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Trend is square of Trend 新趨勢是趨勢的平方

0

澳洲你好嗎?第五十章終章篇

261 第五十章終章篇 那天之後,接下來的一個月,我一切的不明不白,都被解答了,而且,一切都變得很順利,盡在掌握當中。 琦琦以前在劇組裡常常頂撞我,但是自從9月9日之後,她忽然變了另外一個人,性情前後不一,只要她能盡心地演好《月亮》這部電影,子瑤這個角色,她的歷史任務也就完成了。 而貝萊德,我很少見到他再來戲組找琦琦。 而Winner,後來也跟我們某次在uber上認識的司機聯絡他所介紹的澳洲政黨朋友,那位朋友是香港會的主席,他介紹了Winner在自主黨的大型慶功宴上載歌載舞,當年晚上,星光熠熠,萬丈光芒,普天同慶,座無虛席,貝萊德是在野黨黨員,他也有份以賓客的身份出席,而為Winner而歡呼而前仆後繼的人在數不少,爭著要與Winner握手,他簽名的時間延至翌日清晨9時,直到送別第3萬位也是最後一位粉絲,他才離開現場。 紫晴在這段期間,照顧了我跟Winner在墨爾本的起居飲食,她弄的主題蛋糕真的很精美,我們幾個月都沒有交租,她一點都沒有跟我們計較,到我跟Winner稍有成就時,Winner不斷地把錢塞給她,她總是說:“不用了,大家一場大學同學,你將來介紹我嫁給個有錢人,那才是我最想要的回報,YEAH。” Gordan William的公司,我後來也沒有找他。10月初的某天,我打開《the age》澳洲報,看見有關他的新聞,上面標題寫著《昔日紅星Gordon William晚境淒涼》,他因為資金周轉出現嚴重短缺,資不抵債,他宣佈即時破產,他需要即時解散所有名下的藝人,受影響的藝人包括琦琦,他的兒甥Morgan Am,法庭要求Gordan William按照正常程序給所有的股東及員工作出賠償。而Morgan Am原定在10月假墨爾本藝術中心的處男演唱會,也因此而受到牽連被大會取消,所有的預售門票被退回給消費者手中,Morgan Am過去一年的心血也附諸東流。 至於我的電影,花了兩個月時間,終於拍好剪接好。墨爾本今年連續第六年被禪聯全球最宜居的城市去,這裡果然是一個很適宜創作製作的地方,這裡偌大的空間以及適中的人口,讓我找到自己立足的地方,生存的位置,就算我天生天養,無父無母的幫助,只要有頭腦,我也可以借盡身邊的資源與力氣,充分發揮了一個導演的角色,管理一群天天愛生事的演員。而事實上,薑不磨不辣,相不看不發,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我不試過,也不知道,自己的管理能力有多闊。 拍好電影之後,我就是要拿著印有我版權的作品去找出品人,跟電影院談分成安排,200萬澳元當中已經花了100萬製作去,餘下的100萬澳元,就是趕緊去進行各個城市的路演,鋪天蓋地式的宣傳了。 《置業最快》的分行經理,以及仇均大哥,都很關心我在墨爾本的生活,他們常常在whatsapp嘮叨我說:“Ikea,又說是請四個月假,一去不返,是否嫁人去?幾時請飲喔?還是沒人追,在墨爾本被騙入妓女店賣身?” 面對《置業最快》同事上司慣性的揶揄,我也慣性地在whatsapp護航自己說:“我大把對象熱烈的追求,只是本小姐選不下手,不想選了。” 而程學禮….. 談到程學禮,我提起他,往事如煙,我跟他去過的每一個城市,我們本來約好的澳洲環島遊,計劃一起往黃金海岸,布里斯本,珀斯,最後都沒有去,原來,只不過是一年,一年內可以發生那麼多變化。 2016年10月1日,香港的國慶日,我在跟導演研究剪接的細節時,突然收到印有琦琦跟程學禮的甜蜜喜帖,原來是琦琦向大家派過來的,她意氣風發地派給Winner,派給我,派給在場的所有人,她對我說:“Ikea姐,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到時記得早點到喔。” 2016年10月15日,假市中心的聖保羅座堂,舉行了程先生程太太的人生大事。Winner極力勸我千祈不要出席,我好記得他跟我說:“Ikea,你不是偉人,你不用事事都體面,事事都妥協。” 然而,我還是出席了摯愛的婚禮,我還要穿得企理大方,化個好妝,弄個髮型,在鏡前弄好衣領,以最佳的狀態出席。 Winner問:“打算上演《上海灘》許文強搶妻一幕去搶回程學禮嗎?” 