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二十四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二十四章

離開診所以後,我不想太早回酒店,碰下碰下就鑽進去附近一家佈置歐陸式的咖啡廳。

 

一坐下,服務員給我餐單,我隨便點了杯咖啡。

 

好一句, 答案已在我心中。

 

冷靜想一想, 從來都沒有人教到我什麼是愛情, 連愛情存不存在, 我總是抱著十分懷疑的態度, 這樣下去, 早晚會影響我以後的作品靈感, 我總不可以一邊寫著叫人相信真愛的作品, 另一邊自己卻感情真空。

 

服務員走近我, 伸手把餐牌遞到我跟前, 問道: “Hey, would you like to order some drinks?” (小姐, 你姐, 需要點些什麼嗎?)

 

我慣性地要了一杯熱朱古力。

 

服務員拿走手上的餐牌一刻, 我的視線映入眼中, 是靠在窗口位置的一個神情跟形態都與普通人有所差別的男人。

 

他很眼熟, 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他。

 

終於, 我記起來, 他是十年前最當扎的澳洲歌手兼演員, Gordon William.

 

幾個餐廳服務員在後面議論著他, 她們李推我撞地在叫對方上前拿簽名, 其中一個拿著結帳單冒名上前, 我坐在我當時的位置, 聽不到他們的對話, 只看見Gordon友善地微笑, 然後拿出插在衫口的鋼筆, 好像是簽名的動作, 服務員轉身, 她望向其他的女服務員, 弄出一個沾沾自喜的勝利手勢, 然後露出雪白的牙齒與可愛的小酒窩。

 

連小職員都那麼主動, 我是不是應該把握機會, 上前留個聯絡辦法呢?

 

職員把熱朱古力放到我桌前, 我一邊喝, 一邊觀察著Gordon的一舉一動。

 

沒多久, Gordon站了起來, 手插在褲袋中, 徐徐走近我的座桌, 我冒汗的手握著裝盛著熱朱古力的杯釣, 這一刻, 我與他有過兩秒的眼神接觸。

 

我只有一秒鐘的時間, 去決定要不要認識他, 縱使腦袋是在拼命告訴我踏前一步, 但僵硬的腿竟然躊躇不前, 血液一時流不通到腳部的神經。

 

Gordon的皮鞋一步一步地走到咖啡廳大門, 踏到地板上, 發出嗄嗄聲, 臨近大門, 熟悉的背影對著我, 這不就是他在黃昏之後>>離開女主角時往戰場闖蕩的經典背影嗎?

 

這一刻, 我倆的相遇, 也像一部電影一樣, 時間和人物地點都齊集。

 

直到他完全消失在大門外, 我的雙腿才放鬆了血液小板, 剛才沒有勇氣上前打開話匣子, 此時此刻, 我只有痛心疾首, 額頭徹底地蹲在桌面, 拳頭不禁用力地搥, 用力地搥。

 

“Excuse Me. May I have a seat?”

 

我失望地抬頭, 用廣東話很粗魯地回應一句: “旁邊那麼多位, 你大可選其他位吧。”

 

誰知, 奇蹟再次降臨我身上, 是Gordon, 他仁慈的眼神背後, 流露了一絲絲偶像的氣派。

 

他呼吸出來也是偶像的鼻息, 他身上的香水, 透過空氣傳到我的鼻翼裡。

 

Gordon近距離地凝視我, 我原來會不自由自主地收緊了喉嚨的肌肉, 這種懾人的魅力, 恐怕只有當事人才體會到。

 

他對陌生人有一種手到拿來的應對手腕, 很快就找到話要說。

 

他揉了揉鼻子, 然後用英文說: “你無名指上的戒指, 中間的是錫蘭藍寶石, 錫蘭,就是斯里蘭卡,在印度東南方,一向有「寶石之島」的美稱。這個地方只有約2個台灣島大,但幾乎全世界所有的寶石種類都有。”

 

