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 你好嗎?第二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二章

臨出發前, 我習慣性會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再往前走, 整理思緒的方式好簡單, 就是打日記。打日記, 無非是想記錄自己出發前的感受。

今日是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 新的一年, 新年, 其實每年有兩個日子, 我是最難過的, 第一個就是新年, 第二個是聖誕節, 因為以前實在有很多個年頭, 這兩個日子, 我都是一個人過的。

正午十二時, 才剛醒的夢娜, 在洗手間探頭出來, 手中還端著牙刷上下刷動, 聲音嘶啞地問嚷出來: “你….要往哪?”

夢娜是租房給我的旅遊雜誌前同事, 其實對於自己的行蹤, 我們都習慣性不交代, 但這次始終是一趟遠行, 倒要跟她說一聲。

我道: “去旅行, 四個月之後才返, 放心, 我已經把這個月的房租放到你房間的抽屜去。”

夢娜在鏡台吐了一口水, 然後跑出來跟我說: “不用四個月那麼多, 你小心點啊, 我算你兩個月就好, 自己帶多點現金出門, 有什麼事記住要致電給我啊, 好姐妹。那, 我不送你到機場了。”

我跟夢娜來了一個擁抱作別。希望今個新年, 應該說希望以後每一個新年, 我都不再孤獨, 就這麼簡單的一個願望, 我帶著這麼簡單的願望拖著行李, 由畢架山一號夢娜的住所, 出發往香港赤鱲角機場。

學禮早已在樓下停車場等著我。他很體貼地幫我把行李寄存到車尾廂, 隨著他風馳的速度一路載我走, 我坐在學禮旁邊, 一邊手擱踏在車窗邊, 窗外的風光如白馬過隙地影入我的眼簾裡, 風沙吹進來, 使我不禁抹一抹揉一揉眼眸, 學禮另外一隻空了出來的手, 此時也踏在我另邊手上, 他輕聲說: “感動嗎?” 我說: “不是, 有沙吹入眼睛而已。”

我持的是工作假期簽證, 而學禮持的是澳洲永居公民證過境。

申請護照前, 學禮都奇怪我幹嘛去旅行還顧著要工作, 我當時回應他, 只差一個手續, 旅遊簽證跟工作假期簽證, 都是多一個審查銀行入息手續而已, 況且, 在外國待四個月那麼長, 說不定我會想打工呢。

經過十三個小時的轉航, 中途經過吉隆坡, 我們便抵達澳洲墨爾本機場。

維多利亞包括西北方的乾熱地區和東北方的高山雪地, 氣候也劃分為各種氣候區, 墨爾本以多變的天氣聞名,常被形容為「一日見四季」。所以, 我行李的衣服也多帶套不同季節的, 再冷一點則要在異國買好了。

離開香港的時候是黃昏, 抵達墨爾本已經早上八時了, 暖和的天氣包圍著我, 香港的冬天, 是墨爾本的夏天, 我最喜歡的季節, 血液裡不再顫抖, 在暖和的天氣循環得比較順暢。

第一天, 我在網上訂了間阿莫拉河畔步行酒店, 這是一家號稱是公寓套的老式五星級酒店, 離機場只有35 km的路程, 在墨爾本機場找台的士, 載我們到酒店那邊不用半小時。本來, 學禮邀請我往他住在St.Kilda姨姨的家, 他認為一來很近, 離機場只需23公里, 第二是可以省旅費, 但我考慮到我又不是他的誰, 見到他家人的話, 被他家人對我們的關係問長問短, 我一想到就怕, 所以我笑笑口, 婉轉地說不想阻著他而拒絕了。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