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三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三十三章

我將Winner的影片放了很多社交平台上,為了增大瀏覽量,我從在澳新銀行借回來的貸款,用來支付一筆很昂費的宣傳費用。

製作影片不貴,宣傳卻是一項燒銀紙的舉動,你可以無止境地花下去,只不過是換來在youtube上一個可觀的點讚數字。

Winner的影片下面滿滿是留言。

留言甲說:“這個歌手外型都幾討好丫,外國人臉孔,中國人的歌喉。”

留言乙說:“咦,我前日光顧過這間餐廳,在唐人街附近,網上看不及現場氣氛好,他唱得很有情調,很浪漫,我和我男朋友渡過了最難忘的一夜。”

留言丙說:“簡直是情歌王子,搖滾又行,藍調又行,不知跳舞行不行呢。”

我坐在電腦面前,滾動著一頁又一頁的留言,果然是沒白費我所花的宣傳費用,大家對Winner都是好評如潮。

Winner躺在沙發上,此時紫晴弄了點米飯,紫晴說:“Winner,我由識你到現在,從來都沒想過你會有今日。”

Winner說:“那當然,這一個月我付出了等如是我半年的努力,天天這樣跑來跑去,唱完一場又一場,有時連衫都趕不及換,直接穿背心就上陣,又有時遇到音響問題,直接叫破喉嚨地唱,已經兼顧不到藝術不藝術,我若這樣都紅不到,對不起自己。”

“好吧,我們不要鬆懈,有了這些影片,下一步就是拿去說服Gordon。”我告訴Winner。

Winner駕著他的紅色賓治,載我往Gordon的辦公室,

在市中心,要找個泊車位,真的不容易,特別是繁忙的上班時段。

終於,我們把車泊到lonsdale  street那邊,

在停車場,轉了很多圈,幾乎要兜到上最頂層才可以找到位置。

我鬆開自己的安全扣,此時,Winner完全沒有意思想下車。

我搖一搖他的肩,他愣了一下。

我道:“沒事吧。”

Winner說:“不如,你自己一個上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我道:“怎麼了,你不要說你緊張喔?”

Winner支支吾吾說:“我,我覺得上去沒什麼好跟他說喔,而且你是我的經理,

你幫我處理就好,我相信你了。”

跟他共事一段時間,他露出少許端倪,我都察覺到,我看得出他是緊張,

我說:“他當日是曾看你不起,但是,你怪不了他,他不是你的誰,你要做的是為自己的顏面爭氣。”

Winner在暗黑的車廂裡,瞪大雙眼凝視著眼前跟他對話的人,

他內心真的有一陣莫名的退縮,他忽然之間,想起八歲時的某一次校際表演比賽,

當所有同學都在預備表演的時宜,他突然緊張得把自己關在洗手間內數個小時,

最後他母親知道他一畏懼就會躲在洗手間,Winner很有印象,

當時他反鎖自己在廁格時,他母親在門外,不斷對他說要爭氣,

就算比賽嬴不了任何獎狀,也不要輸給自己的臨陣退縮,

做人要有體育精神。

Winner忽爾望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年少的女孩子,

身上流露出一種令人很想依靠的氣質,

當我正準備推開我左邊的車門時,

他突然捉住我的手,把他的頭往我的背部靠過去,

然後,他歇斯底里地說:“Ikea,不要走,你可不可以陪我一會,可否給我一個支持的擁抱,我很累。”

我有點愣住,我感受到他頭部的重量,

然後,他雙手慢慢地圍著我的腰,簇擁著我。

他想我明白他的哀號聲。

Winner在我的耳邊輕輕說了一些他平時不會說的話:“Ikea,你一直在我身邊都表現得像個哥兒們,

我不敢講,這一個月,如果沒有你,單憑我一個人,可不可以撐到下去,

其實,每一次,當我唱到意氣蘭珊時,我拿著米高峰,我總會看著你在台下坐在某個位置,

跟著我的節奏,給我拍掌,我在黑暗的舞台之中看到你…..

你可不可以以後,我說以後,都一直做我的觀眾?”

原來我無形中,做了他的精神支柱,我也不意識到。

其實,我只不過是喜歡做,默默做,做得幾多就幾多。

我想想應該要怎麼回應他,道:“Winner喔,這些說話,你應該留待有一日真的拿到什麼國際殊榮時,

在台上真真正正的答謝那些扶過你一把的人,好吧,我們真的要出發的了。”

步行大約十五分鐘,我們又再次踏進那個並不陌生,但是亦不算是感覺舒服的辦公室去。

我跟Winner都未來及完全靠近那扇門去,

此時,一個髮型師,哭著的走出來,她一直往升降機那邊,

用力地按動升降機的按鈕,升降機有一部正在維修的狀態,

另外一部卻往上升,髮型師變本加厲的,幾乎失控的按動著。

我們都不知發生什麼事。

好自然而然,就會好奇的想了解。

升降機終於停到我們身處的這一層,髮型師急不及待的擠進去。

我忽然,有一個想法,她一定是受了什麼委屈之類跑出來,

我要將她收歸己用!

我來不及跟Winner解釋,匆匆說:“你先自己入去待著等我,我要去給你追一個財星回來。”

Winner被我來去如影的舉動嚇窒,他沒法喝止我。

升降機臨近關上,大概只有五公分的距離,我按住了升降機。

髮型師抬頭望著我,我站在她跟前,看到她蒼白的臉上貼著兩行淚痕,

她顯得有點尷尬,步姿慢慢地退往升降機較後的空間去。

我定一定神,不可以做得太煞有介事,於是,我盡量地裝得自然點,

站在她身旁。

然後,我慢慢地把手上的紙巾拿出來,往她那邊遞過去。

她接住了,對我說:“謝謝。”

我說:“嗯,其實我之前應該見過你,你有沒有印象?”

她搖搖頭。

我再道:“沒見過我,不緊要的,或者可以,我們往附近喝杯咖啡認識一下,我有些東西想跟你談。”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