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 你好嗎?第七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七章

我在濕漉漉的泥土上蓋上了草蓆, 可能我真的未試過這樣的露營, 睡在大草原上, 附近除了是草叢堆, 左右兩邊都不會有人, 其實我們一早預備了露營需要的工具, 算是我臨出發前放在學禮的車尾箱裡。

我把雙手放在後腦勺兒, 細意品味大地的靈氣, 天地的靜謐。

去到不認識的地方,自然會有靈感。

很想一直都流浪在外,心要引領我往哪裡,腳步自然會配合到哪裡。

“不怕會迷路嗎?”學禮問我。

“其實我已經在這個世界裡迷了很久的路,一直以來也只不過是在熟悉的地方逗留了一段很長的時間,那其實可能不是我的家。”我說。

學禮聽進去,但我總覺得這些話這些心境他永遠不會明白。

天上無數的星星和震撼的星際吸引著人類,一道銀河清晰可見,這些畫面不就在電影才能出現嗎?

學禮開始找尋明天出發的地圖。

我拍拍他的膊頭對他說: “你不用再找明天的路線與方向,有沒有試過過著一種不被設的生活呢?看你這副會計師的性格, 一定未試過, 當然大框架還是有的,比如何時睡覺,何時吃飯,這些生理時間你的身體也幫你設定了,但至於你的心理那部分,你試過不受外界的阻礙,只隨著本心而行嗎?”

學禮沒有理會我,我的腦袋也不自主地產生出內心對話起來。

有些人的一生,父母什麼都幫他們安排好,或者這些幸福的人當真不需要想太多,但我跟大多數人都不同,我沒人管,沒人理,生活都是比較隨性的,今天要為自己安排明天,明天要為自己安排下星期,若果進入了大企業,就得依大企業的工作時間,我回想起那幾年在<置業最快>的洗禮,頓覺生命被關進了一所名為<置業最快>的監獄一樣,難得能出走一次,我想什麼都不顧後果,大大咧咧一次。

你有沒有想過人生什麼歲數要結婚?什麼歲數要爭取事業上的成功? 其實我都曾經想過,只是我最後才明白,有好多事情不是強求就一定有,天要拿去你生命的時候,你不可能留待到明天。

我又再次跟學禮在如此晴空下雙目交投著。

每一次乘飛機,我都會把今天當成是最後一天看待,因為世事永遠沒法料到這一次的航班會不會突然墜機。

“不如我們睡一晚草地好嗎?”我問學禮。

學禮說,他受不了這種隨時有人來襲,毫無保障的生活,我學會了妥協,跟他在帳篷裡睡覺,我知道他是不會亂碰我的身體,也許他會有生理反應,但他是我遇到一個最克制的男人,我就算跟他耍曖昧,只要我不想,他也不會亂在人前認是我的男朋友。

第五日早上,本來應該是要趕去悉尼的,不過我們租回來的車子, 自動導航系統在行駛M31公路時竟然壞了,不懂得再發任何指示, 學禮當時心很慌,我叫他冷靜冷靜,現在日光白白, 我們就算迷路, 都尚有時間慢慢找, 總不至於要摸黑, 一定會找到出口的。

學禮是靠嚴密儀器生存的人,我卻是靠直覺而行,我直覺再走M31約半小時, 右轉就是M5, 沿著M5公路一定能往悉尼去。

結果我選對路線, 沿途M5, 再駛往M1, 一直向前, 就是內街, 不遠處便是著名的悉尼歌劇院了。

去到悉尼,也許是天生愛找機會的性格導致我有點不安份,我的大腦告訴我, 今次不是純為旅遊而來。

跟學禮真正在一起時間越久,我越感覺他不會有什麼特別的主意提出,也不會有什麼驚喜,只是按步就班地進行所有事情。有一些根本的矛盾出現在旅行的細節上,他不愛經常外出,有空的話他總想說服我陪他留在旅館無所事事,我卻要整天由早到晚往外跑,把所有的精力都耗在外面的世界裡。

當我覺得沒趣,我叫學禮索性自己留在旅館裡,我自己出去闖時,他永遠說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外面四處遊蕩,怕我會失蹤,我總是跟他費唇去解釋,我不是小孩子,不用成年人去為一個成年人操心,他總是說我未曾在這裡住過,我不及他熟悉澳洲,所以該聽聽他的意見,往往這個時候,是最令我氣上心頭的時候。我從沒想過要來這個世界,而偏偏我卻來了,混到今時今日仍然相貌娟好,算是混得過去,怎麼要質疑我的生存之道。

下午,我們入住位於悉尼市中心的希爾頓酒店,學禮幫我在櫃檯前跟酒店職員打點入住的情況,櫃檯職員跟我們說: “多謝盛位港元2114元一晚, 請問是以visa付款嗎?”

我望一望一面茫然的學禮,並在他耳邊對他說:“不夠錢的話出聲喔,我們大不了又睡街頭巷尾。”

他不喜歡我這樣刺激他,於是對酒店職員說:“啊, 嗯,以visa付款。”

學禮是會計數的會計師,我是會計算的生意人,我們身上總會流著一點點香港人現實的血液,關於這筆未來錢,我絕對有信心能給他賺回來,今日算是先向他借貸吧。

當學禮趕忙把行李整頓上房間時,我倒想往酒店內的Glass Brasserie餐廳坐坐,我之所以要選擇出入這些昂貴的酒店,而不住廉價旅館, 除了酒店本身的排場與檔次之外,還有的是那邊會容易收發到有用的資訊,遇到有份量的人物,至少我是這樣的認為。

就算今天真的沒這個運氣,至少已經享受過悉尼最好的酒店,將來在其他土豪客人面前也可以掛在嘴邊。

最近看《悉尼晨鋒報》5月5日的報導, 得知新加坡投資公司Bright Ruby以4.42億澳元買下579間房的悉尼希爾頓酒店, 該連鎖酒店仍保留對它的管理。可見悉尼的好酒店買少見少, 預計酒店的價格會繼續上漲。

亞洲投資者喜愛澳洲酒店資產,主要資金來源市場不再僅僅是新加坡、馬來西亞和香港,現在還有韓國、中國和中東, 相信未來會越來越多亞洲人往澳洲插旗。

悠揚悅耳的音樂傳過來,讓我精神為之一陣陣的刺激,澳洲的音樂跟廣東話歌很大分別,這裡沒有過份的節拍與樂鼓聲,相反更多的部分強調在提琴的小調中,我坐在沙發上,眼前的景象開始由穿梭的人群,變得模糊過來,一幕又一幕的跳舞畫面浮現在我面前,我看到我穿起中歐巴桑式的婚紗,在別具氣派的殿堂中與一位穿著西裝的紳士編織起華爾之的舞蹈來。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