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 你好嗎?第十五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十五章

客飯廳擺放了一部鋼琴, 鋼琴音色宏亮、清脆,旁邊還放了一系列的爵士鼓, 不同類型、不同音色的手擊樂器和腳擊樂器集結為一體, 令我記起剛才在酒吧Winner在立體鼓點上抑揚頓挫地配上投入演出爵士搖滾樂的神情, 我猜想這應該是他平日練習的戰場。

沿著旋律樓梯一級一級而上, 牆上很多中古世紀的掛畫, 樓上一層設有多間睡房, 一間大的主人房, 主人房外面有一個客飯廳, 飯廳放置中式擺設,客廳採用類似時尚格調,中西分明。

我的左手邊是一個等如一幅牆大小的多用途書架, 上面放了各式各樣的語言書籍, 我隨手拈了一本, 他連中國的<<紅樓夢>>, <<孫子兵法>>也買了數本。

書架的其中一欄放多個印有Winner在jp morgan時獲得的獎牌, 還著不少相架, 我猜想, 相中與Winner合照的都是她的父母親。

“覺得我母親如何?” Winner坐在沙發問我。

“有其母必有其子。”我拿著相架說。

剛才Winner用一口流利的廣東話跟我聊天, 我用驚訝的眼神望著他。

“What do you ask me about?” (你剛才問我什麼?) 我回頭凝視著他。

“我說廣 - 東 - 話 -”Winner扯高氣揚道。

“Shxx ! 原來你那麼會裝。”我有點臉紅眼熱, 還好我沒在他面前說過他半口壞話。

“我母親是馬來西亞華橋, 我父親是澳洲人, 所以我懂得廣東話是很正常的事, 不過以前做銀行時, 面對客戶, 我一般都是說英語, 客戶在我們面前談論著以為我不知的廣東話, 其實我什麼都聽得懂。”Winner突然眉飛色舞, 神采奕奕地把往事娓娓道來。

我跟他直言: “你既然那麼富有, 語言天份又那麼高, 那你根本不用在我們相識第一天裝乞丐吧。”

“那天? 你誤會了, 我當日問你拿澳元, 是因為我真的丟了銀包, 我需要錢去乘車, 本來我打算很正常地跟途人要錢, 但後來在喬治街看見那麼多街頭表演達人, 他們有手有腳, 靠著自己的本領去糊口, 我才想想我要不要這樣做, 始終我也是個有身份的人嘛….”Winner億述當日的情況。

“好吧…那我今晚應該睡那間睡房?” 我道。

“主人房吧, 跟我一起睡。”Winner說。

“你別胡鬧好了, 我以為你好心送我回家, 誰知趁我未來及注意你時, 你就把我弄到你的家, 你這樣算什麼君子好漢? 枉我跟你這麼熟, 你佔我便宜。”

“那, 好吧, 我不勉強, 你回家去吧。” Winner張開手, 聳聳肩。

“這麼夜我怎回家去? 而且你把我帶到這麼偏遠, 明天十一時我可要上班去!”

我開始跟他理論。

“明天你還上班去呢, 要不明天你就好好休假一天陪本少爺玩, 我帶你往沙灘去。”Winner嬉皮笑臉地道。

“我怎可以陪你玩? 你不是喜歡男人的嗎? 我猜想酒吧陪你玩的男人多的是, 排隊也排不到我。”我焦急起來。

“It doesn’t matter.”(那不要緊呢。)Winner坐在沙發上, 腿張開, 我覺得這才是回到家真正的他。

“我不理你對男人, 還是對女人有興趣, 總之士可殺, 不可辱, 我是不會陪睡的。”

Winner慢慢地朝我那兒走近, 他那色淫淫的眼光打量著我的身材, 我立即發出怒吼, 喊停他, 嘴裡說著: “I am gay!(我只愛女人!)”

“OK…Cool! ”Winner拋了一條主人房的門匙給我。

說完, 他往樓上的天台去, 說: “今晚你睡我的房, 其他房沒人執拾, 很亂, 只有我的房間才整整齊齊, 借你睡一晚吧。”我接過門匙, 只見他的身影一步一步往閣樓去, 我就立即衝入主人房, 鎖上房門。

我確定沒人會突然衝入來, 才敢放鬆。

然而, 他的房間果然大得讓我側目, 一間主人房已經是我在香港的兩房一廳的總實用面積, 裡面設有特大的衣帽間, 擺了超過一百套西裝, 五十對皮鞋, 三十款香水, 衣帽間旁邊的洗手間連著大得可以游泳的按摩浴池。

梳洗完之後, 我已經累得一下子撲進那張又軟熟的加大尺碼雙人床了。

翌日, 鬧鐘竟然沒有響過, 我賴著床, 不想醒來, 這張床實在太舒服。

Winner走到床前, 我仍然是不肯醒, 他竟然使出暴力強行拉走我的被褥, 我冷得把身體捲曲著, 此時, 我忽爾想起, 換著是學禮的話, 他也許會用他的胡子輕碰我的脖子, 我生氣了, 立即醒來質問他: “你是怎麼入我房的? 我明明已經鎖了門。”

Winner坐在他自己的床前說: “小姐, 這是我的房, 我怎麼會沒有後備門匙。好吧, 快點醒來梳洗, 陪我外出。”

我抓著床單說: “都幾點了, 我真的回麵包店, 不然以後真的不用上班。”

Winner說: “Ikea, 我知道你不是上班的材料!”

我不滿他的態度, 反駁說: “對, 我不是上班族的材料, 我是老闆的材料。”

好, 老闆是不應該上班的, 跟我去海灘吹吹風。”

北悉尼一直是我們俗稱的富人區,主要來源於那裡的居住環境和消費層次。由於北悉尼依託美麗的悉尼港海灣沿岸,多數有錢人對此情有獨鍾。清爽的街道、誘人的海景、較好的治安都是這一地區高品質的生活標準。

Winner的家一出門就四面環海, 他的家距離華素灣十分近, 華素灣是悉尼戲劇公司的所在地。

被他強行拉了出家門外, 我仍然睡眼惺怯, 海風湧著我的心口, 這樣漫步著很心曠神怡。原來我們已經不知不覺走到悉尼市中心的市場街, 假日這條街十分熱鬧, 前面排著長龍, 圍成一條又一條的人鏈, 使我感到十分好奇。

“我想上前去看看。”我說。

“有什麼出奇, 只不過是賣樓花活動, 年年都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在悉尼區。”

“賣樓花活動? 我未看過喔, 我要去看!”這事實在令我大開眼界, 感到異常興奮。

都會集團旗下的一處公寓新專案樓花開盤後引來大批華人買家排隊購房,他們由早上九時排隊到現在十二時。樓盤的戶型從一間兩房臥室的公寓起,售價從50萬澳幣到350萬澳幣不等, 合共即時發售250個單位。

Like澳洲你好嗎?第十五章CommentShareShare 澳洲你好嗎?第十五章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