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 你好嗎?第十六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十六章

我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中國一樣, 眼前除了是華人黃皮膚的臉孔, 就看不見其他顏色的膚色。

到底今日是什麼大日子? 現在只不過是聖誕節而已, 但中國人購房的情況就有如在黃金雙十周時湧入香港消費的情緒一樣起哄熱鬧。

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 我聽到旁邊有一些澳洲本地報紙的記者在採訪, 我嘗試站近一點他們, 聽一聽他們在的報導什麼。

大約的意思是, 中國去年超越美國成為澳洲最大的外資來源, 根據外國投資審查局最新的數據顯示,在2012財務年度,中國買家是澳洲房地產的第3大海外投資者,僅次於美國人及新加坡。中國買家的交易額達到42億澳元,較2010年大幅上升了75%。

這個時候, 那名澳洲記者找了其中一位在隊伍排隊的華人夫婦作採訪對象, 他們的對話全部被即時收錄在後面一位拿著攝影機的工作人員裡。

記者用一口帶有極重口音的普通話說: “你好, 你們今次來買房是自住還是投資呢?”

夫婦二人笑呵呵地回應: “先是投資, 再留待將來渡假或退休生活享用。”

記者再追問下去: “那為什麼選擇悉尼, 而不是其他城市呢?”

丈夫搶著回應: “澳洲有幾個城市, 都是我們覺得吸引和有潛力的地方, 我們已經在墨爾本, 布里斯班, 黃金海岸各買了一套房子, 今日來悉尼, 是趁澳洲政府還沒有出手加稅或設入場費打擊外國人之前, 再購入一套。”

記者跟我的反應一樣很驚訝, 說: “那你預算要買多少錢呢?”

這一趟時, 妻子也不甘在媒體面前發表偉論道: “當然是越多越好, 我們看中了一套三百萬澳元的四房雙套….。”

此時, 丈夫從妻子處把米高峰搶了過來, 說: “錢財不可以露眼, 還是先說這麼多!”

頭一次歷歷在目目睹中國人購房的狂瘋度, 除了用震撼和少見多怪去形容自己,當下的心情, 也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

Winner在旁說: “澳洲的政制穩定, 經濟又不錯, 是誰都想來這裡居住, 這種事情早在我父母那輩就已經發生, 有什麼值得驚奇。”

Winner這麼一說, 好像一光棍打在我頭上, 我知道他母親當年由馬來西亞嫁到來澳洲, 從八十年代他已經經歷過一次, 自然當眼前事是平常事, 而我若不是出來旅遊, 從自己小小的空間走到世界, 也不會見識到Winner在八十年代早就見識過的景象…..

忽爾之間, 這麼的一個沖擊, 讓翌日在麵包店上班的日子, 也若有所思, 我又變得心不在焉, 對於一些不想做又自己又在做著的工作, 顯得明顯是精神呆滯, 人最重要是找到自己的方向, 怎麼我的生命總是像一艘沒有導航的小輪般浮浮沉沉, 何時才可以找到該去的港口勇往直前呢, 終點在哪裡, 我摸不清, 看不見, 結果選擇在這間麵包店裡朝看日出日落。

晚上打開電視, 剛好報導昨日的熱門新聞, 就是都會集團旗下的公寓出售, 這些地產界的新聞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突然好想往事情的根部再挖深一點, 往下找往下找, 我才知道單單這一個十二月, 不同的地區都有新的樓花盤在悉尼推出, 有一些在海灘及中心商業區, 即是我昨日看到的那則, 有一些在悉尼大學區附近, 有一些在交通樞紐便利的地區附近, 有一些則鄰近優良的社區設施。而出奇的是, 他們的銷情也跟上香港購房的節奏, 需求一樣是那樣急速。

報導完新聞, 電視機廂跳到下一個環節, 2016墨爾本小姐選舉大賽。

一位位精美的臉孔從螢光幕跑出來, 墨爾本小姐有很多都是英國及意大利移民的澳洲人, 由一號排到二十號, 講到十五號的時候, 身後的十六號十分眼熟, 我一眼就把她認出來, 她是琦琦, 計算起來, 程學禮應該找了別人了吧。