不是了,我將會是有頭有面有身份的大作家,有損自己名聲的事,我都不會去做。 既然愛人要成就我大作家的身份,我一定要對得住那個成就我的人,我更要對得起敏明曦這名字的品牌。 牧師在眾目睽睽之下,向程先生問:“你願意娶琦琦小姐作為你的合法妻子,並承諾無論貧富,疾病,環境惡劣,生死存亡,世事變遷,你都一心一意地愛護她,忠誠於她嗎?” 我在台下注視著學禮的一舉一動,他默默含情地望著琦琦說:“我願意。” 然後二人在眾人見證下熱烈地擁吻起來,我在程先生程太太之間,拍了無數的掌聲,這種感動的場面實在太令人熱淚凝腔。 事後,一眾賓客到處走走,大家在享用的五層以摩天輪與月亮為主題的結婚系列蛋糕,是我叫紫晴昨日弄的。 紫晴當時問我:“摩天輪與月亮,跟幸福有什麼關係呢?” 我回答紫晴說:“因為月亮叫人想起家,而摩天輪為什麼是幸福喔,因為輪天輪好像時鐘一樣,叫人珍惜與家人愛人相處的時間。你沒聽過陳奕迅的《幸福摩天輪》嗎?” 新娘琦琦顧著拋花球時,學禮走近我的身邊,與我閒聊起來。...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九章

229 第四十九章 琦琦一聲令下便掛了線,程學禮完全是六神無主。 到底此刻他最愛的人,是那個當日幫他買物業,貌似老婆,由香港遠道重返澳洲家鄉,卻一直跟他曖昧不明的人, 還是那個總是喜歡跟他談及自己喜歡當傾城之星,為著自己理想而奮鬥的人呢? 程學禮坐在家中的沙發,想了一想。 他該怎麼約我,他該怎麼面對我, 他進退維谷。 但是,為了得到答案,既然琦琦都已經開到口,他也好想再次約我出來見面。 終於他鼓起勇氣,給我撥打了一個電話。 這個時候,我正在西南區footscray趕緊拍《月亮》在月下子瑤和藍浩華分別看著同一個月亮的那一幕。 突然,我感到褲袋的手提電話震動著,我拿出電話, 那是一個暱名號碼,我接了。 “喂,Ikea,是我喔,學禮。” 我愣住了,程學禮問我在哪,我說我在footscray的觀音廟, 他現在立即來載我,他叫我不要問任何問題, 等他到來。 然後我失控地離開了劇組,我趕往footscray的火車站等他。 我左顧右盼,程學禮真的回來了嗎?他真的回來了嗎? 我像望夫石的瘋婦一樣。 終於,一輛黑色的車停在路邊,裡面的人出來。 我抬頭一望,程學禮的身軀,再一次衝擊了我的神經。 我慢慢的走到他跟前,然後我撫摸著他如絲帶白的髮根, 我雙手捏著他的臉頰,他的下顎,直到我確定他不是一副靈魂, 他仍然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他捉緊我的雙手,在他的唇邊吻了一下, 他說:“每次見面都是你說話,在你想問我千百個問題之前,我希望這一次你可聽我說說。” 我的臉容逐漸逐漸的扭曲起來,幾份的淚腺凝注在眼角中, 形成一顆又一顆堅挺的水點,我的嘴巴抖著抖著。 我就像一個跟父母失散多年的小女孩般,放下了所有女強人的伽沙,緊緊摟住這個跟我失散多時的男人當中。 我感覺到程學禮的手指穿梭過我的頭髮當中,按動我的頭皮去,讓我感到無比的溫暖。 我隨著他的車速,他的帶領,一步一步來到mornington的彩虹小屋去, 這裡有著渾然天成的美麗海景,藍天,白雲,沙灘,天鵝以及不同主題的小屋酒店。 整個海灘形成海天一色的海岸線,微風滑過我身體每一吋。...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八章

201 第四十八章 貝萊德像洪水猛獸的衝往Gordan William的辦公室,他十分激動地跟秘書說:“琦琦在哪?“ 當時秘書不意識到貝萊德情緒極度不穩定,稍有待慢,結果貝萊德更加急躁地向秘書噴了一臉的灰說:“你到底聽不聽到我叫你叫琦琦出來!” 然後,他一手將所有在接待處上的電話,裝飾擺設,都掃掉在地上,以渲泄他內心一肚子燙熱的火燄。 嘟,升降機打開,琦琦手挽著她的愛瑪仕,徐徐步進大堂,當她推門辦公室的大門,她完全不意識到貝萊德內心臉容扭曲, 正要狠狠的對付她。 可是,善於厚黑學的貝萊德卻選擇了在秘書面前上演友善的一幕,一秒鐘之前,他失控,一秒鐘之後,他回復到正常的狀態。 琦琦看見接待處亂作一團,很驚訝地問:“嘩,今早發生什麼事喔?打劫嗎?用不用報警?“ 秘書望一望貝萊德,貝萊德望向秘書,擠出十分虛假的笑容,他企圖想粉飾太平,秘書知道發生什麼事,卻不敢作聲,貝萊德說:“喔,bb,沒事沒事,只不過是我不小心,掃跌東西,小事來的,不用理會,我一會會處理。” 