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二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三十二章

離開中國城的澳新銀行,我立即回覆剛剛Winner的短訊。

當我正在電話輸入文字,一架紅色賓治敞蓬車在我面前響了兩聲。

我初時不為意,後來才發現車廂內的人是Winner。

我望一望那個意氣風發的他,戴著黑色太陽眼鏡,他主動打開了車門,示意我上車。

我莆進裡面,第一句就問:“你怎麼可以這樣花費?你剛剛不是說買Toyota的嗎?為什麼現在會變成是賓治?雖然我不研究名車,但我都知道是有分別!”

Winner很輕鬆地說:“沒什麼不可喔,我們來到墨爾本,難道次次出門都要靠火車電車嗎?那是不可能的,再者,我是有名望的人,怎麼能委屈自己?“

他的觀點,我可不同意,我們現在才是事業剛剛起步,前期是最燒錢的,什麼都要量入為出,這點我們真的是有很大的文化衝突,中國人就是喜歡節儉,外國人就是喜歡先花未來錢,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道:“我可告訴你,我剛剛將你在悉尼的物業用作抵押,來借低息貸款辦事。”

Winner一邊無拘無束地駕車,一邊享受著眼前一頁又頁的景色,他道:“總之,財政你處理吧,你覺得對的事,我都已經交託給你管。”

我心裡不是味兒,他這個大男孩,交給我管的事太多,要我擔心的事太多,有錢人家的思維就是欠缺一點危機與憂患意識,總是覺得什麼都是船到橋頭自然直,其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生火的時候,背後一直有人在滅火,才不致把整個森林燒毀掉。

為了讓Winner盡早產生收入,我已經將他的工作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

以後逢星期一下午至晚上10時,他需要往生輝海鮮酒家做主持,負責所有海觧酒家的婚禮節目獻唱。

星期三,早上,他需要往大龍會茶莊,招呼來旅途的墨爾本遊客,並即席獻唱。晚上,他需要往愛回家酒吧當鼓手。

星期五,他需要往皇冠賭場,早上當別人吃早點時,他在酒店大堂彈奏吉他,晚上當別人在用自助餐晚餐時,他在翻唱一些拿了版權的經典音樂。

星期二,及星期四,我幫他訂了一間錄音室,繼續製作音樂。

星期六,日,我也不想閒置,但是在墨爾本這悠閒的城市,很難找到表演機構給他表演喔。於是,我給他安排在周末,就是給自己做推廣與宣傳,到一些政府機構和商業機構認識多幾個政要人物,看看在政界及商界,能有什麼發展的可能性,或是往馬會多認識幾個能賞識他的投資者,跟他們保持聯絡。

Winner看了看自己的時間表,他緊縐著眉頭,似乎要告訴我什麼似的。

此時,我突然收到一個導遊的電話,對方在電話給予機會說:“敏小姐,我們晨光旅遊的老總說,想找一個人在旅遊巴上招呼一些國內過來的有錢豪客,想找一個二,三線的歌手,不需要太紅的,太紅的我們請不起,你上次說你有人選介紹嗎?”

Winner見到我談得十分愉快,終於他忍不住要開腔說:“Ikea,你這樣不行喔。”

我被他弄到不耐煩,掩著電話說:“人家在談電話喔,你不見到嗎?”

Winner衝上來搶走我的手提電話,然後在電話說:“sorry, we are fXXking busy!”接著幫我按了掛線那一個按鈕。

我對Winner莫命奇妙的行為,感到很憤怒,說:“你這算什麼態度?”

Winner給我解釋:“你的用意,出發點各樣各樣都是好,我沒有說你不好,只是,我的活動內容上,全部都是一些為賺收入而出席的活動,對宣傳我,反而是不見得有很直接的關係。如果要收入的話,我大可以透過我以前的人脈,回到銀行去做,我在銀行,不用說做幾宗上市IPO的交易,小一點吧,幫有錢人打理基金或信託帳戶,那些佣金,都已經換來足夠我跑多間酒吧,與餐館的收入了。”

我聽完,不以為然,說:“是嗎,那你到底想追求什麼,如果你是想追求金錢的話,你也不會離開銀行,你既然離開了銀行,現在又回頭看,那又算是好的態度嗎?Winner,做人做事要貫轍始終,否則身邊跟你共事的人,會覺得很無所適從的,我以前就是跟你一樣,做事任性,不停換工,人生沒有方向,左搖右擺,我不想你到最後會一事無成。”

Winner沉澱了我的話一個晚上。

他原以為當銀行只是枯燥乏味,天天跟人家談幾個零的增長,但當歌手,那是真正的體力活,付出的時間多,收獲卻不確定。

翌日,Winner比我更早醒來,原來他幾乎沒睡,他在床上思前想後,還是想通了,要幹就幹得轍底,不要等到以後老來又後悔自己年輕沒有大膽嘗試。

他在鏡子面前裝扮自己,告訴自己,以前的少爺性格,是時候要放下了,今後,他就是一個願意走在平民百姓面前的大眾歌手,這個身份的認同,他就用接下來的十年去換他的名聲回來。

接下來的一個月,日子像奔馳一樣,時代的巨輪急速轉動。

每天日出,日落,早上五點鐘,Winner便外出,到晚上十二時,他方才稍見影蹤。

而我,間中也會他值班的地點去探班,除了要監督他有沒有偷懶之餘,也是幫他記錄所有努力的片段,我打算利用這些未成名前默默耕耘的生活片段,剪攝成一個又一個音樂電影,所以我對於他的工作安排,其實是別有用心的設計的。

Winner越是因為唱歌而付出具大的汗水,而越表現出他要咬緊口根唱下去的樣子,這些畫面,我相信不可能動輒靠演技,而是靠深刻的,扎實的耐力。

我把這些錄製下來的影片,拿去找一些影視公司研究一下如何鋪排劇情。

“麻煩將這一部份弄大頭一點,聲音可以收少一點。”在別人的辦公室裡,我對著導演有所要求。

“敏小姐,你別過份操心,我們對於製作放上網的影片,很有經驗,你放一萬個心去好了。”導演希望我盡量多聽他,少點個人意見。

“對不起,導演,麻煩到你,但我想親力親為,正所謂力不到,不為財,麻煩你再改一改,改完這一稿,應是最後的了。”我委婉要求導演按我的話去做。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