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 你好嗎?第十八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十八章

太陽高高掛在天上, 忽然之間, 下起一場雨來。

不論是華納影城或Sea World等黃金海岸的主題樂園, 一般都是室外場所佔多, 下雨時, 我們的活動都只能局限在室內或有遮雨篷的設施裡。

我以為, 黃金海岸擁有舒適宜人的亞熱帶氣候,一年四季都應該適合享受戶外活動, 可是後來, 當我們把行李安頓在酒店之後, 行李服務員好心提醒我們, 黃金海岸一年平均有 245 天處於晴朗且陽光普照的好天氣, 而十二月到二月是是降雨量最高的時期, 叫我們出入要小心天雨路滑, 緊記帶傘。

我又以為, 待到翌日, 雨量會稍稍減輕, 可是困到第二天, 豪雨仍然不斷,不常下雨的黃金海岸卻讓我們遇到了, 心情不期然地郁悶起來。

Winner在這些雨季中更是難以忍受, 他在自己的酒店房間自言自語說: “觀浪都觀了半天, 賭場也逛到沒得再逛, 大型商場亦不是我的興趣, 除了留在酒店看電影之後, 還有什麼是值得幹, 困死人!”

他在他的酒店房裡發牢騷, 我卻在自己的酒店房裡打開電腦發電郵, 很明顯地, 我們兩人對待獨處的方式各有不同。

當我用心栽頭在電腦前, Winner突然闖進我的酒店房內, 大聲呼叫。

我回過頭去, 十分不滿他擅闖人家睡覺的地方, 嚴厲地叮囑他說: “以後要找我, 可以打電話, 或是敲門, 而不是問都不問人家, 就動輒推門而進, 萬一我在更衣, 我豈不是全給你看虧!”

Winner心高氣傲, 從不認錯, 反而跟我說: “是你的門鎖沒鎖好, 幸好是我推門而進, 換著是別個, 你才真的被看虧, 至少我也能來提醒你要關好門喔!”

我無意跟他爭辯, 回應一句: “好吧, 那謝謝你, 麻煩離開的時候幫我關門, 我要工作。”

說畢後, 門聲咔擦關上。

我繼續在電腦面前按著鍵盤, 努力地把幾篇要發給影視單位的電郵整理好, 直到終於完成一刻, 我立即鬆了一頓。此時, 電腦的螢幕保護裝置跑出來, 畫面由白轉黑, 我從黑色的電腦屏幕中反映到坐在我床上的龐然大物。

我別過頭去, 才駭然知道原來Winner一直還賴著不走, 坐在我身後的床邊, 雙手舉起, 用食指和母指弄一個九十度角的框架觀察著我。

我抓住他的手指說: “不要胡鬧好了, 我在弄正經事。”

Winner煞是認真解釋道: “你別胡鬧再行, 我發現, 你的背影如果入了鏡, 應該很有觀眾緣。”

“看來你真的無聊到找我來胡鬧一番。”

Winner不肯走, 我起來把他趕出房門外, 他一邊被我推著, 一邊嬉皮笑臉說:“要不你也跟我一樣, 踏上演藝之路吧。”

把他關進門外, 我重重扣上幾條鎖鏈, 心裡不停說: “胡說八道!” 然後, 我專心在設計Winner的宣傳單張, 同時又想幾個跟Winner差不多形象的藝人排列出來, 參考又參考, 左想右想, 我也想不出Winner可以有什麼突圍而出的地方, 這在演藝界是一個大忌, 即是說他一出道, 別人就會將他歸類為某某某的名人, 倘若他只是唱歌了得, 而在曲風上大多都跟現時流行曲差不多, 聽眾也不會願意轉聽別的歌手去。

前思後想, 想著到底要為Winner豎立一個怎麼樣的形象呢?看他身前的六塊腹肌, 不走偶像派也不行。

傍晚, 我再打開電腦之後, 陸陸續續的電郵紛紛湧過來, 什麼製片啊, 什麼平面廣告的封面喔, 什麼娛樂雜誌, 紛紛回信到來, 表示有興趣見見Winner, 於是, 我跟他們逐一安排見面的時間, 就展開了接下來密集的商務會議。