我撐大手掌, 看看這顆當日學禮臨走前借來戴上的戒指, 才這麼小的戒指, 竟然會引起堂堂大明星的注目。

 

我不好意思的, 用英文回答道: “不要取笑我喔, 這戒指原本並不屬於我的, 只是戴了上去, 一直都脫不下來。”

 

於是, 我嘗試用右手兩根手指協助脫下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

 

Gordon立即勸止說: “停一停, 你別這樣亂來, 這樣會降低價值的, 我走訪全球50幾個國家的礦區, 長期分析國際珠寶, 是名符其實的國際收藏家。”

 

他這樣一說, 我立即停下手。

 

然後, 他再說: “我給你講一個故事。”

 

在他的引領之下, 我開始投入在他的說話裡。

 

錫蘭剛玉最知名的有皇家藍藍寶和藍寶星石。

 

皇家藍藍寶有著優雅又迷人的通透深藍色,頗似黛安娜王妃的氣質。由於當年戴安娜王妃婚嫁時,手上戴的戒指為超過10克拉的錫蘭藍寶石,一下子捧紅了藍寶身價。

 

藍寶星石在燈光下照射,會映照出六條線的星彩光芒,因以命名為藍寶星石。

 

在錫蘭人眼中,藍色剛玉是上帝賜與人們最美好的禮物。每當洪水氾濫之後,當地人會跑到河中用長柄、勺子撈取寶石,河中淘寶的人排滿成河。

 

有沒有聽過錫蘭之虎?

 

那是一場反叛軍動亂, 令到前往礦區尋寶相當危險, 因為危險,開採與收貨變得不易,更加提升了藍寶石在市場上的價格。

 

記得2007年我去斯里蘭卡的時候, 也差點遇上反叛軍襲擊, 最後當然是沒事。

 

2008年後,「錫蘭之虎」已被徹底剷除,斯里蘭卡也陸續興建了三條高速公路。因為治安改善,中國觀光客絡繹不絕,大量提升的市場需求讓藍寶石炙手可熱。

 

Gordon用英文總結一句, 道: “讓你戴這顆錫蘭藍寶石戒指的人一定是知道一旦戴上就很難脫下, 你戒指上刻著love you兩個字, 我猜那個人一定很愛你的了。”

 

聽到這裡, 我不期然望著手中的戒指, 回想到當日在悉尼之所以叫學禮離開我, 一來, 我不想他發現自己最愛的是上一個, 無奈現實卻跟我一起, 我不想他發生這樣的誤會, 二來, 愛他, 卻不擁有他, 或許, 這種精神就是我愛一個人的最大體現吧。

 

這顆戒指, 我本來只是拿來玩玩試戴看, 如今我卻把學禮用來給前女友求婚的戒指弄到不屬於自己的手指上, 說到尾, 是我不對。

 

臨別之際, Gordon補充說: “小姑娘, 不用愁, 想脫下戒指還是有辦法的, 這是我的卡片, 終有一天你覺得價好想賣掉時, 隨時來找我。”

 

我接過Gordan的卡片, 偶像果然是偶像, 時間寶貴, 來去如風, 短短十分鐘, 講了一個讓聽眾深刻難忘, 聚精會神的故事。

 

翻看Gordon的卡片資料, 上面寫著”墨中娛樂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總部地址在墨爾本市中心的La Trobe Street, 中國上海, 美國洛杉磯, 香港中環也設有分公司。

 

咚咚-咚咚-

 

Whatsapp響了一響。

 

打開一看, 原來是置業最快紅磡海逸豪園分行的仇均大哥, 在工作上他幫過我, 他給我發了條短訊, 道: “Ikea, 在外國沒被綁架, 一切順利嗎? 幾時回來分行上班喔?”

 

幾秒間, 我有了新的決定, 在whatsapp回覆他: “香港這麼亂, 我不回了, 現在在澳洲黃金海岸, 下一站, 我要回到墨爾本去。”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