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三十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三十章

我跟Winner打開著google地圖,查看由la trobe street走到china town所需要多久,

google地圖上顯示我們需要走到維多利亞州立圖書館那邊,
直走,此時,我發現沿途有不少街頭藝人在表演,
這裡表演的藝人不比悉尼達令港的少,
連Winner也不禁駐足觀賞。

沿路一首又一首英文情歌,都是那時詞人的心血。

但我們還是要趕著上路,我們繼續在swanston street走,
走到Lonsdale street再向前走多一個街口,
就是Bourke Street,上門很大個china town的水牌高高掛著。

我們轉了彎,直入到街頭巷尾,又看見一位中國大媽在唱鄧麗君的《我只在乎你》。

墨爾本的文化氣息是我之前跟程學禮走馬看花之下沒有發現的。

幸好,我覺得我沒有來錯。

China bar是一家中國人的海鮮海餐,我們拾級而上。

上面人聲鼎沸,有很多記者,城中有錢的富豪,還有更多的中國,台灣與香港的藝人。

我簡直是大開眼界,第一次看見那麼多tvb的藝人在我身邊穿插不停,
我好像走進了電視的世界去。

然後,我看見主持體育節目的伍家謙與前無線女主播方健儀,
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呢?

喔,我懂了,他們最近受澳洲旅遊發展局的邀請,去了悉尼及墨爾本拍攝旅遊特輯,
他們的節目應該是進行煞科狀態。

於是,我們在現場游走了一輪,
在場有卡片的,都向對方派卡片。

此時,有一位中年婦人突然拍Winner的膊頭,跟他打開話題說:“Hi, how’s going?”

Winner說:“其實,你可以說中文的,我聽得懂。”

中年婦人說:“oh great, how could you find here? Your face is really familiar.”

Winner說:“thanks thanks…May i have your business card?”

中年婦人說:“Sorry, i don’t have any…but i guess we can go for a drink tonight. I really like your muscle.”

此時,中年婦人的雙手擦過Winner的胸肌。

Winner臉上的無奈猶然而生,他想辦法為自己開脫說:“不好意思 ,我英文不好,有事要忙,拜拜。”

終於,我們在場館久了,發現他們不是成了一個又一個圈子,
就是,自己被孤立,這就是寂寂無名之前所經歷的沉寂。

場館的人在談笑風生,高談闊論的聲浪像潮水般四處來襲,
可是,我們待久了,內心的暗湧反而更大聲。

這個不屬於自己的地方,或無用武的地方,是不是告訴著我們應該要離開呢?

我素來不喜歡被一種負面的情緒影響太久,
要改變自己的心態,才可以改變自己的牌局。

“不如我們在china town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吧。”我對Winner說。

怎樣才可以突圍而出呢?

怎樣才可以以小博大呢?

目前,分析一下形勢,是我堅持叫Winner來墨爾本的,
我望著他,我彷彿聽到他有一把聲音在告訴我,
早知當日就回去自己的悉尼老家,而不是因為一己私慾而過了來墨爾本,
對於我一個人來說,能夠讓我找回程學禮的,
不管是墨爾本,不管是悉尼,不管是黃金海岸,或是要我往美國,英國,
都不緊要。

但是, 對於Winner來說,選擇在哪個城市建立事業,
這是他的根,而哪個城市最多的創作靈感,最多的報導,最多資源,最多人脈,
才是致勝關鍵。

我開始怪責我自己做事不夠深思熟慮。

坐在China Town的石壆前面,我我問自己一個問題,
你甘心就這樣放棄了嗎?

不,此時,我記起Supper moment的主音Sunny一句歌詞,
天空尚有遍夕陽帶領,我抬頭仰望著天空,陽光正曬在我的臉上,
它叫我一定要振作,
若一個人晦到不可以再晦時,就是谷底反彈的時候,
因為,除了把自己的底褲當掉,已經再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輸。

於是,我對Winner說:“不如我們試試逐家逐戶的餐廳都拍一次門,然後問他們要不要請你去唱歌吧。”

其實,我在悉尼時,已經試過一次,
當時我只不過是隨隨便便試試自己的談判能力,
今次,就算走到腿坡,我都要結合之前在大街大巷亂試的經商本能,
再一次押賭注在命運的巨輪上。

5個小時之後,我們拍了超過100間餐館,
有些老闆的臉口真的並非善男善女,
明明大家都是中國人,他們竟然將我們當成是拿政府補助的無業游民,
連請求都未及提到,他們已經叫護衛趕我們走。

Winner一邊走,一邊汗流峽背說:“人活到那麼大,最辛苦就是這次了。”

此時,一個澳洲老太太走近我們身邊,
她向我們比手劃腳,我猜她應該是啞的,
她示意我們進入她的西人餐館去,
我們跟隨老太太的步伐,甫入餐廳,
嘩,才發現若其說是餐廳,不如說是宴會廳,
負責招呼旅客載歌載舞之用,有懷舊小上海的後現代感,
這裡還架設著一個小型的表演舞廳,
高科技的燈光音像設備,提供了盡善盡美的歌舞娛樂條件。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