然後,貝萊德扶著琦琦的腰,並對她說:“bb喔,我們入房再談吧,一會姐姐會來處理好碎片的了。” 他們進入了Gordan William的會議室。 琦琦都未來得及坐,她看見貝萊德打開會議室內的電視螢幕,瑩幕裡放著一張又一張有她與程學禮及珠寶商人羅勇的照片,她越看越吃驚,連原本隨意的坐姿都立時筆直起來。 貝萊德將自己所有平時對琦琦的愛意都收起了,他對琦琦說:“琦琦,你看看你認不認識照片中的男仕?” 琦琦開始心虛,可是她想了想,或者貝萊德只是看到了表面,未知道她與其他人的真相,於是她開始狡辯說:“寶貝兒喔,你誤會了,這些都是劇照,對喔,你知道了吧,我常常要拍戲,跟這個那個出出入入,其實這些人都是演員與劇照來的。” 琦琦試圖用這些理由去瞞騙貝萊德,她覺得她仍然可以用一個謊話令到她身邊的男人為她而繼續賣命。 貝萊德完全清醒,他以為給琦琦一次機會,至少她會立即認錯,他的如意算盤被打破了。 貝萊德收起了平日對待琦琦的所有真誠,進而回應說:“琦琦小姐,你到此時此刻還以為我會被你所欺騙,看來你跟你男朋友拍拖拍了那麼了久,跟官那麼久都不知官姓甚名誰,那又是,因為你一直只看到你自己,卻看不到我,而我一直都這麼幫你,這麼信任你,這麼遷就你,我實在想不到,你還是不甘寂寞,在我忙到不可開交去為你打開所有人際網絡時,你會背叛我。枉我還以為你是一個有氣質的女人,原來娛樂圈真的是一個染缸,可以將你本身擁有的氣質都變節。” 琦琦手心開始冒汗,這把汗是她長到那麼大第一次腎上腺素激增,她出於對前途的著緊,於是走上前擁著貝萊德,用她求饒的口吻道:“寶貝兒,我求求你原諒我,我只是一時貪玩,我並不是要存心出賣你,我跟他們會劃清界線的了,你信我,不要離開我….” 貝萊德被琦琦緊緊擁著自己,他緊閉著眼睛,並緊握著拳 頭,一秒間,他需要決定該不該原諒她,可是經驗告訴他,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回想起過去這些年,身邊圍繞著他的美女多如恆河沙數,怎麼當他要為一個女人而定性下來,卻遭遇一次巨大的重創。 貝萊德張開眼睛,看著眼前人,說:“我突然記起一個人,敏明曦,Ikea,我在想,當日我不懂欣賞那個丫頭,我嫌她跟我不門當戶對,但是我跟你門當戶對又如何?那又如何?我突然覺得你張華麗的外表背後充滿著跟國會裡那些吃裡扒外的議員一樣醜惡的人性。就當我看錯人吧,不要再碰我,我們以後各走各路吧。” 琦琦仍然苦苦緊握貝萊德的手,她淚都哭出來了,這一刻她所哭的層次才是流露最真實的一面。 貝萊德卻一手扔開琦琦,她目睹貝萊德徐徐離開的背影,琦琦寧願貝萊德狠狠的掌摑她,發泄完就算,也不希望他用冷漠的方式趕走她。 琦琦手指發僵,牙齒抖震。她喃喃自語,玩完了,今次玩完了,她由模特兒出身,在娛樂圈出道以來,都是貝萊德去幫她設計,幫她爭取所有東西,參加墨爾本小姐如是,到認識Gordan William,簽約並被打造成為合約名模,到今日可以結識到城中富豪權貴,並且參演電影。 她一旦想到身上所有的光環可以在一次過失中而被奪走,她以後的路該怎麼辦?做回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她又不甘心;跟她父親做普普通通的傳統家族生意?她又不願意。 她凌亂的思緒當中,閃過惟一一個仍然對她有利用價值的人,那人就是程學禮。 琦琦撥打著程學禮的手提號碼,電話響了很久,每響一下,琦琦都在內心說一句:“快點聽電話喔,等著你救命的。” 電話終於接通到程學禮那邊,琦琦焦慮的道:“學禮,學禮,我現在很需要你,你還會幫我的嗎?你說喔,你說過無論我發生什麼事你都會在我身邊幫我的,你說喔。” 程學禮不知發生什麼事,很溫柔體諒地問道:“琦琦,發生什麼事喔?你在哪?我當然什麼都會幫你。” 琦琦道出說:“我們結婚吧,你說你一直都等我,你說過的喔,我們馬上結婚去。”...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七章

