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二十七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二十七章

我拿著電話,心裡不寒而慄,為什麼學禮會在2020年的時空,我現在不是在編小說,我是真真實實的經歷兩個不同的時空,我是他的過去,他是我的未來,我問學禮說:”怎麼會這樣,那,那,那你告訴我,你現在住哪?你在墨爾本哪個區域? 我現在就要去找你。”
學禮說:”我住在墨爾本市中心以西25公里的Tarneit ruby park第十期的saddler road,是剛落成的新屋,但你這樣找不到我的,五年前根本就沒有這條街號。“
我一聽到此,就開始抓狂,道:“怎麼會這麼樣,那你過去四年都沒見過我嗎?”
學禮說:“沒有…我的電話前前後後不見了四年,是最近才找到你,我以為你避我。“
我開始哽嚥說:“但,我跟你分開只不過是一個多月而已,怎麼你會說你有四年時間見不到我?那是不是代表未來四年我都不會再見到你。。。“
學禮在電話筒裡停頓了,他說:“這件事實在太離奇,我現在其實也站在離境大堂,我們極有可能是站在同一個位置,卻在不同的時空。“
此時,學禮那邊的電話筒傳來機長通告聲,我這邊也聽到同一句說話在廣播,突然學禮那邊訊號越來越差,我聽到他那邊的聲音斷斷續續,我們大家都捨不得掛線,直到訊號被無緣無故的完完全全截斷了。
我對著電話發瘋的喂阿喂,Winner全程站在我身旁,他聽到了我的聊天對答,看著我的表情,一副快要崩潰於人事的樣子,但他完全不明白我發生什麼事。
Winner茫茫然望著我問道:“你沒事吧?那我們該往哪裡走?”
一時之間發生那麼多事,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快要缺氧,結果我倒在地上。
Winner在我跟前連聲呼叫,忽爾間,耳朵完全聽不出任何聲音來,我感覺到他猛力在搖晃著我的身軀,卻沒有一點血液流通到那部分的細胞去。
昏昏噩噩,乍醒乍睡,頭很痛,都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個小時,時間,發生到此,只見越來越不明顯。
我一張開眼睛,天花板樓底很高,比起香港應該高出半道門的距離。
此時,有一位陌生女子打開了門,走近我床前,她端著一個盤,盤中放了一杯水。
“你醒了?“她道。
我問:”你是誰?這邊又是哪裡?”
她說:”喔,我叫紫晴,剛剛在北京飛回來墨爾本,在機場碰到winner, winner是我的大學同學,當時我見到Winner很狼狽地想扶起你,我上前幫手,才發現他,我當時問他要不要往醫院去,他說不想。”
我接過紫晴遞給我的水杯,然後問:”那Winner在哪裡?我現在又在哪裡?”
紫晴說:”你放心,這裡是我的家,在墨爾本西邊,point cook那邊,Winner應該出去買點吃的東西吧,我幫你打給他吧。”
我截著紫晴說:”不用了,不用了。”
門外有人敲門,敲打的頻率密度很高,紫晴去開門,是Winner, 他捧著一大籃生果回來。
Winner一步一步地靠向我,他用關心的口吻慰問我,我本來也很平靜,突然心血來潮,我覺得今日有件事是非做不可的,我要去學禮在電話提及過他現在的住所Ruby Park看看。
我抓緊Winner的手袖,他叫我冷靜冷靜,我心中除了焦急,還是焦急。
他拿不到我辦法,由於沒有自己的車,Winner只好勞煩紫晴載我們一程。
紫晴查一查gps,我留意到紫晴把gps都設定好,先是沿Sneydes Rd前往Werribee的Princes Hwy/C109走7.7 公里,再往南走Point Cook Rd,約250 公尺,然後從迴旋處的第二個出口出去,繼續走Point Cook Rd,約400 公尺,於Sneydes Rd向右轉,再走4.8 公里。靠左,繼續朝Sneydes Rd前進,走41 公尺,靠左行駛,進入Sneydes Rd。
多走2.2公里,於Princes Hwy/C109向左轉,走約1公里,行駛到Tarneit Rd,走5.0 公里,於Cherry St向右轉,走200 公尺,再從迴旋處的第二個出口出去,繼續走Cherry St,走210 公尺。再從迴旋處的第二個出口出去,朝Railway Ave走,走300 公尺,從迴旋處的第一個出口出去,朝Tarneit Rd走,約2.5 公里,從迴旋處的第二個出口出去,繼續走Tarneit Rd,經過一個迴旋處,約走800 公尺,再沿著迴旋處行駛,繼續走Tarneit Rd,經過一個迴旋處約900 公尺。
看看gps,我們已經行車接近18分鐘了。
往北走Tarneit Rd朝O’Reilly Rd前進,走4.9 公里,從迴旋處的第三個出口出去,朝Dohertys Rd走,走1.7 公里,最後,從迴旋處的第二個出口出去,繼續走Dohertys Rd。
GPS的聲音發出:“你已經到達目的地。“
紫晴把車停在路邊,我們雖沒有真的下車,也見到眼前只有一大片荒地。
我很失望,紫晴把車在Dohertys Rd不停地轉了幾圈,轉到Tarneit火車站前,就把車停靠在附近泊車的位置。
悶在車廂之中,Winner拿出手機來,一上google earth搜尋,就可以搜尋到現時的Ruby Park在衛星地圖上空空如也, 連半間像樣的房子也不見有,這令我落空的心情更加凝重。
我想打電話給學禮,他的電話卻一直傳到留言信箱。
Winner說: “Ikea,你還把我當成是同伴嗎?究竟你要帶我們來Ruby Park幹什麼?淘金嗎?還是片場都在這裡?”
紫晴在旁說:“Winner,人家才剛好復原狀態,你就不要喋喋不休,我想,不如回府吧。”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