忽然之間, 在這間幽閉的小屋, 記起程學禮睡在身旁卻不佔我便宜的體溫。

身在福中不知福, 以為離開了他之後, 我會很適應獨處, 他離開了, 才駭然感到這屋子原來太過安靜。

如果這一刻, 我撥電找他的話, 想聽聽他的聲音, 他會告訴我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呢, 但他沉默的個性, 不會是貝萊德的對手。

能言善辯這四字成詞, 實在在貝萊德身上領教過無數次。

呤呤 -呤呤-

IPhone在我進行腦部幻想活動時, 響個不停, 嚇呆了我, 是Winner找我。

“喂? 夜已深, 你找我有什麼貴幹?”我的語氣明顯不耐煩。

“你未睡吧, 快點出來, 上次的酒吧等。”Winner在電話裡匆匆道。

“都那麼夜了, 我明天還要上班, 不想搞到好似上次那樣三更半夜沒的士回家的樣子。”

“我所認識的Ikea不是有求必應的嗎? 快點出來, 我有事要你幫忙呢。”

Winner既要不盡失禮, 也希望我能隨傳隨到, 讓我漸漸地對他無所適從。

然而, 學禮走了以後, 誰叫我寂寞得沒半個交心朋友可供選擇, 不敢確定Winner是不是下一個, 但目前暫時只有他出現在我的生活裡。

正因為這個思想, 一陣風將我帶了到上次的酒吧。

酒吧的喧鬧跟我家的肅靜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左顧右盼, 然而擺放著各式各類搖滾樂器的舞台卻沒有我所想找的人。

我走到酒吧桌前問調酒師Winner在哪, 調酒師抹著杯, 眼神交代了資訊, 向我示意沙發一旁, 我別過臉去, 只見到Winner身旁被五個貌美如花的女仕拉拉扯扯之中。

那五位女仕相互在你推我撞, 每人也拉著Winner的腕管。

此時, Winner瞥見我, 立即使勁地扔開五位女仕的手, 奔向我這邊。

Winner說: “Ikea, 你來得正好, 之前你說過會當我的經理人, 明天以後, 你不用再上班去, 來當我的御用金牌經理, 我有什麼問題你幫我擋, 我會準時給你發工資。”

“什麼? 我搞不明白。”

Winner來不及解釋, 他把我推上前去應付那些看上去像飢渴的女人堆, 然後在她們面前指著我說: “聽著, 以後有什麼工作安排, 就跟我經理人說, 沒她的允許, 我是不可以在外隨便接工作的。”

五名女子眼神流露出不好惹的競勝心, 跟搶男朋友沒有分別。

我跟他們說: “價高者得, 不用多說, 通通把卡片交給我, 有需要再聯絡!”

Winner見我似乎應付得來, 就一滑煙往防火門逃生到不了了之。

沒隔十分鐘, 我也推開防火門, 在走廊後尾跟Winner對質。

他知道我的惱火正要莫明燒起, 於是又展開懷柔政策, 說: “不要動怒, 不要動怒, 先聽我解釋, 我現在當紅了, 他們要趕快給我簽約做搖滾歌手。替我高興吧, 我都知我是最棒的呢!”

Winner自說自話, 甚至興奮都把手都擱在我肩上。

他繼續說: “對, 你是怎樣擺平她們的?”

看見他被緊接而來的名利衝昏腦袋, 我大聲喊停他冷靜點, 說: “你人都活了這麼久, 只不過是一個小決定, 根本可以自己處理, 不用我操心。”

我把卡片塞回到Winner的手中, 轉身就走, 不再讓他給我製造麻煩。

Winner突然從後熊抱著我, 他摟緊我的小蠻腰, 頭貼著我的一把長髮說: “不要離開我, 我需要你。”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