202 第四十七章 鄭永謙看著我的演技,駐足站著欣賞了半個小時,他側著頭,仔細傾聽我說的每一句對白。 然後,我叫攝影師停機。 我對琦琦說:“你可不可以放多一點感情?其實那些不只是對白那麼簡單,你哭得不夠仔細,哭,是可以分好多種層次,你剛才的哭太淺層了。” 琦琦開始不耐煩,她像是聽了進去,卻沒有消化,於是她說:“我不明白什麼叫做哭得太淺層。” 我道:“OK,你應該回家,看看周星馳的《喜劇之王》,哭應該是由外而內,再回到外,又或者看看《演員的自我修養》。我說你哭得淺層是,你剛剛像個小女孩那樣,完全不像一個有閱歷的,出來社會打滾的女強人般,女強人的哭,跟小女孩的哭,是兩種方式來的。” 琦琦從手袋左找找,右找找,她在找她的香煙,她跟我說:“ok,這裡有點悶熱,我想出去呼一口新鮮的空氣。” 琦琦頭也不回,逕自離開我的視線範圍之內。 鄭永謙拍拍Winner的肩頭,他習慣在別人的耳邊輕聲傳遞訊息:“這個指導演員的女人,就是你的朋友?” Winner回應鄭永謙的方式,也是同樣的,靠向他的耳朵說:“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敏明曦。“ 鄭永謙的眼神之中,有點卑視,嘴角往上斥了一下。 回到南十字火車站的Vibe Savoy酒店,鄭永謙調了一個熱水浴,他最享受用溫度最熱的人灑在頭上,熱水可以刺激他的思維,深化他想事情的步驟,令到他要進行的計劃更形完美,減低出錯率。 他一邊洗澡,腦子裡已經聯想到幾個人物的關係,Winner,琦琦,敏明曦。現在,他搞清楚一點事情,Winner喜歡我,琦琦是他討厭的人。幾個月之前,他記得當時在墨爾本,同樣是出差,當時入住皇冠酒店,剛巧見到琦琦跟一個中國藉男子走在一起,至於是幾月份的事呢,他需要仔細想一想,小時候他學習過百子櫃記憶法,他是用關聯法去記錄下日子,習慣地把事情按照一步的相似度,然後形象化地放入到他腦海中整齊有序的百子櫃當中。 鄭永謙在空氣中指指劃劃,他劃出一條直線,一條橫線,直線跟橫線成九十度角平排著,突然,他很準確地記起他碰到琦琦是在哪一天,是今年的四月十五日,他入住的是23樓07室,那時候,他準備要check in,而正好,他記得琦琦跟那個中國藉男子同樣需要check in,就在旁邊的2308室。 洗完澡後,赤著上身,露出六件腹肌的鄭永謙拿出自己的偵探日記,翻查到四月十五日那天,他受一位客戶所託,需要調查政治人物徐總與珠寶商人羅勇官商勾結的証據,當日他在自己的酒店房架起相機,要拍入住在2309室的羅勇的一舉一動。 此時,鄭永謙走到自己的抽屜,打開所有目標人物的照相簿,他一張一張的翻閱過來,竟然有一張,因為在當時照相機極速連環快拍時拍下到琦琦與那中國藉男子歡愉的畫面,相中只見琦琦點著香煙依著窗前,而後面的中國藉男子半身裸著的睡在睡床上。 鄭永謙立即打電話給他團隊中的成員,電話接通了,他說:“喂,阿發,幫我一個簡單的任務,幫我找找墨爾本小姐琦琦最近跟誰公開拍拖,跟你說白點,是在公眾場合公開拍拖那些關係,她私下那些不計算去。另外,我發你一張照片,你幫我拿去系統做一個人像掃描,我要查一個藉男子的名字。“ 不消三個小時,情報已經傳到鄭永謙的耳朵去,鄭永謙分別收到團員阿發傳給他的三張照片,當他看到第三張照片,他也不禁也吃一驚,沒想到琦琦竟然跟珠寶商人羅勇過從甚密。 阿發在鄭永謙的微信號留言說:“謙哥,由於我們發現目標人物跟一位叫貝萊德及一位叫羅勇的城中人物出入的次數相約,我們不能確定到底誰是目前琦琦公開的拍拖對象,不過,從過去雜誌上琦琦多次談及到貝萊德的次數分析,應該貝萊德才是正選,羅勇是後備。” 翌日,鄭永謙發了三張照片到Winner的微信號當中,第一張是琦琦跟中國藉男子程學禮的照片,另外一張是阿發傳過來,琦琦跟在野黨議員貝萊德在大街上拍拖親熱的合照,第三張照片是琦琦與羅勇單獨乘郵輪出海的照片。 Winner一早睡醒,收到這三張來自好朋友鄭永謙的照片,心想,今次還不可以大快人心,整治一個他的眼中釘。他用匿明郵件的方式把照片發到《西周刊》,電郵題目是,墨爾本小姐琦琦多姿多采的男女生活。 《西周刊》的總編輯當時已安坐在辦公室,在電腦面前檢查信件。 一分鐘之後,他逐封逐封地打開檢查, 當打開“墨爾本小姐琦琦多姿多采的男女生活“時, 他才發現好朋友貝萊德竟在照片當中。 這堆照片,他作為總編輯,理應立即刊登,可是,由於好朋友在照片當中, 他的做事宗旨是講求道義,他今日這個位置,也是由貝萊德一手介紹及撮合, 才有今日,所以他當下第一時間去做的事,是致電給貝萊德。 貝萊德今早在市中心的國會出席聽政大會,沒理會到手提電話。 待他從國會離開,他一邊抬梯而下,一邊打開微信號。...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六章

