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三十一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三十一章

這間餐館有自己的主舞台,強大的溫控系統和寬敞潔淨的空間,

令我們眼前一亮。

餐廳後面設有被裝修成深色牆壁的包廂,

歌單更新速度快,有歌本和電子選歌兩種方式選擇。

原來,這是一個經營KTV為主的餐廳,當時老闆娘雖然不能用語言講話,

她卻給我們一個價目表,價位也從50至150澳元每小時不等。

我知道我們不是來消遺唱K的,我們是來擴大在墨爾本的影響力的,

但是,找一個可供表演的舞台,是首要的任務,

只要能夠源源不絕的表演,日後才有表演的片段,

源源不絕地上傳到youtube上,轉載又轉載。

可是,你不先去付少少錢,就虎視耽耽人家的資源,我覺得那只會令我們原先可以擁有的機會都失之交臂。

我對Winner在耳邊悄悄說聲:“不如掏個錢在這裡唱下K,先在台上表演一下,熱熱身,不要急於一時。”

Winner一踏上主唱台,就成了舞台的王者,

他天生就是屬於舞台的人。

由五點一直唱,唱到晚上七時,

他今晚即興譜了不少的樂章,

餐廳的食客漸漸地增多。

我在台上看著Winner如何由沒人聽他唱歌,

到刺瀲到台下的觀眾,以及有些在包廂裡自娛地唱的人都走了出來,

為著這個未入流的偶像而被吸引過去。

甚至連老闆娘,也靠在一旁,聽出耳油,含情默默地會心微笑。

現象熱血沸騰,我走近老闆娘旁邊,開始落力地推銷Winner的賣點,他姓甚名誰,他的出身,他的理想,他的抱負。

走的時候,已經是凌晨12時,Winner一點疲態都沒有。

反而像龍一樣飛了上天。

這段長達7小時的影片,我翌日一睡醒就在電腦把它濃縮最精華的1個小時,

上傳到網上去。

我拿著這個證明,重新對之前在chinatown打搞過的100間餐廳再詢問多一次,

能不能給Winner一個表演的舞台,

最後,有50間給予正面的回應,

這50間的餐廳之中,有15間餐廳願意給Winner按時薪計算,

有25間願意以吸引的食客人流按人數計算他的佣金。

回到紫晴的家,我忙著整理每一間餐廳的飯市時間表,

然後,我計劃了接下來三個月在墨爾本一連串的餐廳小型個人演唱行程日誌。

Winner望到自己的更表,他說:“Ikea,你只是花了短短一天,就已經cold call完chinatown的餐廳,果然是我的超級經理人。”

我對Winner說:“那當然,你的收入不好,直接影響我的收入,同坐一條船,我都是為自己著想而已。”

可是,這還不夠的,

表演就需要有表演器材,

我計算過,在Winner的手上累積了60首歌,

但是,當我真正幫他逐首逐首去聽時,

真正切合他形象,可以拿來派台的,

其實只有10首,其餘的50首,要不就是當時編曲的時候已經年代久遠,

要不就是風潮未到,過早的派台,只會不適切市場的需要。

所以,前前後後,只有10首是合他的,

而一隻專輯,只得10首歌,

其實派完台,就已經過去,

那麼,以後怎辦呢?

我思前想後,想到頭都痛。

不敢把自己困在這個死胡同太久,

想著想著,倒頭就睡了過去。

睡夢中,我看見天空有很多很多的錢掉在我身上,

這麼多的錢,不是我在追逐他們,

而是他們在追逐我而轉。

人為五斗米而生活,

你到底想選擇過為五斗米而埋沒理想,隨波逐流的日子,

還是你可以有主宰的本事?

我不禁在夢中叫了出來!

在Gordon的辦公室當中,琦琦在梳妝臺前面,

身邊為她服務的化妝師,以及髮型師忙著兜兜轉,

化妝師點著化妝色盒上的油彩,

髮型師在燙直琦琦的頭髮。

琦琦拿著手提電話,一邊按按按,一邊動來動去,

突然,她哎呀了一聲。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慎扯到琦琦頭髮的髮型師連忙道歉。

琦琦不悅地抱怨說:“小心點嘛,弄痛我的話,信不信我跟Gordon講換走你!”

明明是琦琦玩手提電話玩到旁若無人,可是,

在鏡中,可以清映看見髮型師不敢得罪眼前的人,而盡量地遷就服從。

那邊廂,Gordan的外甥,Morgan Am在排舞室隨著音樂而舞動柔軟的身軀,

排舞老師說:“one two three four, ok, 來多個正式的one two three four。“

Morgan的電話放在衣櫃一旁,響了數十次。

排舞老師說:“停一停,Morgan,你先聽聽電話。“

Morgan的臉上十分不屑,他在鏡面前繼續比手劃腳,

然後,對排舞老師說:“來來去去都是那個人的電話來的啦,聽來幹嘛。”

排舞老師說:“是你舅父緊張你進度,想關心一下你,你就聽聽吧。“

Morgan又說:“頂,真煩!”他接過電話,然後在排舞老師面前把手提關掉,再對老師說:“現在不用煩了。”

音樂悠然地響著。

我一個人去了墨爾本市中心,往chinatown找那些願意給Winner表演的老闆簽上一份簡單的協議書,

簽完之後,才正式讓Winner表演去。

由Chinatown一出來,眼前亮麗的就是澳新銀行,

當時,我望了望玻璃門前的招牌廣告,上面寫著“做生意沒難度,低息借貸,特快批核“,

我靈光一閃,是不是真的要借點錢以防不時之需呢?

結果,我走了入去,跟一位貸款經理聊天,原來那名經理都是香港人,

他的態度十分之友善,解釋說:“其實,我們現時的低息貸款中,有抵押的是6厘,沒有抵押的就12厘。”

此時,我收到Winner的微信,他告訴我,買了一輪紅色Toyota。

然後,我再望一望那位貸款經理說:“那,給我辦個有抵押貸款吧。”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