,

她勸漢生回美國,結束他們的戀情。

漢生不捨得女主角安蒂,他也因為在墨爾本一年的工作與生活,

戀上了澳洲的人情味,以及種種的美食,節奏的適中悠閒。

最終,他選擇了安蒂,決定留在澳洲,與安蒂過著簡單平淡的日子。

我把這個劇本的來龍去脈,與具體細節都用螢光筆界滿了黃線。

抬頭看看時鐘,已經是傍晚七時了。

Winner終於由市中心回到紫晴的家去。

紫晴端了一碟又一碟的家常便飯,飯香傳到了剛入門口的Winner鼻子裡。

Winner立即興奮地說:“真好,有食神,在我最肚餓時有紫晴的飯菜,真的溫馨呢。”

圍著圍巾的紫晴說:“未洗手,不準碰飯碗!”說畢就往廚房端菜。

Winner不理紫晴的命令,逕自走去捧著飯碗就夾菜去。

我走近Winner身邊,然後我把一疊從Gordan William那處收到的劇本打印下來,放到Winner面前。

Winner問:“這是什麼?”

我回應道:“是Gordan William給你第一份劇本,幫旅遊發展區拍的,你的第一個正式在大銀幕亮相的機會。”

我以為Winner會興奮不已,可是他卻緊縐眉頭,繼續吃飯,不作任何回應。

我問他:“你不是應該很高興的嗎?為什麼好像不太願意拍似的?”

Winner說:“不是,只是其實,我更想拍你親筆的劇本。”

我笑言:“傻瓜,有我親筆跟沒我親筆,有關係嗎?最重要是你可以大紅大紫。”

Winner說:“我不是只是這樣想,我想你陪我一起大紅大紫,Ikea,

其實你也很有才華,你的成就不該只是這個水平。”

我?他實在太抬舉我了,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以後的模樣,

我只不過是充滿過多的幻想以及有一些在這個世界不需要的創造力,

然而,這些創造力,也不一定能事事大派用場。

於是我回應:“現階段最重要是將你捧上位,我這些小人物在你後面幫你遮風擋雨,已經足夠。”

Winner說:“什麼小人物,跟在我身邊的女人,都不是小人物,好不好?”

此時,紫晴把菜式拿到飯桌前,她說:“那麼,Winner,我無功都有勞,你來了我家住了這麼久,

我給你弄飯弄了這麼久,你是否也應該打賞一下我呢?”

Winner立即臉紅,說:“我,好吧,那兩個女人,我都給你們重重打賞,Ikea你就做我老婆,紫晴,你做我的女兒吧。”

我跟紫晴都異口同聲說:“誰要做你的老婆(女兒)喔!”

看著這樣的光景,我感到一陣家庭的溫暖。

對於一個從沒經歷過家庭生活的孤兒,家,對我來說,很遙遠,但又在近在咫尺。

當你捉緊這一個家的夢想,你需要付出,需要放棄更多更多。

後來,Winner真的接了這本劇本,他需要騰空至少一個月的全職時間來進行拍攝。

墨爾本的大街,總能看見Winner的出沒。

拍攝到下半期,當劇組遷移到西區的point cook及williams landing,

我跟紫晴也在現場給他抹汗,更衣。

之前,被琦琦欺侮而出走的髮型師寶兒都來了幫Winner兼顧化妝及梳頭,

其實,寶兒的手勢不比任何一個大師級髮型師差,

我遠遠看見寶兒純熟的巧手,在Winner的頭上把髮泥弄來弄來,

令原本的Winner帶到另外一個層次去。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