233 第四十六章 接吻一幕完全拍不出我要的感覺來。 男主角Winner跟女主角琦琦之間的矛盾越鬧越深,他們在戲裡完全演不到我想要的那種甜蜜情侶的模樣。 再這樣鬧下去,我不換角色也不行。 可是,錢已經付了給Gordan,要是Gordan先要求琦琦退演,我們還可以收回琦琦50萬的演出費用,不單止,他們隨時要付上雙倍的賠償金。 但若然,是我們主動提出撤角的話,我們就賠了夫人又折兵,投入去的金錢與時間,都是我輸不起的東西。 我一個人在Arbory酒吧點了啤酒,喝完一杯又一杯,喝到醉醺醺,然後,我一個人看著前面的雅拉河,我看著雅拉河對面的墨爾本藝術中心,我想起程學禮,程學禮,你在哪?我很需要你,你知不知道?你聽不聽到?如果你聽到的話,可不可以回應一下我?我現在的壓力,我內心的眼淚,在天邊的你感應到嗎? 噗的一聲,我倒在酒吧的餐檯上。 接下來的3天,我叫停了劇組的運作。 Winner沒有吵我煩我,相反,這3天,剛巧他以前一個在銀行界工作的中國藉好友,鄭永謙往墨爾本出差,Winner這3天趁空閒一點,約了鄭永謙往市中心南十字火車站對面的vibe savoy hotel吃飯。 Winner點了一張靠近窗邊,不受陌生人騷擾的餐檯,知道好朋友的口味,他一早叫侍應點了一枝82年的法國紅酒,一份別緻的羊排餐,羊排五成熟。 接待處有一個個子六尺高,戴著墨鏡,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正走近來,拉椅坐到Winner旁邊,那人便是鄭永謙。 Winner第一句就問:“這麼久沒見,聽說你改行做私家偵探。” 鄭永謙說:“果然是最佳損友,那麼快就收到風聲,知道我現況,厲害厲害。” Winner說:“你以前在銀行界已經偷偷儲存起大客戶的資料庫,又知道那麼多洗黑錢的內幕,而且最重要是,你思考常理的邏輯比起人一般人與眾不同,做事又比一般人小心謹慎,不做私家偵探,我覺得浪費你的才華。” 鄭永謙說:“你也發展不錯,當歌手, 當名星去,真是有錢人的玩意,我這些出身草根的,應該說發夢都不會考慮做歌手去。有什麼好提拔的,記得多多關照小弟。” Winner說:“鄭Sir,不要這樣說了,不過,我最近真的挺倒霉,跟一個墨爾本小姐合作拍電影,她只有外表,演技卻差到不得了。” 鄭永謙說:“墨爾本小姐?你不是說那個琦琦嗎?哈,我兩次都見到她在不同場所跟不同的男人過從甚密,不過在娛樂圈混,這些算是平常事了吧。” Winner開始感到好奇,說:“喔?你說琦琦的私生活很爛?你有沒有看錯?對呢,有沒有照片?” 鄭永謙說:“我一向認人都很準,記憶力強是我的特點,見過的普通人,都可以過目不忘,更何況是上過電視的名星。照片,我就不拍了,他又不是我的重點目標人物,我幹嘛要去拍她,除非有一個目的,出師有名,有人要我查她,我才會去做。” Winner像矛塞頓開,立即帶點請求的口吻問:“那,如果我請你幫幫忙,查一下琦琦的背景,大家一場老友,你可以幫我嗎?” 鄭永謙的坐姿立即靠到椅背後面,雙手交疊起來,顯然有點不太情願,但又不想推卻好朋友之請。 Winner見狀立即道:“放心喔,我會付足錢給你的喔,當然你也不要收我太昂貴了吧。” 鄭永謙道出他的想法:“見大家一場好朋友,我才老實說,客,我不愁接,要賺錢的話,也無須要向好朋友下手,所以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時間的問題,第一,我不知我逗留在墨爾本的時間有多長,第二,這件事,我倒想知道你的用意,你現在跟琦琦拍電影,拍得好好的,我幫你查她,我就當她真的有黑材料給你編故事了,那對你又有什麼好處?對你開拍的電影又有什麼好處?“ Winner道:“嗯,好處喔,好處就是我不用再見到那個八婆。” 鄭永謙喝光一口他最喜愛的紅酒,酒精滾滾流過他的喉管當中,又作出最後的回應:“我看這樣,Winner,我遠道來探你,你應該不會只跟我談公事了吧,是不是該帶我去到處走走逛逛,認識一下你身邊的朋友,讓我輕鬆一下呢?錢,我就不要你了,若然你想我幫,我也看看值不值得去做。” 翌日中午,天下起毛毛大雨來。 拍不到室外景,於是我惟有通知台前幕後的劇組人員改往在距離市中心15公里的Boxhill拍商場景,這裡是一個華人聚集區,有小香港之稱。 我選了其中一場講述子瑤約了幾個女性朋友在boxhill central購物中心內聊及近況時提到自己的男朋友藍浩華跟她反目成仇而傷心慾絕來拍。...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五章