我住的房號對面就是Winner的房間, 往他那邊敲敲門, 然而房門後面傳來很強的電子聲, 時而激昂, 時而抒情, 時而亢奮, 時而興奮。

我猜想, 他應該在一個人在創作音樂, 所以連我連翻的敲門聲也聽不到。

於是, 我決定不打擾那個專心致遠發展自己事業的人。

做好自己的工作之後, 我不想回酒店房休息, 滴塔滴塔的雨水終於停了下來, 既然一場到來, 好應該盡量爭取感官的享受, 找些好的人去看, 找些美味的東西去吃。

在香港享受不到的環境, 在這裡卻能收獲一份長夜的寧靜。

我們入住的協力布羅德海灘酒店位於伯德海灘,距離黃金海岸會議及展覽中心和木星賭場不到10分鐘腳程。卡費爾大道和衝浪者天堂海灘均位於3公里內。

伯德海灘位於滑浪者天堂正南,是港麗木星賭場 (昆士蘭最古老賭場) 所在地。一條裝有頂篷的人行通道將賭場與新的黃金海岸會議與遊客中心連接起來,而附近的太平洋購物中心也可步行抵達。廣闊的伯德海灘以及 Kurrawa 海灘吸引著眾多的遊泳及日光浴愛好者。

由於是夏季的關係, 雖然現在已經是晚上八時, 太陽還未掛下, 室內不用開燈, 也仍然是十分明亮。

我在協力布羅德海灘酒店的大堂坐著, 突然聽到電視播著澳洲國歌, 讓我不由自主地產生好奇, 畢竟踏在這遍土壤上, 什麼有別於香港新奇刺激的東西, 都會把我的注意力吸引到那個點之上。

Advance Australia Fair 《前進,美麗的澳洲》

Australians all let us rejoice, 全體澳洲人,讓我們快樂吧!

For we are young and free; 因為我們年輕而自由;

We’ve golden soil and wealth for toil, 我們有金色的土地和勞動可以創造的財富;

Our home is girt by sea; 我們的國土為海洋所環繞;

Our land abounds in Nature’s gifts 我們的土地富於自然的恩賜,

Of beauty rich and rare; 美麗、富饒而稀有;

In history’s page, let every stage 讓歷史的每一個時期

Advance Australia fair! 推動美麗的澳洲前進。

In joyful strains then let us sing, 讓我們快樂地歌唱,

“Advance Australia fair!” 《前進,美麗的澳洲》。

Beneath our radiant southern Cross, 在南十字星座燦爛的星光下,

We’ll toil with hearts and hands; 我們用自己的心和雙手辛勤地勞作,

To make this Commonwealth of ours 為了將我們的聯邦

Renowned of all the lands; 建設得舉世聞名;

For those who’ve come across the seas 對那些遠涉重洋到來的人們

We’ve boundless plains to share; 我們有無盡的土地來分享;

With courage let us all combine 鼓起勇氣,讓我們一起

To advance Australia fair. 推動美麗的澳洲前進。

In joyful strains then let us sing 讓我們快樂地歌唱,

“Advance Australia fair!” 《前進,美麗的澳洲》!

這裡的海灘真的多, 回想起來, 由墨爾本, 到悉尼, 到現在黃金海岸, 圍繞著我眼球的事物, 超過一半以上都是海灘。

有人說, 80%以上的澳洲人居住在離海岸50公里的範圍內,海灘是澳洲人悠閒生活方式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這裡的生活模式確實跟我在香港的大不同, 假日的時候, 香港人只留逛商場, 而澳洲人卻在在周末離開熙熙攘攘的城市, 走往沙灘享受各式各樣的水上活動、滑浪、航行、帆傘運動、垂釣、浮潛、潛水,捉蜆。

還記得最初學禮跟我說, 澳洲並不是一般香港所想的只有農場和袋鼠, 那時我聽不明白他所說的是什麼, 我還以為他要取笑我狹隘, 所以反過去攻擊他裝作煞有學問, 原來他所說的是真實無誤, 真正狹隘的人是我。

站在昆士蘭黃金海岸的滑浪者天堂, 我忽爾想起那個差點就和我前往悉尼邦戴海灘的學禮。

此時此刻, 月亮已經冒上黑布的晴空上, 抬頭一看, 無論我們如何的分隔兩地, 大家也是面向同一個皎潔圓缺的一輪明月。

程學禮, 你到底在哪裡? 你看到天上秀麗的月色嗎?為何當你離開以後, 我卻無間斷地思念著你……

難道,這就叫愛情?教我已經枯萎的心又再次燃起一種莫明的希冀。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