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你好嗎?第二十一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二十一章

回酒店之前, Winner心裡多少有點生氣, 但回去之後, 他想到即將把今日的戰利品交到我手中, 心中憤怒之情, 不禁又平靜下來。

 

Winner敲著門, 我卻沒有應門, 我正在為著張小姐的劇本而跟她的助力Amy談著電話, 笑聲傳到房間門外。

 

當我正要開門之際, Winner已經筆直站在門前, 由於我正要找他, 所以絲毫都不感到意外, 立即抓他入房。

 

我說: “你來得正好, 這份是你人生第一部劇本, 一定要讀熟, 德意志影視娛樂的劇組人才輩出, 擁有全澳最好的攝影團隊, 一定可以用最短的時間把你打帶上天王之路。”

 

Winner只顧著炫耀手中一堆戰利品, 並沒有對我的建議有多大上心。

 

我把幾頁的劇本交到他手中, 叫他讀著, Winner說: “我今天不想處理公事, 不如你看看我買了什麼給你。”

 

隨即, 他打開精美的紙袋, 拿著一套剪裁適中, 美輪美奐的行政套裝, 直立地跟空氣中。

 

Winner興奮無比地說: “不如你試穿一下。”

 

他幫我度手袖, 在旁打點, 說: “Ikea, 別老用這樣命令的口吻跟我聊天吧, 我還是個年輕人呢。對著年輕人應該用年輕人的方溝通。”

 

就在我量度他的用意之際, Winner把我推進洗手間去, 又幫我把衣服掛到洗手間門後的掛鉤。

 

我一時摸不著頭緒, 對於別人莫名的關心, 從小到大也不知該如何適應, 很自然就會往壞處想, 他到底是不是借這份禮物來換取我的其他服務呢。

 

不一會, 我就在鏡前脫下平時普通的衣著, 穿起這套行政套裝。

Winner眼神閃耀著平日的不同, 我紅著臉, 急於換回原本的衣服。

 

他卻抓住我, 對我道: “定著, 不要亂動, 你多麼像女強人呢。其實打從第一天在街上認識你, 已經感覺你不是那種嬌滴滴, 靠惹人憐愛的女人, 今日我終於知道原來你是屬於何種女人。”

 

我感覺Winner的話中帶點冷嘲熱諷, 回應說: “這個世界不是男人, 就是女人, 但你理解人性的時序不同, 我想你一直當我是男人, 今日才發現我是女人。”

 

說畢後, 我就鬆開Winner的手, Winner卻捉緊我雙手, 跟我認真起來說: “我最後請求你一次, 穿上它工作。”

 

他那麼認真的姿態, 讓我毛骨悚然, 彷彿變了另外一個人。

 

接下來的時間, 我就穿著Winner送給我的正裝, 在電腦面前編排我自己以及他作為藝人每日的通告。

 

看電視上說,如果中國人手牽手,可以繞地球5圈,而世界的人口,每5個其中一個就是中國人。可見中國人實在很多,不僅在中國,而在世界的許多國家都有,華人聚集多的地方,就會出現唐人街。

 

所以, 我為Winner設計的市場策略都是以華人圈為主, 因此接下來的所有活動都會頻頻發生在唐人街。

 

星期一, 我約了在唐人街的王大衛律師, 諮詢知識產權的事宜。

 

星期二, 我約了位於唐人街的唱片公司林監製, 就著出唱片所需的花費開銷報價。

 

星期三, 我約了位於唐人街的形象顧問, 商討Winner的外型設計與建立。

 

星期四, Winner正式約了德意志演視製作公司的張小姐進行試鏡。

 

酒店房的牆上掛著日曆白板, 我一邊把每一日的工作細節抄寫下來, Winner全程都在看著。

 

當寫到星期四那一天的時候, 他臉有難色, 胡疑地問: “停一停, 你解釋一下, 為什麼星期四還要應酬那位張小姐?”

 

我平常地回應說: “人家把劇本交給你, 以表示對你的尊重, 你就即管去試試, 秀秀你的才華。”

 

Winner覺得不對勁說: “Ikea, 你可是入世未深, 人家只派助理來招呼我們, 可見那劇本再好, 我只不過是一個旁邊的角色, 我才不要由二, 三線演員開始演起。”

 

我分不清那是不是Winner不想演的藉口, 於是哄他道: “那不是二, 三線演員, 那是男主角。”

 

Winner收起平日一貫的霸氣, 慢慢地解釋說: “Ikea, 這次你真的要聽聽我, 過年之後, 我就已經三十歲, 這麼大年紀出道, 我沒有時間再由二, 三線演員拿拿經驗般幹起, 而且, 我也不需要, 一幹我就要幹大。德意志演視製作公司發來的劇本, 我大致看過, 這部美國革命的文藝電影, 一來我對美國革命的認識不深, 要演也在三日兩夜內演出水準, 二來, 對方雖然說是在招一個洋人的男主角, 而其實整份劇本最重的戲份集中在另外一位華人面孔的水手士兵身上, 這些商場詐騙技倆誰不會, 她是用來哄新人上當, 真正發明星夢, 沒有分析能力的傻瓜才會去試鏡。”

 

如此一說, 讓我原來設計好的思維被擾亂了, 我乾脆問他: “有好劇本你不去試, 那麼, 你到底想怎樣?”

 

Winner被這麼一問, 又再次反問我: “你有什麼好提議?”

 

我冷言諷刺他說: “既然你有錢, 你是老闆, 不如另找為你度身訂造一份屬於你的劇本吧。”

 

Winner突然很激動地拍著手, 說: “好, 我加你70元時薪, 你幫我寫出來。”

 

“我? 那星期一至三的通告你自己跑嗎?”

 

“對, 星期一至三你不用陪我, 留在酒店乖乖的給我寫劇本, 寫得不滿意我不收貨, 你要把我寫得栩栩如生, 有才華的部份再多幾分才華, 有型的部份再多幾分有型。”

 

為了時薪70元澳元, 我一定會很拼命去做, 而且這對我來說也是一份優差, 只不過是拿著以前的文字本領去糊口, 不用在農場工裡日曬雨淋做苦幹, 這真是我在澳洲工作假期簽證的意外收獲喔。

 

Winner關上了酒店房門, 在門外悄悄道: “時薪70元會不會出手太低? Ikea會不會心裡又在嫌少不想幹呢? 這個女孩子, 想對她好一點, 都難過登天。”

 

酒店房頓時渾然安靜, 窗外沒有絲毫聲響, 我坐在床上, 陽光把每一細小微粒分子映照得清清楚楚, 它們在我的身體穿梭自如, 如是者, 不禁倒頭而睡過去。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