182 第四十五章 Winner收到我份劇本之後,他仔細在研究著。 當時,我們在紫晴的家,我也份外緊張他的留言, 我看著他翻著一頁又一頁,不知道當他看見我這樣寫會有什麼的評價呢。 Winner說:“嗯,很寫實,跟你上一個發給我的歌手在圖書館遇見啞的畫家劇本有點不同,不過,我開始有一點點對你的發現。“ 我很認真地問:“對我?有什麼發現?” Winner說:“我發現你份人很喜歡大團圓結局,而且寫的都是有一點點勸世良言似的,不過,這亦難怪的,本質善良的人寫的東西都是比較從良,本質狡猾的人寫的都是陰暗面的多。” 我說:“我也可以很奸險,只是我不喜歡,也不想這樣做。對了,我現在要開始選角色,找演員,以及計算場地及費用,我感覺我們可能要利用一下身邊的資源。” Winner說:“你想利用誰?” 我說:“我想利用琦琦,利用她的知名度,拍這部劇,當劇中的女主角,你想想,我是新晉的編劇,你是新晉的歌手,沒知名度的電影, 很難吸引觀眾觀看的。琦琦,應該可以幫到手。” Winner想了想,感到一點點不安全,說:“用琦琦?她會肯給我們用嗎?再者,她之前對一個髮型師的態度都那麼差劣,她的人格好難控制。” 最後,我們敲定了8月最後的星期開拍,拍攝期十分的緊逼,我們預計只有60天。 拍攝當日,由於我們資金有限,我連分鏡都是自己畫,所有可以自己做的事,我都沒有假手於人。 我先安排所有在墨爾本市中心拍攝的場景,必須要接下來的30天完成,然後剩下的30天,所有取景大部份都分別在墨爾本西區,及少量在東區。 為了更加有效地令演員可以投入角色,所有劇組的角色都是我跟Winner逐個逐個親自輪選出來,大部份演員都很配合,惟獨是女主角琦琦,卻是最難搞的。 首先,我跟Gordon William再次周旋琦琦的拍攝檔期,他作為琦琦的經理人,跟我開出了70萬澳元的演出費用,最後若不是我堅持要減價,他也不肯減至50萬澳元的收費。 然後,面試當日,我約琦琦早上10時見面,她於正午12時才出現。 當所有演員都準備就緒,我在市中心找了間會議室,招呼所有人前來圍讀劇本對白,琦琦的人是出現了,靈魂卻飛了到別處,要不就是沒有背熟對白,要不就是接不上其他演員的節奏。 開拍當天,已經是8月25日,我們按照中國人的傳統,一早買了燒豬,寓意大吉大利,事事順利。 最多對手戲就是Winner跟琦琦分別公演的藍浩華和子瑤的戲份,我的策略是先拍室內景,再拍街景。 室內景,我都尚算放心,沒有太多的環境因素,相反,街景卻是需要配合馬路行人,車輛,天氣,取光度,溫度,以及有沒有觸犯消防條例,有沒有阻礙到其他人經營生意,通常一部電影應該有一個俗稱PA的助理跟出跟入,而這個PA的角色,紫晴做得相當的好, 若沒有她,我想我真的要崩潰。 第一個星期的室內景拍攝尚算順利,可是到了9月,接下來的一星期,琦琦分別因為肚痛為由,常常失約於劇組。 我們幾乎為了她,而停拍了3天,然而,這3天,我們是天天都需要付出開銷,預約了的場地需要付場地費用,到了場的臨時特約演員需要付特約費用,3天內已經蒸發了10萬澳元。因為她一個人不出現,我看著金錢一天一天的在燒掉,原來,這種壓力,是我從來都沒有承受過。 Winner看見我一個人在納悶著,他走來開解我說:“我覺得我有責任要幫你罵醒那個八婆,你是斯文人,你不敢罵琦琦,我不怕,她不只影響你,他也在影響我。” 我望著Winner抓著頭說:“對,我是一個文人,文人就是很難惡出樣,以致一直都被欺負。” Winner拍拍我的肩說:“Ikea,你已經做得很好的了,放心吧,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專心做好導演的角色。” 3天之後,琦琦痊癒了,她顯得臉青唇白,妝容完全不配電影的色差。 這天,她需要拍一場與Winner在市中心William Street的法庭外,二人甜蜜地擁抱,並且接吻的戲份。 我讓他們先培養感情,Winner已經一早私下發我微信短訊:“真不知怎樣可以吻得下那魔女,導演,先報案,如果一會失準,不要見怪。”...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三章

