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 你好嗎?第一章

0.00 avg. rating (0% score) - 0 votes

第一章

大家好, 我姓紀, 叫明曦, 明日的晨曦, 洋名Ikea Man。

一直都不喜歡香港的生活模式, 香港, 給我的感覺嘛, 很擠。香港不是用來住的, 是用來服侍有錢的人的。不是嗎? 因為最有錢的人, 已會把資金放在這裡的房地產, 而你一出生, 就是為有錢的人工作。

跟據2014的統計, 香港總面積是1104平方公里, 而墨爾本的總面積卻是9990平方公里, 墨爾本足足大香港九倍, 可是墨爾本人口卻只有430萬人, 而香港的人口已經上升到710萬, 即是說當在墨爾本可每一萬名人口可以享有23平方公里時, 而香港每一萬名人口卻站在不足2平方公里, 所以結論是, 香港根本上就是人太多。

人太會造成什麼影響? 好簡單, 就是大家都不太會在意“你”是誰。因為“你”是誰是不重要, 最重要是你有沒有聽聽話話, 有沒有給出勞動力, 創造力是不被鼓勵的, 特別在一個人太多的社會裡, 思想越多的人對高高在上的管理者就越是一種威脅。

我常常記得Monica姐在<地產店的一句話, “上班就是為了簽單, 不簽單幹嘛要上班”。“快啦, 快啦, 砰砰聲出去撈客”, 對, Monica姐天天都是這副板著腿什麼都不用做的樣子去命令下屬, 或在whatsapp群裡發號施令。

我記得我有很多天沒有帶靈魂, 沒有帶思想上班, 但我一定會記得帶睇樓紙帶臨時買賣合約和帶筆。

久而久之, 我很討厭管理者, 我很討厭當經理的人, 我很討厭別人管我。

又是一個無人私語的不夜天, 我跟程學禮在溫暖的車廂, 亮著車頭燈, 把椅背調低地聊著彼此的生活與看法。當前正播著我最喜歡的英國搖滾樂隊Stereophonics的“Maybe Tomorrow”。

“I’ve been down and I’m wondering why these little black clouds keep walking around with me…with me….”

“那你認為怎麼算是一個合格的管理者呢?” 學禮低吟著聲問我。
我別過臉去凝視著他那張已經看了很多遍的臉孔, 用手往他的臉頰捏了一下說: “好像你那樣就是吧。”

“我?”學禮夾著我的手指, 很胡疑地問, 此時, 他與我正像小孩子般互相牽扯著對方的手, 不讓對方往自己得呈。

我認為嘛, 一個合格的管理者, 是應該懂得並能夠做更多的事情才算得上是個合格的管理者, 一個優秀的管理者更加應該具有教育到別人的風骨。

“那我又怎會是好的管理者?”學禮道。

“你是上乘的管理者, 因為你從來都不會管我, 卻會支持我的方向, 陪我試。”我道。

學禮開始沾沾自喜說: “這倒也是啊。”

是的, 我見過頂級的管理者, 真真正正可以做到道家的無為而治, 而下面的人卻能在自由的氣氛之下幹出源源不絕的成就。

聽說, 墨爾本連續第五年被獲選為全球最宜居的城市, 那裡的空氣, 政治環境, 經濟基礎, 應該很適合保育我這裡充滿著鬼主意的人才的。

“不如你陪我往澳洲去, 環島遊, 好嗎?” 此時, 學禮剛剛的臉色沉了一沉, 本來與我把玩的手已經放回原處。

我問他幹嘛這個樣子? 是不是不想跟我去? 我稍有少許不快。我跟他相識都三年多, 但我們從來都沒有確認是彼此的男女朋友, 應該說他一直都很愛我, 只是我怕跟他的性格不適合走一生一世的路, 所以我沒真真正正去承認他是我的男朋友。

學禮想到, 七年前, 他與當時的一個比他大一歲的女朋友, 也是這樣困在車廂, 討論類似的問題, 他那女朋友想拋開墨爾本的所有業務, 跟他往歐洲遊覽一趟, 計劃未明, 對當時事業才剛剛起步的學禮來說是一個負荷, 最後學禮沒有答應,兩人就此各走各路, 在車廂的最後一句話竟成永訣。

而今次Ikea的提出, 性質也是差不多, 不同的是, 學禮中學以後的時間就待在澳洲裡成長, 永久公民證一早拿定了, 對澳洲也有十幾年的認識, 不算是一個全然新簇簇的城市。

學禮支吾以對, 終於問腔說: “我不是不想跟你旅遊, 我是對不熟悉的環境沒有安全感, 怕保護不到你。”

“你少跟我擔心。”

說到底我都是天生天養的孤兒, 天生出來無父無母, 無依無靠, 什麼也得靠自己的智慧捱過來, 我才沒驚太多。

就這樣, 我用三言兩語說服了學禮, 又跟<>的分行經理拿了四個月的假, 開始展開我人生的新一頁-澳洲環島遊。

待續–

Comments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