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五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三十五章

“好了,不談了,我今晚有個珠寶展,要趕著回去。”琦琦趕緊穿回自己的衣服,然後往洗手間把鬆掉的眼睫毛仔細的貼回上自己的眼睛上。

沒幾,琦琦已經裝扮好自己,她提著包,穿回五寸高的高跟鞋,趕緊穿上耳環,步履有點輕浮的打開酒店房門,頭也不回就離去。

程學禮目睹琦琦的不辭而別 ,他頓時被冷落在酒店房內。

這個時候,他從床邊的小燈拾回手提電話,打開聯絡人那一頁時,頭一個人的名字是敏明曦Ikea Man。

他正猶疑著好不好撥電過去,可是撥過去,該說什麼好?難道又編另外一個謊話嗎?

突然間,他回憶起當日在墨爾本機場,那一天,本來他當真想上前與我重遇,但是,當日琦琦忽然也出現在機場,並且搶走了程學禮的手提電話,以近乎求饒的口吻對程學禮哭著說很需要他,想回到他的身邊,令他情急之下編了一個穿越時空的謊話,逼不得已亂說自己在2020年的時空,可是,現在琦琦又似乎並非想像之中那麼的重視他,令他有點不別扭。

程學禮很想往敏明曦三個字的聯絡電話按下去,還是躊躇不前,一不小心,手就按了下去。

此時,我正剛剛目送寶兒離開咖啡館,熱鬧的人堆中,我把手提電話調了靜音。

程學禮並非真的想撥通過去,他趕緊掛線,免得節外生枝,滋生不必要的麻煩。

我正要叫侍應結帳,拿起放在手提電話旁的咖啡喝下一口時,看見手提電話閃著閃著,於是我很自然往它的平面滑動一下,看見一個未接電話,那是程學禮的來電,讓我的心情忽爾泛起漣漪,我十分衝動的撥回過去,務求要連接到他。

程學禮看見我真的回電過來,他冒起冷汗,不懂反應,只好索性往關機的掣狠狠按一下。

我不斷地撥過去,不斷地撥過去。

“你所打的電話未有用戶登記,請遲點再打過來吧。”

只聽到接連的不通,我頓時整個人攤坐在咖啡館裡,沮喪的心情猶然而生。

我自責,我向自己的心口搥打了幾下,只有無盡的思念衝上心頭,

我抬頭望著垂垂沉沉的黃昏,不禁概嘆了一口氣,天哪,到底你要折騰我到何時?

只不過想與心愛的人重逢,怎麼好像攀天梯一樣的難?

傍晚6時,琦琦正趕往由萬達集團主持的2016國際珠寶展,地點正正就在皇冠酒店三樓的宴會廳,

當晚世界頂尖的模特兒,商界名媛,墨爾本維省政府的官員,以及一眾城中生意巨子都紛紛雲集於一地。

在場的酒水職員捧著酒盤,酒盤上盛放著香檳與各式各樣的甜點水果,巡來巡去,負責招待現場的賓客。

貝萊德正等待著琦琦,琦琦架著太陽眼鏡,姍姍來遲,遠遠的貝萊德向琦琦招手,示意她把握機會,

與一眾上了年紀的國際太太來張合照。

琦琦擠身往那群太太當中,頓時成為觸目的焦點,特別是贊助商給她頸項上的十卡紅寶石,閃耀奪目,

教旁邊的太太既羨慕又嫉妒。

貝萊德擁著琦琦的小蠻腰,向現場的政治官員碰杯介紹著她。

“徐總,這位美人兒你見過了吧,是今屆墨爾本小姐,以後你有什麼大型賽馬節目,或者球壇盛事,需要找人幫手,首選一定要考慮琦琦,琦琦很八面玲瓏,善解人意的。”貝萊德的笑容幹練十足,已經分不清到底他是真心還是假意。

琦琦的手往貝萊德的屁股狠狠的捏了一下,示意他別在過份賣力的在人家面前亂推銷,她自知對政治一竅不通,勉強充大頭鬼,只會落掉自己的顏面。

沒幾,今晚Gordon William透過認識珠寶展的負責人,幸而為他的兒甥Morgan Am爭取到第一次的演出機會。

“Ladies and Gentle. 表演正式開始。Music.”台上的司儀響起嗚鐘,把一眾台下的家賓的注意力集中過去。

率先映入大家眼球的人是Morgan Am,他穿起西裝,舞動全城,跳著當前在韓國風行一時的機械舞,他隨著音樂,往台中心躍動整身的姿體,並且在地上連翻盤旋,再雙腿撐開,擺出一字馬。

台兩邊的跳舞員也逐個逐個的走了出來,在Morgan Am的背後施展配合的舞姿。

煙幕不斷地噴出,朦矓之間,又製造出現場狂熱的氣氛。

音響響透整個場館,台下的另一邊廂,琦琦忙著站在一眾記者與攝影師面前,盡秀自己豐滿的上圍,以及頸上的名貴鑽飾,她面對鏡頭,完全沒有睜眼,四萬的笑容更是鍛練有數的功力。

我在咖啡館落莫憂傷,任何突如其來的事,都不夠錯失了程學禮的電話那樣衝擊我,可是我也要苦苦的整頓心情吧。

工作是要繼續進行的,這才算是專業的表情,我撥電給Winner,電話通了。

“Winner,我剛剛跟髮型師談好了條件,她願意做你的造型師,那,你今晚記住出席China Town林鄉士女兒的婚禮去。”

“我想講,那個Gordon人回過來,但是他根本沒有時間去見我,我走了,我早到china town那邊,跟場館的負責人也打了招呼,放心,我現在特準時。”

Winner很自信地對我說。

“嗯,那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我的聲線有點不抖擻。

“Ikea,我聽得出你不開心,發生什麼事?”Winner十分敏感的問。

“沒事,你先忙吧。”我不想多提。

“不是呢,我真的覺得你有點怪,剛才一定有事發生,告訴我。”Winner再三要打破沙盤問到篤。

“真的沒事耶,我不想影響你心情,你今晚努力演出,別讓我失望。”我把難堪的心情吞嚥下去,然後就給他掛線。

晚上,Winner在林紳士的婚禮獻唱動人情曲,感動現場賓客,他除了擔任歌手,也身兼司儀,還精心設計了台詞,給林紳士的女兒準女婿祝福,他的眉宇之間流露出溫馨的神情,台下的家賓席燃亮了小白洋燭,洋燭的顏色襯托出綿綿情調,家賓時而伴唱,時而揮手,窩心的暖流湧向主人翁。

在台上,準女婿給林紳士的女兒說此生此刻,只會娶她為妻時,她臉上泛著奔騰的淚兒。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