220 第四十三章 我跟負責人點點頭,然後仔細打量了屋內的環境一眼, 這裡擺放了很多精工打造的藝術品,負責人走上前與我寒喧幾句, 他叫姜苗,是上海人,原來他是一名電影熱心者, 不知怎的,我很有衝動跟他分享我最近需要找一位投資者, 就算他沒資金,他在澳洲認識那麼多人,應該介紹到投資者給我認識吧。 如是者,姜苗聽了我一個小時的簡單演講, 我交代了Winner這個歌手,我們相識的經過, 他作過的歌曲,拍過的影片,表演過的場合。 姜苗縐著眉頭回應說:“敏小姐,你不斷地提及這個Winner,又給我看他的影片,那你呢?” 我反問:“我?不明白。我是他的經理人,當然,也會幫他設計一下劇本。” 姜苗繼續說:“竟然?我很少聽到經理人會寫劇本 。” 我笑說:“這不是,我以前做過旅遊記者,天天都要寫很多東西,而且,也不想買劇本回來, 一來出面的劇本未必有自己合心意的部份,二來我想表達自己的想法, 所以還是自己寫,比較定制一點。” 姜苗很感興趣,問:“那,如果我給100萬澳元,你有信心寫一部有質素的劇本嗎?” 我有點錯愕。 不過,也許他是試試我而已,經過羅勇那件事,我可不會那麼容易上當的。 我很平淡地回應說:“嗯,100萬也許少了點,通常一部有質素的劇本, 就舉郭敬明的那套《小時代》為例,至少都要2250萬人民幣的製作費用, 2250萬人民幣折算回澳元,以今日的兌率,算你1對5吧,都要450萬澳元才夠。 但既然,你有這個資金,不介意的話,我再另外多找幾個投資者分散風險, 我給你買斷一部份的股份,你認為如何?” 姜苗打量一下我的話,然後叫我等等,他想上上層的房間弄點事情。 我坐在沙發上,等了一會,不過我卻沒有那種起伏的心情了。 五分鐘之後,姜苗從樓梯上層慢慢走下來。 他把手上簽了字的支票雙手遞到我面前,然後說: “我很欣賞你對追夢的熱誠,為了幫助你,我給你投資整整齊齊100萬澳元吧。” 我忽然捂著嘴,無言以對。 但我還是叫自己要有點扲持,我要裝腔作勢說:“好吧,那我們找個時間往律師樓簽一份股份分配協議,夜了,先回家,這是我的電話號瑪與微信號,喔,不過我比較早睡早起,晚上9時以後不要找我喔。” 出了這個大門之後,我雙手拿著這張支票,高高的亮在燈柱下的光芒, 上面有姜苗的名字,金額的確是100萬澳元,不是假的了,...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二章

187 第四十二章 Winner在金輝酒家出面,雙手緊摟著我的背肌,我的頭掛在他的肩上。 他很咬牙切齒地說:“Ikea,我求你,不要再做一些太危險的事,我會很擔心你,如果你要陪老闆才可以幫我籌錢,我寧願放棄歌手的夢。“ 我拍拍他,那種你為了我,我為了你的情誼讓我有一點點感動,我說:“你當我那麼天真的嗎?不過我是不甘心自己被人玩而已。” 至於程學禮,一個人的時候,他多半喜歡留在他位於東南區的家看書, 偶然會放狗,駕車到洗車場,或到東區的boxhill購物中心買菜,再回家弄著各種中式菜式。 他最擅長的是,日式當飯,以及煎雞翼,家中通常喜歡買下一大堆可口可樂。 他的朋友不多,大部份的時間,他只喜歡把活動範圍集中在兩個地方, 要不是他書房內的電腦,要不就是他客廳裡的電視。 如果在電腦面前,程學禮最喜歡上的是youtube,上面有著各種各樣的影片,可供他娛樂一天。 無意之中,youtube的首頁推介了近日的熱門影片,澳洲新晉歌手Winner幫旅遊發展局拍的小電影。 程學禮花了一小時,看了一次,影片的費用雖然花費不多,不過製作卻是很認真, 當中把墨爾本西南區拍得很美。 結果,程學禮心裡產生出一個念頭,既然星期日沒事辦, 不如開車往西南區那邊的werribee走走,新聞說維省政府為了配合移民政策, 那邊將會發展第二個市中心,好幾年之前,他跟琦琦在那邊附近的state rose garden拍過拖, 其實今年與我由香港飛回來,重遊墨爾本時,他真有想過帶我往state rose garden走走, 旁邊有一間werribee酒店,他考慮過如果我不嫌棄的話,去入住一晚留個回憶也是不錯。 一邊開車,一邊通往一個已經很久沒光顧的地方, 感覺似走在時光隧道一樣,穿越很久很久的從前。 往西南區,只有一條M1的馬路,通過大橋,直入boardwalk大道,中途經過point cook town centre。 越往下走,就是werribee,那邊有動物園,旁邊的新市中心現在只是一個地盤而已。 他沒停車,反而直駛往state rose garden去,七月中,花兒都謝了,花朵最盛放的季節,應該是在5月份, 他很記得一些當年琦琦總是像個小女生一樣...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一章

204 第四十一章 聲色犬馬的生活,天天圍繞著琦琦而轉, 不是拍平面廣告大特寫,就是出席各種應酬的飯局活動, 她感到有點膩,有點無聊。 是時候,琦琦希望在事業上有點突破, 而這個突破,具體是什麼,她又想不出來, 每天周旋在貝萊德與Gordan William的意見與安排當中, 她顯得更不耐煩。 不用拍攝時的空檔時間,琦琦喜歡打開手提電話, 上社交網站,上微信朋友圈, 看看有什麼心儀又帥氣的男生, 認識一下。 這一天,有一個叫羅勇的老闆,突然發文字訊息給琦琦, 事實上,琦琦的社交程式內有多條未閱的私人訊息, 她只是在眾多條私人訊息之中去選擇其中一個比較合眼緣的來回覆。 “羅勇,做什麼的,做汽車,珠寶,酒店,娛樂的生意。” 琦琦拿著手提電話,自言自語。 當琦琦回應第一句時,羅勇也開始接著回應。 他們你一句,我一句,聊了接近一小時,琦琦對於羅勇發過去的旅行照片, 當中有巴黎羅浮宮,德國柏林圍牆,中國杭州,北京萬里長城的照片, 一時被吸引過去,她也似乎發現了自己很想暫時跳出目前的工作狀態, 盡情放縱自己,去渡假旅遊。 當羅勇向琦琦提起,明天在Dockland有個游輪活動時, 琦琦自告奮勇的說要跟著去, 而條件是,羅勇要看琦琦三點式的比堅尼泳裝打扮。 素來對自己身材十分滿意的琦琦,感到這不過是易辦的事情, 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與次同時,我也在馬不停蹄地在Linkedln大肆尋找Winner的投資者。 我一直都相信,只有有效地利用互聯網的世界, 才可以盡快網羅一些目標人物。 於是,我開始很針對性地,在Linkedln開了個戶口, 然後在優化的搜尋引擊上,重點地鍵入了“投資者“三個字,...

0

澳洲你好嗎?第四十章

206 第四十章 幾天之後,我收到佳藝娛樂公司的來電,負責Winner的社交媒體項目經理告訴我,他還未收到今期的服務費用,,所以這一期在網上對Winner的宣傳及Winner歌迷會所有的支援,要暫時停止。 我感覺很奇怪,這些費用應該是由Gordan William的公司負責,怎麼會有費用未繳清?不過,我先要了解究竟,也許只是Gordan那邊人手短缺,一時事太多,忘記了處理而已。 於是,跟佳藝娛樂公司通完電後,我趕緊更衣, 準備要往市中心去。 上到Gordan的辦公室,只見他拿著電話談,走來走去,憂心忡忡。 他當時在電話上回應的既不是英語,也不是任何我熟悉的語言,然後我卻很仔細觀察他發生什麼事。 他不斷的按動著手中的股票機,也許他可能正為6月英國脫歐那件事而受到影響。 雖然,我沒有投資任何英國的資產,也沒有很研究英國的房產, 可是對於一些世界大事,我還是會天天的留意。 英鎊在六月底公投之後,踏入七月初 ,英鎊對港元跌破10,之後稍微反彈, 英鎊下跌,英國的其他資產也受到影響,公投當天英國股市一度大跌8.3%, 之後上漲了兩天,我有一種預感,到七月底可以會再有一個跌幅。 如果Gordan買入了很多美國資產,他現在的心情應亥有像坐雲霄飛車那樣上上下下。 他掛線之後,我聽到他終於說一句是我聽得懂的話:“我的英國機場車位沒了。” 此時,我真不知應不應該走上去追他帳目, 不過,我還是要挺起胸膛,有討回合約上他承諾過的錢。 “Gordan,不知道你這一兩天方不方便清一清Winner在佳藝娛樂公司的宣傳費用呢?“ 我跟著Gordan走進他的房間,把門關上。 Gordan坐在辦公椅上,瞄了一瞄我,又把頭垂下,雙手抹著額頭說: “比較困難,我這陣子也在煩資金周轉的事,我身邊那些客戶朋友也在煩我清這筆錢, 那筆錢,Ikea,你能不能也就體諒一下我?” 我心裡涼了一截,他在博我的同情嗎? 於是我回應:“那可不行喔,現在是Winner事業的上升期,你既然已決定簽了他,你就有責任要保證他的發展,你怎麼可以這個時期就置他於不理?” Gordan突然很激動地說:“這我也沒辦法呀,我有錢的話,早就先處理我自己的事,何時輪到其他人呀?” 他這樣前後不一的臉孔,我不是第一天就領教,我真的很想一拳教訓他, 應該說他這種人,我打從第一天就不應該託他辦事。 現在,怎樣處理這件事才好呢? 離開了La Trobe Street之後,我覺得整條大術很吵,人很多,...